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军新疆航空队纪念馆解说词

(35分钟正式稿)

新疆航空队纪念馆来源:新疆航空队纪念馆作者:新疆航空队纪念馆发布时间:2012-12-20 20:24

尊敬的各位首长、各位来宾:

欢迎您参观空军新疆航空队纪念馆!

映入您眼帘的这一组铜雕,象征着人民空军在这里张开飞向蓝天的双翅。其中,左侧浮雕展示的是当年陈云、滕代远,将历尽艰难曲折的红军西路军余部接入新疆的场景;右侧浮雕,再现的是红军航空学员,在新疆航空队苦练飞行和维护技术的画面。迎面走来的是红军飞行员,手举的模型,与背后的飞机呼应一体,体现党领导下航空事业腾飞的必然。

本纪念馆就建在当年红军航空学员飞行训练的机场旧址上,它承载的是七十多年前,我们党和老一辈革命家为缔造人民空军,借巢育鹰,培养火种,艰苦卓绝的历史。

(前言)

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正式成立于1949年11月11日。但从1924年开始,中国共产党就不失时机地挑选自己的优秀儿女,在国内和苏联学习航空技术,为组建人民空军积蓄力量。

尤其是抗日战争爆发后,我党利用与新疆军阀盛世才建立统一战线的有利环境,于1938年初,选送43名久经战争考验的红军骨干,到新疆边防督办公署航空队学习,历尽艰难曲折,终于培养出了我党直接领导的第一支空、地勤配套的航空队伍,他们后来被习惯称为我们党的“新疆航空队”。这批红色种子,为人民空军的发展壮大做出了历史性的重大贡献。

本展览共分为五个部分,请看第一部分:

高瞻远瞩 英明决策

飞机广泛运用于军事领域,是世界战争史上的重大突破。中国共产党诞生后,敏锐地洞察到空中力量在未来战争中的重要作用,开始选送党、团员和进步青年学习航空技术。

1924年9月,广东国民政府于广州大沙头创办航空学校时,第一期招收的10名学员中,有3名共产党学员。此后,我党又先后选送刘云、唐铎等6人,常乾坤等5人到苏联学习航空。

从1924年9月到1935年9月,这11年间我党先后派遣4批近30名人员学习航空。大多数人成为我党航空事业的先驱者,如常乾坤、王弼等后来成为人民空军创建者。

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期间,中国工农红军缴获过两架国民党军队的飞机,成为人民军队最早的航空装备。一架是1930年3月,在鄂豫皖边区缴获的美制“柯塞”式通信机,命名为“列宁号”,这是被俘飞行员龙文光,后来参加红军,曾执行过攻打黄安等战斗。另一架是1932年4月,中央苏区缴获的“摩斯”式通信教练机,命名为“马克思号”,曾执行过轰炸赣州国民党军队阵地的任务。这是当年珍贵的老照片,左边的是红一军团军团长林彪,右边的是政委聂荣臻。

抗日战争爆发后,在中国共产党的积极推动下,实现了国共二次合作。国民党政府新疆边防督办盛世才,为了借助苏联的力量维护其自身权力,实行了“反帝、亲苏、民平、清廉、和平、建设”的六大政策,中国共产党与盛世才建立起抗日民族统一战线。

1937年5月,红军西路军左支队余部400多人,由中共中央驻新疆代表陈云、滕代远从甘肃与新疆交界地——星星峡,援接下至迪化,也就是今天的乌鲁木齐,整编为西路军总支队,对外称为“新兵营”,并利用盛世才接受苏联援助办起的军官学校教学条件,学习汽车、坦克、火炮、无线电等技术。

陈云、滕代远了解到盛世才的“新疆边防督办公署航空队”的第2期飞行班和第1期机械班即将毕业,敏锐地认为,应充分利用新疆这个相对稳定的环境和有利条件,为我党培养航空人才。陈云、滕代远于1937 年10月22日,向毛泽东、张闻天发出《关于西路军余部的学习问题》电报请示;10月25日,毛泽东、张闻天回电同意。

经过与盛世才商谈,答应盛世才提出的请苏联增援飞机及共产党学员毕业后暂留航空队的要求后,双方达成协议。

1937年11月,陈云同志当面向毛主席汇报了派人学航空准备工作的情况,并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作了汇报,得到党中央的批准。毛主席笑着赞扬说:陈云同志为我党办了件大好事啊!我看这事得由你具体负责。人员么,可以分别从迪化“新兵营”、延安抗大和摩托学校物色么!

