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箭之光

授称英模来源:《中国空军》2000年第2期作者:齐鲁人发布时间:2012-12-13 20:22

岳振华,河北省望都县人。1926年5月生,1940年参加革命工作,1943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中均隶属我军炮兵部队。抗美援朝战争中曾指挥部队击落美B—29重型轰炸机1架。1958年组建空军地空导弹部队后,任第二营营长。在国土防空作战中,指挥二营先后4次击落敌机,任师指挥员期间,又指挥部队击落敌机4架,被国防部授予“空军战斗英雄”荣誉称号。1985年从北京军区空军副参谋长位子上离休。

在60年代,岳振华的名字家喻户晓。

战斗英雄,用地空导弹击落敌机的战斗英雄,连战皆捷,威震寰宇。

战斗英雄,多次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的战斗英雄,荣誉不断,极负盛名。

特殊的年代,非凡的经历,造就了这位传奇式人物。从这位传奇式人物身上,折射出中国空军昔日的辉煌。

首创导弹打飞机的世界记录

地空导弹是法西斯德国于1941年开始研制的,其后18年间,尽管地空导弹虎视眈眈,跃跃欲试,但很遗憾,世界各国却从未有过用它击落敌机的战果。

历史的机遇给了中国空军的地空导弹部队,给了二营营长岳振华。

1959年1月至3月,台湾国民党空军用美国人给它的RB—57D高空侦察机,频频对大陆纵深进行战略侦察。我人民空军虽然起飞歼—5、米格—19歼击机109批202架次进行拦截,其中有106架次,我飞行员发现目标,但终因飞行高度够不上而无法攻击,眼睁睁地看着它侦察过后安然离去。1959年6月,它甚至大摇大摆地飞临北京上空。

把它揍下来!历史的使命落到了年轻的地空导弹部队身上,落到了二营营长岳振华身上。

那时,人民空军的地空导弹部队组建不过10个月,投入萨姆—2改装训练才4个多月。部队也少得可怜,只组建了3个地空导弹营。

1959年9月初,为保卫首都,保卫共和国10年大庆,二营奉命进驻通县张家湾机场。从10月1日到5日,无敌情,突出战备期结束。6日是星期六,部分官兵休假回家。岳振华没有走,自从他参加平津战役后进驻北京担负起首都防空任务,多年来就养成了一个习惯,大小节日不回家,在阵地上过。

10月7日,星期日。一大早,岳振华就带部队到导弹阵地预先检查。头天兵器有点故障,搞了一夜,不知好了没有,他总有点不放心。一检查,兵器是好的,他满意地点点头。这时,有些战士嚷着要洗澡,说加强战备这些天,身上痒得够呛,都快长虱子啦!岳振华摆手不让。他看看天,晴空万里。他想,这是个侦察照相的好天气,万一有情况怎么办?

岳振华的判断没有错。不多时,接到前方雷达站报告:有一架大型机,很像RB—57D高空侦察机,正向大陆飞来。

这是一只偷惯了油的耗子。它从台湾桃园机场起飞,在海上绕弯从浙江温岭窜入大陆,沿津浦线北飞,到天津后转弯,然后直扑北京。沿线机场我机频频起飞拦截,敌机理都不理——它知道,我机够不着它。

此时,岳振华已经指挥部队布下了天罗地网。

115公里处,二营制导雷达抓住了目标。

100公里处,岳振华下令:“3发导弹接电准备!”

60公里处,岳振华下令:“发射架同步!”

此时,导弹发射架猛地昂起头来,随着制导雷达天线,紧跟着目标转动。

岳振华抑止住内心的激动,再下令:“三点法,导弹3发,消灭目标!”

“发射!”12时4分,岳振华下达了最后的命令。

“轰—轰—轰—”,每隔6秒三声巨响,导弹吐着火舌直逼目标,把敌机打了个凌空开花!

