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闫妮最好看

空军明星来源:空军文艺作者:牛鹏飞发布时间:2012-12-13 20:43

“世上女子千千万,唯有闫妮最好看……”闫妮的每一个粉丝心中的闫妮可能各有不同,但都认为她是最好看的。虽不是闫妮的粉丝,但在空军电视艺术中心门前等闫妮时也在想象她好看的样子。远远地,一辆车停下来,一女子走到车边操一口地道的佟湘玉式的“普通陕西话”和车里人打着招呼。未识玉人面,先闻燕语声。听声音就能断定这是闫妮。见面后,我们走进附近一家店铺(好像不叫同福客栈)。她与我相对而坐,开始平静地诉说着她的故事。

有心无心看不尽的柳绿花红

闫妮的父母都是普通的工薪阶层,跟文艺工作沾不上边。闫妮读书的西安市45中,却有不少学生是西安电影制片厂的子女,从小在摄影棚边长大,近朱者赤,每年高考,学校里总有人被中戏、上戏或是北电录取。高二那年,在同学的怂恿下,闫妮报考了北京电影学院。对此,她也没想太多,和大家想法一样,只要能考上大学就行,什么大学都无所谓,反正大学毕业都安排工作。去考试的前一天,闫妮忽然想起自己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不好张口向父母要钱去买,只好向同学借了一身。那时的她对表演一无所知,好在家里咬牙帮她请了辅导老师,也多少学了点皮毛。闫妮记得当时考形体时很多人都是跳的舞,而她舞不怎么会跳,就只好做了个操。很意外地,她很顺利地通过了初试、复试以及三试,于是兴冲冲地回家,开始等好消息了。

好消息最终也没有出现,闫妮的兴奋劲儿一扫而光。不过她也没有一蹶不振,这次考试让她对自己有了一个重新的认识,隐隐觉得自己大概真是一块当演员的料。现实总是现实,先考一所大学再说吧。一切归于平静,她又恢复了一个普通高中生的常态。次年,考上了陕西财经学院工业经济系,开始学习与表演毫不沾边的财经企业管理专业。大学还没读完,闫妮听说兰州军区战斗话剧团来西安招生,而且招收的学员将被送到解放军艺术学院学习。这个消息唤醒了她沉睡了许久的演员梦。在大学同学的帮助下,她排练了一个小品,前去参考并成功考取。19909月,头一次穿上军装,戴上鲜红的学员肩章,闫妮开心至极。19913月,她又到解放军艺术学院戏剧系读书。

两年后,闫妮和同学们一起回到了兰州军区战斗话剧团,正式开始了她的演员生涯。记忆里,在兰战两年的时光过得真快,说说笑笑,打打闹闹地就过去了。战友间感情特别纯真,一起去看黄河,一起去吃牛肉面。看河、吃面之外,闫妮的另一项重要活动就是去团里的“八一剧场”看不要钱的电影,只要穿着军装,就可以大摇大摆地进去,有时遇上好看的片子,人家放几场,她就去看几遍,那日子过得真是舒服得一塌糊涂。那段时间闫妮没演过什么大戏,演得多是一些小品。唯一一部大戏是莎士比亚的《第十二夜》,还是战友们自己排练的,在小范围内演出过几场。显然,排练这部戏带有很浓的自娱自乐味道,也许在这些年轻演员的潜意识中,需要以这种方式保持艺术的感觉,同时也使他们永远记往自己的使命和方向。只有如此,方能花团锦簇柳成荫。

戏里戏外说不尽的人生冷暖

1994年,闫妮考入了空政话剧团,重新回到了她喜欢的北京。在兰州,闫妮过得挺轻松;可在北京,觉得有压力了。空政文工团是一个“明星团”,可谓星光灿烂,高手如云。这对于没演过什么戏的闫妮来说,是难得的机遇,更是全新的挑战。闫妮到团里演的第一个小品是《到北京去》(尚敬编剧,白玉导演)。这部戏讲了5个女兵想去北京的故事,一起演出的还有陈谨、牛莉等人。虽只是个小品,却像是团里有意考验她们,很有点‘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的味道,所以“5个女兵”排练相当认真。至今,闫妮还清楚地记得演城市兵的牛莉就连午睡说梦话说的也是台词。