按照党中央、毛主席的指示,陈云亲自在延安挑选航空学员,委托援华抗日的美国医生马海德负责体格检查,经过筛选,最后确定下19人,于1938年1月8日离开延安赴新疆。

1938年1月,邓发同志任中共中央驻新疆代表兼八路军驻新疆办事处主任。他从“新兵营”预选的人员中确定了25名航空学员。

1938年2月20日,从延安挑选的和从“新兵营”挑选的航空学员在迪化会聚。邓发同志叮嘱他们说:你们是我党第一支航空技术队伍的成员。在你们身上,肩负着未来建设人民空军的重任。要时刻记住这一条,千万不能辜负了党对你们的期望。他又宣布:吕黎平为飞行班长,严振刚为机械班长。并给每个学员起了化名。这是当时选出的部分航空学员照片。

中国共产党利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借风扬帆”、直接组织领导的第一支空、地勤配套的航空学员队伍从此诞生。

这43名学员全部是久经战火考验的红军骨干,其中,来自红一方面军的16人,红二方面军的2人,红四方面军的24人,红二十五军的1人,他们大多数是团营级干部,职务最高的是方华,曾任师政治部主任。队员的组成,充分说明,人民空军的源头,不仅是在陆军的基础上组建,而且直接传递红军的薪火。

下面请参观第二部分——

红军骨干 蓝天英豪

1938年3月3日,以红军学员为主体的新疆航空队第三期飞行班和第二期机械班举行开学典礼。43名红军学员中,25人编入飞行班,18人编入机械班。他们组成党支部,由中共驻新疆代表直接领导。吕黎平为第一任党支部书记,严振刚、方子翼等6人为党支部委员。分成6个党小组,以不公开的形式组织各项活动。

这是一支特殊的队伍。他们都曾是红军骨干,却置身于军阀盛世才严格掌控的新疆边防督办公署航空队里,但在中国共产党驻新疆代表直接领导下,有着自己的党组织体系,又有齐全配套的飞行和机械维护人员。后来研究这段历史的人,常称他们为“中国工农红军新疆航空队”,或空军的“新疆航空队”。这是当年新疆边防督办公署航空队的正门,我们现在纪念馆的大门就是仿造当时建筑风格建造的。

1939年8月,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赴苏联途经迪化,亲切接见了在新疆航空队学习的红军学员代表吕黎平和严振刚。周恩来说:毛主席和党中央很关心你们学航空,让我路过迪化时向同志们表示慰问。陈云同志做了件很好的事,将来建设我们自己的空军,有骨干有种子了,党中央对你们寄予极大的希望。

航空队开学后,先学习航空基础理论。课堂上,这些只有初小、高小文化程度的红军干部,一开始听不懂课程,答不出提问,受到富家子弟同学和个别教员的嘲笑讥讽。

红军学员们按照邓发党代表的要求,组织学习小组,每天晚上自习,互相帮助。勤学苦学加巧学,终于弥补了文化水平低的不足。在考核航空理论时,红军学员的成绩都达到4分以上,教员感到很意外。

转入专业知识学习后,开始分班。飞行班学员在学习射击原理时,蒙起眼睛,靠手摸拆装机枪无差错,创造了航空队办学以来最好的纪录。机械班学员在琢磨发动机与导管的关系时,独创了喷烟法。在后来的机务维护中,喷烟法成为检查导管是否漏气的一个妙招。

