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爵”

外国空军装备来源:名机档案作者:发布时间:2012-12-14 19:20

 

“子爵”

飞机类型:运输机

首飞时间:19487

突出特点:是世界上第一种涡轮螺旋桨式客机。

制造国家:英国

 

构造性能

机长:26.11米;翼展:28.56米;

机高: 8.16米;总重:31298千克;最大商载:6350千克;

最大平飞速度:644千米/小时;实用升限:9144米;最大航程:2585千米;

动力装置:4台达特-541涡桨发动机,单台功率1762千瓦。

 

背后故事

“子爵”型飞机是世界上第一种涡轮螺桨式客机。英国维克斯公司在19454月开始设计“子爵”型涡轮螺旋桨式飞机,它采用四台罗·罗公司研制的“达特”式涡桨发动机,计划用于中短程航线上。19487月原型机首次试飞,19497月这种客机开始定期客运。

相对于常规的活塞式飞机,“子爵”型飞机具有两大优势:一是速度更快,可达644千米/小时;二是可飞得更高,使巡航高度处在平流层,使得旅客乘坐更舒适。这两大优势使“子爵”型投入使用后很受欢迎,先后改进了多次,从最初型到700型,再到701型、800型和810型,换用了多种发动机。载客量从43人直到75名,航程提高到2585千米,发动机功率提高到1762千瓦。而且它的经济性有了极大的改善,油耗比当时的客机降低了一半以上。因而得到了航空运输界的高度重视。至19643月停产时,各型“子爵”型客机的总生产量达到400架。

 1963年,我国民航从英国订购的“子爵号”飞机到货,并加入航班飞行,改变了以往主要使用苏制飞机的状况。在中国的服役生涯中,“子爵”见证了一起反劫机斗争的英雄传奇。

19827月,某外国军事代表团,应我国国防部的邀请来我国进行友好访问。代表团访华期间到各地参观访问的任务专机,是空军航空兵某团一大队蓝丁寿机组的“子爵”型50258号飞机。

代表团结束了在沈阳、上海两城市的参观访问,于730日上午912分乘50258号专机从上海虹桥机场起飞,准备返回北京,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55周年的纪念活动。

起飞20分钟,专机飞到常州上空。此时,空勤机械分队长庄永春刚刚排除了一部超短波电台发射不好的故障,到通信舱送工具,领航员刘铁军也来到通信舱与领航长王贵峰校对飞机位置,驾驶舱里只剩下机长蓝丁寿和副驾驶张景海。就在这时,一个人影闪进了驾驶舱,随即“叭”的一下反锁了前舱门。突然,蓝丁寿的耳机被人生硬地拽掉了,他回头一看,耳机已被扔在地上,一支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他的头。一个身着短袖衬衣的年轻人,右手握枪、左手从上衣兜里掏出一只打火机。一眼看上去,这人脸色苍白,神情惊慌。驾驶舱内已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汽油味,蓝丁寿、张景海飞行服后背和座椅的靠背上都已洒上了汽油。他恶狠狠地说:“别动,谁动就打死谁!”

蓝丁寿和张景海的脑袋“轰”的一下,热血上涌,他们马上明白了眼前发生的一切:歹徒劫机。

歹徒紧靠在驾驶舱门旁,一手握枪,一手举着打火机,继续叫道:“飞150度,到台湾桃园机场降落!”

他见两名飞行员都不动,抬了一下枪口:“快改变航向!”

蓝丁寿想和他拖延时间,歹徒拿着手枪,再次叫道:“飞航向150度。”

为了稳住歹徒,蓝丁寿只好把航道罗盘旋钮转到150度。飞机慢慢掉头,向东南方向飞去。

趁蓝丁寿和歹徒说话的时候,张景海在发动机噪音的掩护下,压低声音向地面报告:“我是50258,有人劫持飞机。”地面没有回答,他又用机内通话小声告诉通信舱:“前面出事了!”张景海正想继续呼叫,歹徒在后面发现了,又逼迫张景海摘下耳机。这样,他们和地面及通信舱的联系完全中断了。

蓝丁寿瞅准歹徒抬手擦汗的刹那,悄悄把罗盘转换开关拨到左边,飞机由张景海操纵了,但他仍做着操纵飞机的样子。飞机进入云上飞行,张景海以不显眼的小坡度,把航向150度改为215度,飞机朝着西南方向飞去,而蓝丁寿前面的航道罗盘仍然标着150度。