看来,在这个团里边,你不干活是不可能的。那几年,除了参加团里的排练以外,一有时间闫妮就去跑剧组。“那时候跑了不少剧组,我们叫‘找戏’,不过我是那种比较随意的人,人家愿意让我演,我就演,不让演就算了,我也不愿意去强求。”话是这样说,闫妮心里还是急的,眼看同批入文工团的红的红,火的火,接戏不断,自己“找”来的戏,大多数都是那些别人看了记不住,自己演完也记不清的“边边角角”的戏。所以有时打车去团里,“司机问我是干啥的,我就说我是干事,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演员。”

那时的闫妮不太自信,特长不多,“特短”不少,自认为长得又不怎么太好看,所以是有戏就拍,有角色就演。她参演的话剧《湘江·湘江》,台词就4个字 ——“红军,二班……”,说完便“倒地身亡”。就是这么一个小角色,闫妮也演得十分认真,每次都要把自己抹得黑乎乎的,“倒地身亡”也倒得非常专业,以致于腿上的青紫好久都消不下去。用闫妮自己的话说就是,“本来就没多少戏,我再不认真摔,那我还演啥?”

闫妮拍戏真有点“拼命”,怀孕都五个月了还在拍戏。怀孕的事她也一直没跟剧组的人说。有一天,要拍下雨的戏了,闫妮有些担忧了,想了想还是把怀孕的事说了出来。说过之后,她看导演也有点为难,因为那雨车什么的都来了,万事俱备,就等演员上场了。那怎么办?闫妮二话没说,就上场了,在雨中,跑来跑去,跑来跑去……还好,那个时候年轻,身体也好,后来也没什么事,闫妮才放了心。闫妮说:“要想成功,都有一个比较艰苦的过程。”

直到2000年,闫妮才在电视电影《公鸡打鸣,母鸡下蛋》(高希希导演)里第一次担任主角,扮演了一位农村妇女。就这一角色,其实也是她向制片人张守义要来的。听说要拍这部戏后,她主动打电话给张守义,说:“我能演。请你将我隆重推出。”他说:“你行吗?”她说:“我行,我一定行。”闫妮果真行,戏完成后,团里专门组织大家看了一下,虽说闫妮觉得荧屏上的自己很“难看”,但却得到了老师和同事们的啧啧称叹。“你只要有一点成绩,大家都会鼓励你,我觉得团里这种气氛真是特别好。” 而且当年闫妮凭那部戏得到了 “金鸡奖”优秀女演员奖的提名,虽说最终没获奖,但这让她很受鼓舞。

一部看似平常的戏往往就是一部好戏的开始。对于闫妮来说,她的《健康快车》就是她的《武林外传》的开始。闫妮说接演《健康快车》这部戏很是偶然,当时碰到了尚敬,尚敬问她你干吗呢,她说没事。尚敬说我拍的戏里有个演员有事来不了了,你演不演啊。闫妮说演啊。于是,便有了闫妮版的 “严文秀”,后来也便有了闫妮版的“佟湘玉”。只要你准备好了,悄然而来机会就容易被你抓住。用闫妮的话说就是,“内心热爱着你的职业,坚持下去,即使没有美好的结局,也能享受到快乐的点点滴滴”。

接拍情景喜剧《武林外传》时,尚敬导演给闫妮打电话:“我这儿有个戏你能不能演?”这次闫妮“胃口”有点大了,开口反问:“是不是主角?”尚敬说是。闫妮立马高兴了:“能演啊,当然能演!”

那时候,闫妮还压根不知道这戏究竟讲的是什么。“先不管那么多,把它摁住再说。”闫妮笑着说。为了演好“佟湘玉”这个角色,她的确花了不少的心血。大量背台词这样枯燥的活儿就不说了,光是为了说出一口“通俗易懂”的陕西话,就让她费了许多心思。那段时间,闫妮经常捧着剧本边走边读,先用普通话读一遍,再用陕西话读一遍,经过反复揣摩,拍到五六集时她就能找到感觉了。观众在剧中听到的陕西话,是经闫妮“柔化”过的陕西方言,既好听,又好懂。她的口头禅“额滴神啊”更成了广泛流传的经典网语。

剧中的“佟湘玉”与闫妮本人的性格截然不同,因此也更具挑战性。“我是个比较随意的人,经常迷迷糊糊的,高兴不高兴脸上都能看出来。”这个“佟湘玉”,的确让闫妮体验了一种别样的人生。她性格比较复杂,有时候非常抠门,爱占小便宜,关键时刻又很通大理,具有一般小女人的特点。”为了突出角色的‘女人味’,闫妮演的时候比较注重形体和眼神,尤其肢体语言相对夸张一些,有借鉴张曼玉在《新龙门客栈》的表演手法。