1938年4月4日,在欧亚机场开始乌-2初教机的感觉飞行。红军学员们迈出了飞向蓝天的第一步。经过艰苦的训练,陆续考试合格,放了单飞。

1938年10月,在小地窝铺机场转入P—5型中教机训练。由教官带飞了三十多个起落,就陆续放了单飞。进入冬季后,学员们冒着凛冽的寒风,在冰天雪地中坚持艰难的训练。

带飞的苏联教官关心中共学员,但是作风粗暴。为了把本领学到手,学员们主动与教员沟通,改善了教学关系,第三期飞行班在教学相长中循序渐进。

1939年9月,航空队第二期机械班毕业。他们考出了4点5分以上的好成绩,被分配到机务中队任机械员。

同时期我党在新疆开办“航空理论训练班”,准备再选送一批干部进入航空队学习。后来未达成协议,他们就回了延安。这是当年他们学习的场所。

伊—16型战斗机是当时苏制第一代比较先进的战斗机。9名首批改装红军学员学习非常认真,连续组织大强度、大场次飞行,完成了高级特技,单、双机对抗空战,打地靶和低空轰炸等战斗课目训练,战术技术水平有了大幅度提高,在400米、1000米高度的轰炸中,弹着点都在靶圈中心点10米内外,最远也没超过30米。方华射出的子弹、炮弹几乎全部命中靶心。苏联顾问翘起大拇指一个劲儿地说:“哈拉绍!哈拉绍!(好!好!)”

“为有牺牲多壮志”,航空事业中的风险与代价无法回避。1940年2月,机械班学员彭仁发在维护飞机过程中,因意外事故不幸牺牲;1942年6月8日,飞行班学员汪德祥因飞高级特技进入螺旋机毁人亡。面对战友的牺牲,红军学员们化悲痛为力量,坚定不移地投身于党的飞行事业。

1941年秋天,第三期飞行班完成了大纲规定的所有课目,成绩优良。按当初协议,这批红军学员毕业后可以授予中尉军衔,并且待遇非常优厚。但是毕业后因飞机少,飞行时间也会减少;继续当学员,飞行计划由苏联教官安排,就可以保证红军学员先飞多飞。红军学员们一致表示:“为了党的航空事业,我们要技术,不要官衔。请党代表批准我们推迟毕业。”

学员快毕业时,迪化一所女子中学的许多学生托亲戚、朋友牵线搭桥,有的姑娘直接给学员递情书,想与学员结姻缘。学员们坚定地表示:不学好飞行,绝不谈恋爱。许多不理解的人说他们是“木头人”。

外人眼里的这些“木头人”,胸怀着献身党的飞行事业的宏图大志。1942年4月,飞行班红军学员以优异成绩正式毕业。红军学员淘汰率仅为4%,与前两期盛世才收的同类学员高达20—25%淘汰率相比较,红军学员创造了新疆航空队历史上的奇迹。

下面请参观第三部分——

风云突变 烈火真金

1942年春,苏联反法西斯战争处于困难阶段,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根据地也处于空前困难之中。蒋介石为了进一步控制新疆,极力拉拢盛世才,盛世才最终撕下伪装,转向亲蒋反共。新疆的政治局势急剧恶化,对中共人员和进步势力的迫害步步升级。这是当年蒋介石派宋美龄到迪化拉拢盛世才的报道和照片。

1942年7月,中共航空队员被逐出新疆边防督办公署航空队,搬进八路军办事处南梁招待所。根据陈潭秋同志的指示,开始整风学习,进行革命气节教育。

1942年9月,盛世才把100多名中共人员分三处全部软禁。航空队员被转移到督办公署后院教导队营房软禁起来。

1943年2月,中共航空队员被盛世才关到装有铁丝网的“刘公馆” ,企图通过长期关押,消磨、软化他们的斗志,达到分化瓦解的目的。但航空队员们身在狱中,心系蓝天,仍坚持学习革命书籍和航空理论,背记飞行数据,开始了长达一年零九个月的囚禁生活。

1943年2月至4月,陈潭秋、毛泽民、林基路等中共在新疆工作的主要负责同志,分别被押至迪化第一、二、四监狱。他们正气凛然,铁骨铮铮,用血肉之躯抵挡蒋介石“特派新疆审判团”的残酷暴行。林基路同志在狱中写下了共产党人的正气歌《囚徒歌》,被狱中同志广为传唱。

1943年9月27日深夜,费尽心机难逞阴谋的盛世才,派匪徒在狱中把陈潭秋、毛泽民、林基路三位同志残忍地秘密杀害。

1944年8月,罪恶累累的盛世才被蒋介石调离新疆,吴忠信接任新疆省主席。

身陷囹圄,党在心中。中共人员组成以张子意、马明方、方志纯为领导的狱中党组织,针对斗争形势,提出了“无条件释放集体回延安” 的口号和“百子一条心” 的方针,团结带领大家与敌人展开不屈不挠、有理有节的斗争。

