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兵连纪事

空军相声来源:空军文艺作者:李辉发布时间:2012-12-13 21:33

甲:尊敬的各位首长,

乙:亲爱的战友们!

合:大家好!

甲:我是新兵连一排一班的新战士,我叫艾导弹——首长别误会,我爸当过导弹兵。

乙:我是新兵连一排二班的小新兵,我叫谈练爱——战友别想歪了,练是训练的练。

甲:我们两个一个车皮拉来的。

乙:可以说亲如兄弟,我对艾导弹最熟悉不过了,小艾同志很愿意训练——

甲:(高兴状)

乙:只是,一训练准有病,一吃饭病准好。

甲:(瞪眼)你?

乙:你别急。我说的是实际情况。

甲:什么实际情况?古人云: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今人有曰: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调查了吗?你说的这是过去,现在我可大不一样了。古人云: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乙:别转了,那你说说怎么让人“刮目相看”。

甲:现在我是思想进步、工作积极,连长总夸我,指导员老表扬我。最近,我还荣幸地当选为我们班的代理副班长。

乙:哎哟,有进步。您能不能讲具体点儿?

甲:没问题!那还得从我刚当兵时说起。(说评书口气)话说秋去冬来,北风那个吹啊……

乙:行了,行了,谁让你说评书啊!

甲:刚到新兵连那会儿,我相当不满意。

乙:为什么呀?

甲:有人气我。

乙:哪位这么大胆子,敢惹我们艾导弹同志啊!

甲:我到新兵连第二天,早上正睡得香呢,一声哨响差点把我吓得从床上摔下来,班长喊,起床!我一看手表才六点钟,当时我就急了(生气状),我说班长啊,在家怎么也要睡到八九点,现在才六点钟……

乙:你快打住吧!这是在部队。

甲:那就起来吧!刚穿好衣服,又吹哨了。班长说要到外边操练操练。

乙:那叫早操。

甲:我走出去一看,呵,大家都站好了,等我呢,看来我还真的挺重要。(得意状)

乙:这位还挺美!

甲:既然大家这么看重我,那我就站这儿了!

乙:你站那儿了?

甲:站大家对面。

乙:哎哟!那是你站的地方吗?快入列!

甲:班长还夸我呢!

乙:就这还夸你?

甲:嘿!胆子不小,想指挥了是吧?还不入列。

乙:嗨!这位听不懂好赖话。

甲:刚站到班长旁边,就跑出来一个杠杠一个星星在那嚷嚷。

乙:嚷嚷?

甲:稍息,立正。

乙:那是值班排长在整队呢。

甲:嚷嚷完他又不理我们了,跑了,找一个杠杠两个星星说废话去了……

乙:嗯?

甲:连长同志,部队集合完毕,早操是否开始,请指示。”“开始。(模仿报告)

乙:这是向连长报告呢。

甲:不报告不照样得开始吗?这一开始不要紧,好哇,一大早连跑带颠的可把我折腾坏了。

乙:军人必须接受严酷的训练。

甲:好不容易盼到吃早饭!

乙:这位就惦记着吃。

甲:可吃完早饭还得操练。

乙:你哪那么多操练哪?那叫操课。

甲:你说操练就操练呗,还非把我捆起来。

乙:你犯错误了?

甲:你才犯错误呢?我们都被捆起来了,那带子,硬硬的,扁扁的,中间还有一大铁环……班长还老嫌捆得松。

乙:你说得是武装带。

甲:也有这么叫的。

乙:都这么叫。武装带扎紧了人显得精神。

甲:把人捆上不算,还让我们站着不许动。

乙:那叫站军姿,这是军人的基本姿态。

甲:班长相当缺德!

乙:又怎么了?

甲:他一会儿摸摸我的脑袋,一会儿拍拍我的屁股。

乙:嗨,那是给你纠正动作呢!

甲:学完了站,还让我学走。

乙:那叫齐步走。

甲:我走了快二十年了,这还用学吗?

乙:当然得学,军人的齐步有自身的特点。

甲:班长顺口溜真多,他让我脚跟先着地,脚腕稍用力,压膝体前移

乙:你班长挺爱总结。

甲:我不这么走,我非得脚尖先着地,脚腕不用力,压膝体后移。

乙:那还能走吗?

甲:当然能走啊!不信,你看——(边说边做)脚尖先着地,脚腕不用力,压膝体后移。走,走!(瘸子走路状)

乙:这典型一个半身不遂。

甲:刚学了齐步走,又开始教我们踢着腿走——

乙:那叫正步!

甲:不管什么步。反正我觉得这种走法太废鞋了。

乙:要练好正步不只是废双鞋的问题,弄不好要扒层皮。

甲:可不是。班长太会折腾人了。

乙:啊?

甲:他一会儿让我们绷脚面压脚尖,一会儿又让我们抬脚面翘脚尖。

乙:这是正步走原地踢腿练习。

甲:班长的顺口溜又来了,踢腿如射箭,摆臂如闪电

乙:正步就讲究速度和力的美。

甲:我不这么做,我偏要踢腿如抻面,摆臂如甩弹。

乙:这摆臂如甩弹是什么意思。

甲:就是摆臂像甩手榴弹。

乙:嗨,这也能走?

甲:我再给你试试。(边说边做)踢腿如抻面,摆臂如甩弹(抽筋状)。

乙:快打住,快打住,你抽筋了?

甲:练了10多天,连里要组织各班比试比试。

乙:要会操了,看你怎么办。

甲:那天我是出尽了风头。

乙:就你那么练还能出风头。

甲:也可以说是当众冒泡泡

乙:你没鼓包包啊?该,就你这样不出错才怪呢。

甲:由于我的原因,班里成绩排在最后。

乙:你对得起班长和战友吗?

甲:班里开会对我进行了批评教育。

乙:早该好好教育你了。

甲:最后,班长决定让班里一名训练成绩好的同志对我进行帮带。

乙:班长多关心你呀!

甲:经过这次教训,我端正了思想,转变了态度,树立了目标,鼓足了干劲儿。

乙:这就对了!

甲:(贯口)我是练完了军姿练齐步,练完了齐步练跑步,练完了跑步练正步,练完了正步练卧倒,练完了卧倒练匍匐,练完了匍匐练射击,练完了射击练投弹,练完了投弹练单杠,练完了单杠练双杠,练......

乙:行了,行了,快歇会儿,别累坏了!

甲:我的训练成绩忽拉拉上去了。

乙:够快的。

甲:昨天我还被连里评为了训练标兵,连长亲自为我发奖。

乙:那可太好了,你能不能把领奖的场面向大家说说,让我们也为你高兴高兴。

甲:没问题,当时,我穿着整洁的军装,胸前戴着一朵大红花,走上了领奖台。连长将一枚亮晶晶的奖章戴到了我的胸前,战友们欢声一片,非让我讲两句……

乙:(羡慕状)太好了!

甲: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激动的我是热泪盈眶啊……这时,班长说话了。

乙:班长说什么了?

甲:艾导弹,你拿袜子抹眼睛干啥?起床——出操——

乙:敢情是做梦啊!

 



【责任编辑:李开强】

网友评论

主办:解放军报社空军分社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转载申请 | 在线投稿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京ICP备11009437号 公安网备11009437号  法律顾问:北京荣德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12-2013 by kj.81.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刊登的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空军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