《武林外传》播出后,闫妮收到了大量的读者来信,很多信对闫妮的表演进行了精到准确的评价,这让闫妮对观众的素质有了全新的认识。网上也有一大帮“粉丝”,名为“闫帮的孩子”,而且还有自发为闫妮专门建立的“妮言妮语”的网站。“这么多影迷对我特别特别好,我觉得我内心越来越踏实了”,闫妮说。

如今的闫妮,基本上不是她找戏,而是戏找她了。但她对此始终有着清醒的认识,越是这样,越不能糊糊弄弄去演戏。情景喜剧《卫生队的故事》里闫妮饰护士长,其实,按喜剧来看,这个角色并不讨巧,刀子嘴、豆腐心,有点婆婆妈妈,尤其是还经常严肃的拉着脸。当看完后,你不得不承认闫妮在角色塑造上拿捏得很准,不愠不火,依然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电视剧《国家行动》里闫妮演女一号,要塑造一个女县委书记。上学时闫妮连小组长都没当过,自认为平时说话语无伦次的,怎能把一个讲话头头是道的县委书记演好?不是简单背背台词就行了。因此,在熟读剧本之后,闫妮通过一些朋友找到一些县市的领导和他们聊天,观察他们的言行,揣摩他们的心理。一开始,制片人宋祖英的老公罗浩还对她有点怀疑,怕她演不好,看了样片后向她竖起了大拇指。采访闫妮时,她刚刚拍完24集电视连续剧《北风那个吹》。戏中,她和夏雨演一对情侣,算是姐弟恋。闫妮在里面塑造了一个憨厚、质朴、善良、坚强的女性“牛鲜花”。在她拍的所有戏中,阎妮觉得这次戏分最重,参演了800多场戏,可谓是费心费力。问闫妮演得如何。她说还得播出后由观众评说。

近两年,阎妮在一些电影里也有出色表演,塑造的人物个个精彩有个性。有《追爱总动员》里的那个处处与男一号作对的办公室总监,一个古板乖张的女强人;有《命运呼叫转移》里那位一心想帮助“葛优”成家立业的媒婆,一个热心而又风情万种的女人;有《大灌蓝》里抚养“周杰伦”长大的妮师傅,一个会口吐银针不拘小节的女人……

 

糊里糊涂道不得的生活喜忧

 

闫妮自认为的“特短”就是生活中的“糊里糊涂、丢三落四”。 为此,她妈常对她说:“幸好你没干上财会,你要是管钱,人家肯定把你法办了。”

闫妮是个“路痴”,走路容易迷方向。因为老走错路,所以朋友聚会一般迟到的总是她。有次闫妮乘出租,说“去八达岭”。车走了很有一会儿,司机说:“到了,下车吧。”闫妮问:“这是哪儿啊?”司机说:“八达岭啊。”闫妮说:“我是要去八大处啊?不好意思,我刚才说错了。麻烦你再拉我到八大处吧。”

对周围的一切,闫妮好像都不怎么上心,为此,她被郭达称为“不抬眼皮的人”。 她和郭达相识已经有十年了。当初,郭达为北京电视台的春节晚会排练一个陕西方言小品,而老搭档杨蕾没有时间,就托人打听有没有哪位女演员会说陕西话。这一打听,就把闫妮给找出来了。从此之后,郭达到全国各地演出时,如果杨蕾、蔡明没有档期,闫妮就成了超级替补。 有一年,她和郭达去湛江演出。演出完快要离开时郭达到了她房间,很感叹地说:“这靠海的房子就是不错啊!” 闫妮赶紧问:“海在哪里海在哪里?”郭达往窗外一指,“抬眼皮往前看”。“啊!我看见了我看见了,我说就是不一样啊!”闫妮惊喜地叫了起来。郭达说;“你怎么就不抬抬眼皮呢?这房子你算是白住了。”又一次,郭达回西安想到闫妮家拜访,就给闫妮打电话,问她家在什么地方。闫妮说不上来,就问父亲,父亲说:“三安大厦右拐再左拐。”不一会儿,郭达又打来电话:“你们家对过儿是不是有个中国电信啊?”闫妮问她爸问她妈问她姐都说没有。闫妮说:“你就在那儿等我,也别找了,我打的去接你。”等闫妮一下楼,一抬眼皮就看到“中国电信”硕大的几个字。郭达一见她说:“你们在这儿住了这么多年,竟然不知对过有什么?敢情你们一家人都不抬眼皮啊!”