过了一会儿,歹徒掐着一块军用指北针说:“所飞方向不对。”又恶狠狠地说:“往东南飞,不是西南。你们耍花招,改过去,往东南飞。否则,打死你们,机毁人亡。”

张景海机智地把罗盘拨到右边,又将仪表罗盘旋转到150度。这样,实际上飞机还是往西南飞。

此时,在机舱里的同志也发现了险情。刘铁军发完飞机位置报,发现门被从里面反锁上了。他扒着门缝往里瞧,见舱内门框上倚着一个穿白衬衣的人,看不见头部,手里端着枪。刘铁军马上意识到前面出事了。

在后舱的6名机组人员中,王贵峰起到了核心作用。他把大伙儿召集在一起,召开紧急党小组会商量对策。他综合了大家的意见,定出了三种行动方案:一是观察驾驶舱的动静,见机行事,配合飞行员的行动;二是歹徒如果从驾驶舱出来,就干掉他;三是如果里面打起来,就破门而入。并果断分工:两个人各持一把救生斧,把住驾驶舱门随时监视里面的动静;一人守电台,保持和上级的联络;一人负责观察航向变化;一人注意飞机发动机工作情况;一人协助做好外宾的工作。

机舱里的蓝丁寿、张景海紧张沉着,一边和歹徒周旋,一边寻找动手的时机。1004分,歹徒在云缝间看见了一大片水,问是什么地方?蓝丁寿佯装用手一指:“是大海!你快过来看看。”其实那是太湖附近一个大水库。张景海会意,双脚离舵,上身慢慢后倾,拿着地图,并用手指着地图上的一片海域附和着道:“你过来看,到这个地方了,到海上了。”

歹徒估计时间也该差不多了。他信以为真,有点迫不及待地靠过来。就在他把脑袋前伸的一刹那,人高马大的张景海突然一跃而起,双手紧紧掐住歹徒的头,猛然向怀里一带,蓝丁寿就势死按住他持枪的右臂,与此同时,歹徒开枪了。

搏斗发生得太突然,以至于他俩谁也没听见枪声。趁歹徒失去重心的一刹那,蓝丁寿和张景海几乎同时向歹徒猛然扑过去。蓝丁寿死死地抱住了歹徒的双臂,张景海把掐头的手转成一手抠住双眼,一手掐捏住脖子。

“子爵”飞机的驾驶舱十分狭窄,平时一个人从座椅和中央操纵台之间通过都有些吃力,而此刻,歹徒被重重撞在了驾驶舱门上,“咣啷”一声,门被撞翻,三个人摔在舱门口,扭打一起。

歹徒在底下,张景海大半个身子压在歹徒的左半身,抠眼的手立即揪住歹徒的头发向地板上猛撞;蓝丁寿的大半个身子压在歹徒的右半身上,仍然死死地抱住歹徒的双臂不放,并试图去夺歹徒的枪。

歹徒气急败坏地挣扎着仍不停地打枪,但他俩谁也没听见。

第一声枪响的时刻,守在驾驶舱门外的王贵峰,抡起斧头就要劈门,突然门倒了过来。他看两个座椅都是空的,低头却见三人在脚下滚成一团扭打着。一着急也分不出谁是谁,大声问:“哪个是?”蓝丁寿和张景海齐声回答:“底下这个!”同时把头闪在一旁。

王贵峰抡起利斧,对准了歹徒罪恶的脑壳,狠命地劈了几下,污血直喷舱顶。机组其他同志冲了上来,有的拿着切西瓜刀,有的攥着汽水瓶……然而,嚣张一时的歹徒只哼了一声,身子一痉挛,那只握枪的手就松开了。

此时是1006分。从歹徒闯入驾驶舱,到结束这场斗争,前后经历了33分钟。1050分,专机安全降落在南京大校场机场。

代表团一行在南京作了短暂停留,于当天换乘另一架飞机回到了北京,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55周年纪念活动。

 



【责任编辑:刘一伟】

网友评论

主办:解放军报社空军分社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转载申请 | 在线投稿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京ICP备11009437号 公安网备11009437号  法律顾问:北京荣德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12-2013 by kj.81.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刊登的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空军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