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生命粉碎劫机叛逃阴谋

授称英模来源:《中国空军》2001年第5期作者:何孝明发布时间:2012-12-13 19:52

渤海之滨的山海关机场,1971年9月13日,林彪乘坐256号三叉戟飞机从这里仓皇出逃,开始了“折戟沉沙”的死亡飞行。不久,在北京的死党周宇驰、于新野等闻讯后连夜窜到沙河机场,妄图劫持3685号直升机尾随林彪叛逃。

当天凌晨2点30分,周宇驰一伙以去北戴河给林彪送紧急文件为由,将中队长陈修文、副大队长陈士印骗上了3685号直升机。周宇驰还以空中指挥者的身分挤进了驾驶舱。于新野、李伟信则拎着大小皮箱上了客舱。起飞前,周宇驰以命令的口吻对陈修文道:“今晚的任务既紧急又机密,要保持静默飞行,不得与外界联络,也不得开灯。”

3点15分,陈修文驾驶的直升机,在茫茫夜空中起飞了。突然,陈修文与陈士印在正前方发现了两架歼击机。周宇驰也看到了,他慌忙喊道:“快,下降高度,超低空飞行。”

飞机急速下降,陈修文的心也急速往下沉。他对今晚一连串的反常现象产生了怀疑:起飞时为什么不许和地面联络?夜间飞行为什么不让开航行灯?去北戴河,为什么往蒙古方向飞?现在又为什么要躲避歼击机?陈修文是一位十分机警的战士,为了证实自己的疑虑,他伸手打开了无线电台的开关,耳机里顿时传来了地面的呼叫声:“85、85,延河呼叫,往回飞!周总理命令你们往回飞。”

“延河,我是85,油料不够了,请求加油。请回答……”一见陈修文和地面联络,周宇驰急忙关掉了开关,并满脸杀气地威胁道:“不准落地,往下落谁也别想活!飞出去,这是林副主席的命令,不老实就崩了你们!”同时一支“五四”式手枪紧紧顶在了陈修文的后腰上。

身后的枪口使陈修文彻底弄清了这次航行的性质,这根本不是什么紧急任务,而是敌人要劫机外逃。形势明朗后,陈修文考虑的不是自己的生死,而是反劫持的对策。正巧一架歼击机从3685号上方飞过。陈修文忙高喊道:“有歼击机攻击我们。”周宇驰忙向外张望,陈修文便乘机将磁罗盘的指针拨转了180度,尔后便来回压杆蹬舵,让飞机时而左时而右,时而低时而高。当飞机改平时,虽然磁罗盘的航向仍指在原来的度数上,而飞机却在往回飞。陈修文这一系列反劫持的机智举动,在陈士印的配合下,骗过了老奸巨猾的周宇驰。

6点左右,3685号又回到了北京上空。首都明亮的灯光把周宇驰从迷梦中惊醒:“你怎么飞回来了?你骗了我们,你也甭想活。快,快飞回去,要不就毙了你!”

“油不够了,飞不出去了!”陈修文以胜利者的姿态异常镇定地回答道。

“那就飞钓鱼台,快!”周宇驰一面狂叫着,一面用枪筒狠击陈修文的后背。

1956年入伍,1960年入党的陈修文没理会敌人的狂吠,旁若无人地驾驶3685号直升机向他所熟悉的怀柔县沙峪山区飞去。

陈修文飞临沙峪上空后便开始盘旋,他之所以这么做,一是为了寻找迫降地点;二是为了唤醒沙峪的群众;三是为最后的决斗做思想和技术上的准备。这时曙光已经出现,在天光衬托下,慕田峪长城宛如一幅巨大的剪影,显得更加绚丽多彩,雄伟壮观。

决斗的时刻到了,陈修文猛推机头,3685号直升机急剧下降,500米、300米、100米、20米。就在这时,陈修文以猛虎下山之势转身向后面的劫机犯周宇驰扑去。惊恐万状的周宇驰慌忙扣动了扳机,罪恶的子弹穿透了陈修文宽阔的胸膛。就在枪响的刹那间,3685号直升机在陈士印操纵下降落在一片平坦的河滩上。英雄停止了呼吸,旋翼停止了转动。此时,3685号直升机上的航空时钟指在6点47分的位置上。

周宇驰一伙劫机叛国的阴谋被粉碎了,国家机密和人民财产保住了。中央军委为表彰陈修文的不朽业绩,授予他“忠诚战士”的光荣称号。

走投无路的周宇驰、于新野开枪自杀身亡,李伟信放了空枪,成了民兵的俘虏。



【责任编辑:李建文】

网友评论

主办:解放军报社空军分社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转载申请 | 在线投稿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京ICP备11009437号 公安网备11009437号  法律顾问:北京荣德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12-2013 by kj.81.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刊登的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空军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