就这样,空军地空导弹部队在世界防空史上首次开创了用地空导弹击落敌机的记录。

岳振华的名字也随之载入了历史。

打下一架敌机加一个“豆”

岳振华打敌机有一连串的故事,对他的褒奖也有一连串的故事。

按照当时的奖励规定,作战有功人员除立功之外,还有晋级、晋衔。高于一等功的晋级,高于晋级的晋衔。晋级和薪金挂钩,而晋衔,虽然是最高荣誉,却不多拿一分钱。

打下了敌机,空军司令员刘亚楼上将高兴得合不拢嘴,他对岳振华说:“不要钱,那个看不出来,要‘豆’!”刘亚楼的意思很清楚,晋级,虽然多拿钱,但外人不知道,不如晋衔,肩上多一个“豆”,多荣耀,多神气!那是一个注重荣誉的年代。

第一次击落敌机后,岳振华由少校晋升为中校。

3年之后,打U—2的任务落到了岳振华头上。

U—2型高空侦察机是美国手中的王牌,它最大时速920~1000公里,最大航程7000公里,续航时间8.5~9小时。U—2同此前被我击落的RB—57D相比更具优势,一是飞得更高,实用升限22870米,比RB—57D高出2870米;二是侦察设备更好,以其照相清晰度而论,在18000米高度,地面人员的活动可以清晰地显示出来,在9000米高度,地面摊开一张报纸,标题字经过放大可以辨认清楚。不用说,我歼击机对U—2望尘莫及,对付它,只有靠地空导弹了。可是,1962年8月30日,美国一架U—2间谍飞机侵入苏联远东南萨哈林斯克市以东上空,苏防空军地空导弹部队未能将其击落。苏联政府向美国政府提出了严重抗议。

老大哥的兵器,老大哥的手艺,老大哥没能办成的事,小弟弟行吗?

中国小弟弟令苏联老大哥刮目相看。就在U—2入侵苏联9天之后,1962年9月9日上午,岳振华指挥二营在南昌向塘又是一个三连射,把一架入侵的美制蒋帮U—2型高空侦察机揍了下来。

庆功大会上,空军政治部副主任王平水端着一个小盘子上了台,刘亚楼从前排座位上起身,示意坐在主席台后排位置的岳振华上台。岳振华不明就里,服从地起身上前。只见刘亚楼笑盈盈地掀开覆盖在小盘子上的红绸布,一副金灿灿的加了一个“豆”的新肩章露了出来。原来是给岳振华晋衔。刘亚楼亲手将岳振华的中校肩章取下,给他换上上校肩章。台下掌声如雷。

此后一年多,U—2多次入侵,我地空导弹部队却始终未能将其击落。原来,敌人在U—2上安了电子预警装置,只要我地空导弹部队一打开制导雷达天线,敌机10秒钟之后便机动转弯。因为萨姆—2从制导天线打开抓住目标到发射,需要7~8分钟时间,敌机有充分的时间从容溜掉。岳振华和战友们经过反复研究计算,作出了一项大胆决定:将苏联萨姆—2导弹作战教令的7~8分钟缩短为10秒钟,让敌人来不及反应,即将其击落。这就是我地空导弹部队所创造的近战快战法。

1963年11月1日,岳振华指挥二营在江西上饶用此战法,终于击落了第二架U—2。按照奖励的惯例,上校岳振华变成了大校岳振华。

这一年的12月26日,国防部发布命令,授予岳振华“空军战斗英雄”荣誉称号。

1964年6月6日,国防部发布命令,授予二营“英雄营”荣誉称号。

岳振华和二营都无愧于英雄的称号。1964年7月7日,岳振华指挥二营在福建漳州再传捷报,击落了第三架U—2。这一次,岳振华没有再晋衔,他的职务调整了,成了副师长兼参谋长。

毛泽东说:“认识,认识,岳振华同志嘛!”