国民党“审判团”和狱卒残无人道,中共人员备受折磨。航空队员中,吕黎平、周绍光等多名同志遭受毒打;方子翼的两只胳膊被打肿;张毅与监狱长对骂,被打得昏死过去,落下严重的腿伤。面对信仰坚定、视死如归的共产党人,敌人无可奈何地承认:“提共党88名分别谈话劝其投诚,结果均仍执迷不悟。”

下面请看第四部分——

历尽艰险 回到延安

(纪念碑前):这是当年回到延安的新疆航空队员简介。其中方槐、方子翼、张翼、王云清4位队员仍健在。

(指铜地图)这是当年新疆航空队训练的四个机场示意图。

中共人员在新疆陷入危难境地后,党中央随即展开营救工作。

1943年2月,中共中央书记处致电在重庆的周恩来、林彪:“你们与张治中谈话时望提出释放迪化被盛扣留之徐杰(注:即陈潭秋)等140余人的要求。”

1945年8月,毛泽东主席亲赴重庆参加国共两党谈判。中共于9月3日提出《谈话要点》,再次明确提出“释放政治犯”。

重庆《双十协定》签定前后,国民党政府为解决1944年秋爆发的伊犁、塔城、阿山三区革命问题,派张治中先后两次赴新疆同三区人民代表进行谈判。1946年3月,张治中被任命为国民政府西北行营主任兼新疆省主席。

在张治中赴疆前,周恩来、邓颖超亲自拜访张治中,并再三嘱托:我党有一批同志在新疆被盛世才逮捕,去后务请按《双十协定》予以释放,并设法送回延安。张治中先生慨然承诺。邓颖超在为《张治中回忆录》撰写的序言中专门提及此事。

张治中到任后,3次给蒋介石发电报,提出释放被关押中共人员。他在电报中强调,这批共产党员不放,新疆和谈不会成功。期间,三区人民和新疆民族军摧毁国民党驻军的防线,推进到了离迪化仅140公里的地方。1946年5月,蒋介石为稳定西北后方,被迫同意释放中共被关押人员131人。

6月9日,狱中党组织进行了出狱回延安的思想动员和乘车编组。航空队员们年纪轻,身体较好,分散到各车担任护理员。

张治中专门派警备司令部交通处少将处长刘亚哲负责筹划和护送。6月10日,由11辆汽车组成的车队离开迪化第二监狱。刘亚哲处长坐第一台车。殿后是两辆保障车,乘坐军医军需和警卫人员。中共人员131人乘坐在中间8辆车上。

车队登程后,沿途历经坎坷。在气温高达40多度的吐鲁番盆地,儿童胡狱燕被酷热夺去生命。

进入陕西后,胡宗南阴谋把中共人员关押在咸阳。在刘亚哲的带领下,以急需抢救危重病号航空队员谢奇光为理由,车队强行闯过咸阳大桥。胡宗南又企图把中共人员扣留于西安。在我党人员多方努力,张治中出面催促,刘亚哲全力周旋下,终于化险为夷。在滞留西安期间, 航空队员谢奇光不幸病故。

1946年7月9日,经过整整一个月的艰难行程,车队抵达陕甘宁边区吉家村,实行交接后,换乘边区的汽车驶往延安。这是中共人员返回延安的路线图。

7月11日下午,车队到达延安城南七里铺,受到数以万计边区军民的夹道欢迎。朱总司令与每一个归来的同志热烈握手、拥抱,亲切地说:“你们活着的坚贞不屈,牺牲的视死如归,都是好样的!党中央欢迎你们,延安人民欢迎你们!”

