静水有深流 雄笔生雷霆

——记空政文艺创作室创作员韩静霆

空军明星来源:空军报作者:本报记者刘晓伟薛海相发布时间:2012-12-13 15:32

“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的中国

清晨,我放飞一群白鸽

……”

国庆节期间,记者见到了歌曲《今天是你的生日,中国》的词作者、67岁的韩静霆。谈及这首歌,他的脸上依然荡漾着赤子般的深情与自豪。入伍38年,刚从任职26年的空军政治部文艺创作室主任岗位退下来的韩静霆,在文艺创作道路上坚持德艺双修,坚持弘扬主旋律,坚持立足军营、服务人民,在文学、音乐、美术等多个艺术领域默默耕耘、苦苦追寻,创作了一个又一个无愧于时代的精品力作——

小说《孙子大传》、《凯旋在子夜》、《战争让女人走开》蜚声海内外;《南昌郊外的小道》、《黄河之子》、《来自汶川的报告》、《飞行相册》等政治抒情诗别具一格;《黑土地》、《书生论剑》等散文入选《百年百人百篇经典》等多种经典选辑及大中学校教材;《和平之翼》、《远的云,近的云》等话剧,成为激发空军话剧舞台活力的扛鼎之作。他策划并任总撰稿的有文化部、央视歌舞春晚,香港、澳门回归祖国庆祝演出等30余次大型演出。他作词的歌曲《世纪春雨》、《梅花吟》、《男子汉去飞行》等传唱大江南北、军营内外。他曾多次举办画展,画作屡屡在国内外画展中获奖,有的则被作为礼物赠送给外国政要……

走近他、倾听他,可以发现他的人生经历比他的作品更精彩。

从“拉骆驼”到“蓝天魂”

  

小时候,韩静霆捡过煤核、菜叶,卖过冰棍、打过零工。尽管家境窘困,但父亲会民族乐器,还写得一手好字,耳濡目染,使他打小就对绘画和音乐充满兴趣。后来,他喜欢上了二胡,自学3年,为寻求名师指点,16岁时,他孤身来到长春。听说吉林省艺专有个从中央广播民族乐团下来,叫王恩承的老师,他直奔学校,冲过门卫的阻拦,忍受着师生的嘲笑,找到王老师:“您不教我,我就不走了!”看着眼前啜泣着的少年,王恩承的心软了。

随后,一曲《拉骆驼》便成为韩静霆拜师学艺的入门曲,得到王恩承老师肯定,并手把手地指导他……

韩静霆在艺术之路上的执著和付出得到了丰厚的回报:

进京报考中央音乐学院,他一举成为当年民族音乐系的状元考生;

有“中国的柴可夫斯基”之称的张肖虎老师慧眼识才,指导他创作歌词,一曲《葡萄歌》后,他的歌词创作经典不断;

1976年,经作曲家羊鸣推荐,他调入空政文艺创作室。后经画家韩不言引荐,拜齐白石的学生、齐派传人许麟庐为师,开始了在中国写意画和书法上的突飞猛进。

“我一路拜谒的,都是文学、音乐、美术领域的佼佼者。他们用大爱给我开启了艺术之门”。大爱,渲染了韩静霆艺术世界的底色;大爱,引领了韩静霆艺术创作的方向;大爱,影响了韩静霆文艺作品的品格。

“长风吹云了无痕,壮士英名记忆新。数天空之闪闪星辰,注上心头,是多少空军英雄开天人,请万朵红霞作证,有多少蓝天雄杰魂系长空,在云中瞩望起飞线上之后人!”

一篇526个字,却追溯中国百年航空史,讴歌人民空军60年战斗历程,镌刻在“蓝天魂”空军英雄纪念墙上、出自韩静霆之手却没有署名的碑文,道出了他对祖国、对人民,对人民空军的无限热爱。

从偶然跨界到自我超越

韩静霆不但在文学创作上硕果累累,还在影视、戏剧、音乐、绘画、书法、策划等多个艺术门类中寄情写意,且佳作迭出、声名远播。“创作领域博而杂,作品质量却皆属上乘。”熟悉韩静霆的人都这样评价他。

起初,韩静霆涉足一些艺术门类实属偶然。他叩开文学创作之门就颇具戏剧性。当年,他报考音乐学院时,被骗子盯上。骗子告诉他,自己也来考试,有亲戚在北京,跟他去有吃有住。年少的韩静霆便一同前往。那骗子把他身上仅有的一点路费全骗走后,便不见了踪影。后来,韩静霆把这个故事写成短文《二泉作证》,并很快发表出来,感动了很多读者。