1962年二营第一次击落U—2后,岳振华奉命随同刘亚楼去中南海向毛泽东主席汇报。一同听取汇报的有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几位元帅。

在中南海怀仁堂,周恩来总理把岳振华介绍给毛主席。毛主席和岳振华亲切握手,问他:“你今年二十几岁?”岳振华回答:“二十八岁。”毛主席笑了:“很年轻嘛。”毛主席又问部队的情况,岳振华作了回答,并代表部队指战员向毛主席问好。毛主席微笑着点点头,自言自语道:“岳振华,岳振华,记住这个名字。”

接着,刘亚楼向毛主席汇报了作战经过,毛主席高兴地两次握着岳振华的手说:“岳振华同志,打得好,打得好哇!”在座的中央首长和元帅们都热烈地鼓起掌来。

听过汇报,毛主席等中央首长出来和参加空军党代表大会的代表合影。贺龙元帅的大嗓门首先喊起来:“岳振华,到我这里来坐!”聂荣臻、叶剑英元帅也叫起来:“岳振华,挨我坐!”岳振华咧嘴笑笑,不动,他不敢。陈毅元帅又冲他连连招手,喊道:“怕啥子嘛,来来来,到我这里来嘛!”岳振华还是不动。这时,刘亚楼大叫一声:“岳振华,到我这里来!”岳振华这才挪动了脚步,他想:“司令员下命令,我就敢坐了。”空军副司令员刘震上将本来紧挨着刘亚楼,顺势向外挪了个位子,这样,大校岳振华坐在两位上将之间,和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及元帅们并排,留下了难忘的瞬间。

岳振华指挥二营在漳州第四次击落敌机后,刘亚楼给中央军委写了份战斗报告,毛泽东批示道:“此件看过,很好,向同志们致以祝贺!”过后,他对周恩来说:“这支部队战功卓著,我要亲自见见他们。”

接见的喜讯以保密的方式通知了二营。刘亚楼在战地告诉岳振华:“歇兵三日,班师还朝!”二营千里迢迢赶回北京,当晚接受了一个特殊的任务:换上新衣服,擦亮皮鞋,等候首长接见。至于哪一级首长,没有说。次日,1964年7月23日上午,岳振华率二营全体官兵来到人民大会堂接见厅,这才知道是毛主席接见。周恩来总理叫岳振华随他同去迎接毛主席,毛主席已在另一个休息厅等候他们了。周总理向毛主席介绍说:“这就是岳振华同志,二营的同志们都来了。”毛主席神采奕奕地和岳振华亲切握手,说:“认识,认识,岳振华同志嘛!”

在陪同毛主席去接见大厅的路上,毛主席风趣地对刘亚楼说:“你怎么不让别的营去打仗,都锻炼一下嘛!美蒋就那么几架U—2飞机,做个计划,不够我们打的嘛!”

在接见大厅,毛主席高兴地向二营官兵频频招手,并亲切地来到二营官兵中间,和他们合影留念。这是建国后毛主席惟一一次成建制地接见部队。那一刻,岳振华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眼眶里却蓄满了泪水。

(作者附记:龙年到来前夕,我两次去家中采访岳振华。1973年患脑血栓后的岳振华,坐在椅子上难以起身。老人已经74岁,无情的岁月在他脸上留下了令人心悸的风霜,可恨的病魔夺去了他原本强健的体魄。我端详良久,发现已很难沿着人们熟悉的那幅他和毛主席握手的照片去寻觅他当年的英姿。然而,他思路清晰,表达无误,对往事侃侃而谈。忆及当年的战斗岁月,老人显得很激动,而谈及毛主席、周总理、刘亚楼司令员,老人的眼圈总是发红,有几次甚至用手背抹去眼泪。我大为感动。我想,特殊的年代造就特殊的英雄,也培养出特殊的感情。这种特殊的感情当然是复杂的,但其实也不过贯穿着两个字:真诚。以真诚为本的激情岁月弥足珍贵,而对于今天来说又该是何等的需要啊!)



【责任编辑:李建文】

网友评论

主办:解放军报社空军分社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转载申请 | 在线投稿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京ICP备11009437号 公安网备11009437号  法律顾问:北京荣德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12-2013 by kj.81.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刊登的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空军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