7月12日上午,毛泽东主席来到获释人员的住地亲切慰问,连声说:“同志们,受苦了,你们的归来,就是胜利!”“晚上,毛主席在杨家岭宴请从新疆回延安的全体人员。这些在敌人牢狱里流血不流泪的钢铁战士,回到党的怀抱,面对组织和亲人,止不住热泪滂沱……

下面请看第五部分——

雄鹰展翅 壮志凌云

从新疆回到延安的31名航空队员,是党中央为组建人民空军英明决策、精心培育、全力营救保存下来的红色火种和骨干。铁窗牢笼,未能折断他们的翅膀,回到延安,为他们打开了展翅飞翔的广阔天地。

这是回到延安的新疆航空队员合影。31人中,张毅、王云清因病住院,未能在场。

1946年9月初,航空队员被召集到八路军总部开会。朱总司令宣布:八路军总部根据中央的指示,决定将新疆回来的航空人员编成一个航空队,暂定名为八路军总部航空队。任命方子翼为航空队队长,严振刚为政治指导员。并明确短暂休整后,赴我军在东北刚刚成立的航校去培养航空人才,准备创建自己的空军。

根据朱总司令的指示,航空队进行了编排,采取空、地勤混合编组,分为三个分队,由方华、陈熙、吕黎平任分队长。每天复习航空理论,锻炼身体,练习行军。

1946年9月20日,八路军总部航空队29人(王云清、杨一德因病住院),和从国民党空军驾驶飞机起义的刘善本等4名同志,集合在王家坪,在中央机关、总部、新疆归来同志等千余人的欢送下,踏上了开赴东北老航校的征程。

行军途中,他们得到了沿途各地党政军首长和机关的全力护持和悉心照顾。经过四个多月的长途辗转,于1947年1月下旬到达东北老航校驻地牡丹江。

八路军总部航空队的到来,为东北老航校的建设注入一批骨干力量。吕黎平任训练处处长,严振刚任机务处处长。他们把从盛世才航空队学到的本领,竭诚地奉献给了党的航空事业。

1949年10月6日,中央军委批准创办六所航空学校。其中,三航校校长陈熙、四航校校长吕黎平、五航校校长方子翼、六航校校长安志敏,都是新疆航空队队员。

1950年6月19日,空军第一支航空兵部队“第四混成旅”在南京成立。所属四个团中,十团团长夏伯勋、十一团团长方子翼、十二团团长刘忠惠,均为新疆航空队队员。

随着人民空军的发展壮大,这批航空队员先后有l7人成为军以上领导干部。

(转入图片板)

在人民空军六十多年的辉煌历程上,记录着新疆航空队员们热爱空军、建设空军、献身空军的奋斗足迹。

这是“火种化为满天星,蓝天建功耀神州”图片展示。

在开国大典上,飞越天安门上空的就有方槐等新疆航空队员;

这是原新疆航空队员,抗美援朝时的空三师代师长袁彬在判读射击胶卷;

这是原新疆航空队员、空四师的师长方子翼,在作作战总结报告。

(后记)

中国共产党缔造人民空军的历史,是在中华民族的蓝天上写下的光辉篇章;空军新疆航空队的英雄业绩,是这一光辉篇章中的不朽一页。重温这段历史,可以看到一条脉络清晰的红线:人民空军党缔造,人民空军忠于党。历史在风雨中前行了七十多年,这个永远不变的蓝天忠魂,深深铭刻在四十万空军官兵的心头。

(请看新疆航空队大事记)

这里记录的是从1935年5月至1946年8月,这9年间新疆航空队共发生的14件标志性大事。

(指字幅)这是健在的三名新疆航空队员为本馆的题词。

这里播放的是空军成立60周年拍摄的专题片《国家天空》。

(引导首长离开纪念馆至走廊陈云题词处)

尊敬的各位首长和来宾,最后向您介绍的是l938年1月,陈云同志对新疆航空队中共学员的嘱咐:“你们将是第一批红色飞行师,是红色空军第一批骨干,不要怕文化低,不要怕人家看不起,要有坚强的毅力,刻苦学习,一定要把技术学到手;要搞好团结,遵守纪律,保持党的荣誉”。这段话,鲜明地揭示了新疆航空队中共学员是红色空军第一批骨干的历史地位,也是我们专门建立这座纪念馆的重要意义所在。让我们永远铭记人民空军先驱者的丰功伟绩,高擎着革命前辈留下的精神火炬,为建设一支与履行新世纪新阶段我军历史使命要求相适应的强大的人民空军而努力奋斗!

参观到此结束,请首长和同志们批评指正,并请留下您的参观感言!



【责任编辑:牛锐利】

网友评论

主办:解放军报社空军分社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转载申请 | 在线投稿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京ICP备11009437号 公安网备11009437号  法律顾问:北京荣德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12-2013 by kj.81.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刊登的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空军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