或许,正是这样的几次偶然,在他心中催生了在文艺创作上多元发展的幼芽。但当他说出“各种艺术形式之间,如果没有渗透的话,那将是艺术的贫血”这样的话时,显然已经表明了他多元、长线经营自己文艺创作的自觉和自信。

有一年,《人民日报》副刊约他写篇文章。稿子写好后,他坐公共汽车去送,路上,心里还在想着稿子的事,忽然发觉有一处必须要改。于是便中途下车往回走。由于琢磨稿子入了迷,眼前的一条两米多深的电缆沟他竟视而未见,一下掉了进去。

除了“斯日长,斯夜长,灯光烛影映书窗,秉笔勤书情不倦,送走子夜迎旭阳”的勤勉之外,韩静霆还有着特殊的“休息”方式。他说,手头上经常是几个活儿同时开展,他必须快速地从一方转到另一方,而几项工作间的相互切换就是一种“互为休息”。

与他的“互为休息”理论相比,韩静霆寻求自我超越的精神或许为他的创作能出手不凡起到了更大的作用。他在《自残宣言》一文中写道:

“每回撕自己的画,气氛总是很悲怆的。都是在没人的深夜我把自己关在小房子里,不要音乐,闭了电视,打开前一段时间保存下来的画儿,沉吟一阵才开撕。说起来,这些画儿当时画完了,觉着还不错的,时过境迁,再摆出来看,又觉得不上档次了。狠狠心,咬咬牙,撕了拉倒。我常常是一边撕一边咕哝:‘鸡肋,鸡肋,弃之可惜,食之无味’,算是为‘自残’找个理由,也是对画儿们的哀悼。”

敢于“撕碎”自己,能够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弱项、瑕疵和失误的人,必定催生一个新的自我。每一次艺术创作上的“自残”无疑会有痛楚。但谁又能说不是这艺术追求上的痛楚,造就了很多艺术中的精品与不朽呢?

从云南前线到南昌城运会

“生活,惟有社会生活,能给我们笔下千军万马;能使我们聪明,真实,有激情,有力量,有魅力;能使我们的艺术生命之树长青”——因为始终保持着清醒头脑,韩静霆做到了与时代同呼吸、共成长。

韩静霆在大雪纷飞的北疆航空兵部队当过机务兵,在天涯海角的某雷达站,感受过海岛上湿漉漉的云。歌曲《晨风吹过机场的小道》,就是他在大连航空兵某部体验生活时创作的。

上世纪70年代末,南方边境燃起战火的第3天,他给妻子留下遗书:“子弹不长眼睛,如果我光荣了,赶快改嫁。给儿子买辆自行车。”随后3次亲赴战场采访。一次,他和一位战友到金鸡山溶洞指挥所,走在前面的韩静霆刚进洞,后面就传来了爆炸声,慢他半步的战友牺牲了。

战场上,烈士们的鲜血、精神、遗言,战友们的牺牲、奉献、坚韧,使韩静霆更加坚定了一个信念——作为军旅作家,要把自己的心和笔同中国当代军人贴得近些、更近些。从战场归来的那个冬天,他在北京郊区的一间室温只有4摄氏度的小平房里,一气呵成地写就了17万字的军旅小说——被誉为“战地浪漫曲”的《凯旋在子夜》。

韩静霆说:“要使文艺作品具有气韵之美,艺术家就要用心灵的太阳照亮自己的作品——因为只有保持住精神的高度和气度,才能更高远地反映生活、更深刻地探讨人性。”

他耗时两年创作的42万字长篇小说《孙子大传》,仅手稿就重达11斤多。该书史蕴诗情、诗具史笔,赢得广泛关注,香港、台湾、韩国的一些出版社竞相签约出版,迄今共推出了7个版本。而韩静霆觉得中华文化得以弘扬,比多少钱都重要,对作品在香港和台湾的版权费分文未取。“艺术是我活着的理由,而名利则是浮云;搞艺术如果没有情感,只剩下对金钱和虚名的追逐,那就完了。”

10月16日至25日,全国第七届城市运动会将在江西南昌举办。韩静霆不顾自己做过心脏支架手术,欣然接受邀请,担任运动会开幕式的总策划和总撰稿,在江西大地遍访红色史迹,寻找创作灵感和素材。

“作为军队文艺工作者,理应弘扬主旋律、永吹冲锋号,自觉克服浮躁之气、浮夸之风,在自觉锤炼文化品格、提升文化修养、开拓文化视野、创造艺术精品方面走在前列。”韩静霆依然以一个战士的姿态,奔跑在时代的最前沿。

 



【责任编辑:李开强】

网友评论

主办:解放军报社空军分社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转载申请 | 在线投稿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京ICP备11009437号 公安网备11009437号  法律顾问:北京荣德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12-2013 by kj.81.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刊登的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空军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