闫妮是比较容易轻信的那种人。一次她去见导演阿甘,约好下午两点见。咖啡馆。那里已坐着一个男士,就一个男士,也没别人。闫妮就看着他笑,他也看着闫妮笑。闫妮就说:“阿甘导演你来了。你久等了。” 那男的也没说话,只是笑。然后闫妮就买来两杯咖啡,坐下来和那男的边喝边聊。聊了一会儿,感觉不对,这人是谁啊?不像阿甘导演啊。因为姚晨演过阿甘导演的《大电影》,闫妮从姚晨那里看过阿甘的照片。这个时候,那男的说:“你认错人了。”闫妮赶紧说:“对不起对不起。我看你就不太像。”

闫妮劝人也与众不同,挺奇怪的。一次姚晨因演戏的事和人生了气,窝在房间里不出来。这时,闫妮进去了。问:“有方便面吗?”姚晨说:“有。”“有火腿肠吗?”姚晨说:“有。闫妮,我这儿还有牛肉干呢?”姚晨一一拿出来放在闫妮面前。闫妮泡了方便面又吃又喝的。吃完一抹嘴,闫妮说:“还有什么让我拿走的。”姚晨就又拿出来一些吃的。姚晨还等着闫妮劝她呢。闫妮是又吃又喝又拿就走了,劝人的话一句也没说。姚晨觉得特别怪,她这是来干嘛啊?可是让闫妮这样一搅和,生气的事早忘到九霄云外了。

这些看起来像编排的段子,却都是闫妮亲口讲的,也是“闫帮的孩子”津津乐道的事。也许正因如此更觉得闫妮的可爱。其实,工作上闫妮很少出过差错,是相当的认真。在部队十几年,有什么任务,随叫随到,平时开会一次都没迟到过。记得在拍《健康快车》的时候,那么多医学名词很难记,她还是一个个拿下来了,都没出问题。以闫妮为例,难得糊涂看来还是挺有道理的。有些事认真,有些事就不必太较真。有坚守,有放弃,才是最好的做事为人之道。

闫妮说她并不像《房前屋后》里唐玉秀那样的贤妻良母。生活自理能力一般,而且脾气也并不是很好。但她对女儿非常好,每次回到北京,都要想方设法和女儿呆在一起,问这问那,说话都是轻声细语。闫妮老在外面拍戏,女儿就交给她奶奶带着。不能经常陪女儿,心里总觉得愧,想起宝贝就有泪。这倒也好,只要一拍哭戏,闫妮就开始想她女儿。女儿读四年级,今年十岁,但有些“大人话”猛一出口着实让闫妮吃惊。一次女儿说:“上天为你关了一扇门,肯定为你开一扇窗。”啊,一听这话闫妮吓了一大跳。闫妮问:“你怎么说这么有哲理的话?”她说:“就是这样呀。因为你老不来接我,就是关了一扇门;但是你成功了,就是开了一扇窗。”这话让闫妮心里一阵触动:“我不仅要给女儿开一扇窗,而且还要给她开一扇门。”

闫妮不仅是位出色的演员、优秀的军队文艺工作者,而且也是一个多情善感的女人、母亲。采访结束时,我又看了一眼闫妮,果真如黄渤所说“每看一次都有新的发现”,乍一看,一般般,越看越味道。闫妮说:“到一定年龄,有一定经历,就会有自己的女人味。”我想:这种女人味,绝不是浮于表面,而是从人心深处飘出的幽香。

 

人物档案

闫妮,陕西西安人。1994年调入空政话剧团。 主要作品有电视剧《健康快车》、《炊事班的故事》、《武林外传》、《房前屋后》、《国家行动》、《城的灯》、《卫生队的故事》、《北风那个吹》等;电视电影《公鸡打鸣,母鸡下蛋》、《心中的圣地》等;电影《别拿自己不当干部》、《爱情呼叫转移》、《追爱总动员》、《大灌蓝》等。参加2000年全军戏剧小品大赛,主演小品《西部情歌》,获全军最佳女演员奖,2002年曹禺杯戏剧小品比赛获优秀女演员奖。获2006年新浪年度最佳女演员奖。获2007年第三届电视剧风云榜最佳女主角提名。获2007年第七届数字电影百合奖最受观众欢迎女演员奖。

 



【责任编辑:李开强】

网友评论

主办:解放军报社空军分社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转载申请 | 在线投稿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京ICP备11009437号 公安网备11009437号  法律顾问:北京荣德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12-2013 by kj.81.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刊登的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空军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