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飞播兵”——兰空某航运团20年飞播造林纪实

英雄团队来源:国防报作者:牛锐利  马 飞发布时间:2012-12-22 16:45

有这样一群人,在20年时间里,以翼为“犁”,“耕”遍6省区100多个县市的300多个区域,飞播造林90.85万公顷,撒播树种近5573.66吨,让黄沙遍地的大西北重披绿装,平添生机。

他们就是被称为中国“飞播兵”的兰空某航运团的官兵们。这里录下的只是他们20年飞播生涯中的几个镜头。 

栖身雨夜  

由于飞播造林几乎都是在陌生地域实施,所以每次飞播时都要有人在地面担任信号指挥。正因为如此,危险常常伴随着他们。

1992年8月初的一天,一场突降的暴雨,使正在陕北志丹县担任播区地面指挥的赖祖标与其他同志失去了联系。这时上山时做的路标都被雨水冲得七零八落,已无法辨认下山的路。天色昏暗,赖祖标只好凭感觉跌跌撞撞地往山下奔。东奔西走,七绕八绕,一个小时后,赖祖标发现自己竟然又回到了一开始躲雨的那块悬岩。糟了,自己迷路了!他不禁大喊起来,可回答他的只有狂风的呼啸和暴雨的喧嚣。

这时,天已渐渐全黑了。四周伸手不见五指,阴森恐怖。赖祖标知道现在下山已是不可能了,他反而冷静下来,他记起离此处不远的地方有一间废弃的土房,于是在雨中连滚带爬,好不容易才摸到那里。幸好,土房里比较干燥,至少不用在雨地里过夜了。他瘫倒在地,带着浑身的泥浆和满身的倦意倚着墙慢慢睡着了。

与此同时,营地的十几名同志为赖指挥的安全彻夜未眠。天刚亮,他们便按照营救计划,兵分3路上山了。

大约一小时后,满身泥浆的赖祖标笑呵呵地出现在大伙面前。机长上前一把抱住了赖祖标,几乎是哭着说:“老赖,我们可急坏了,一夜都没合眼啊!”

“我可睡得很香哩!”赖祖标笑呵呵地仍不失平时的乐观。

7分钟的团聚

飞行员葛克宏的老父亲千里迢迢从河南洛阳老家到部队看望儿子。不巧,刚接受了飞播任务的葛克宏已出发去了内蒙古。几年没见过独生子的父亲,只好在电话中与儿子匆匆说了几句,听了听儿子的声音,便带着遗憾返乡了。

第二年,急切想见儿子的老人特意错过飞播季节,又一次来到部队,并且连老伴也带来了。他们想,这个时候,儿子就是飞播也该回营了。可又是不巧,由于天气原因,当年的飞播计划推迟了。5月底,葛克宏才随机组出发。两位老人在盼望中过了20多天。眼看着儿子完成陕北飞播任务便可回来团聚,谁知葛克宏机组又马不停蹄从陕北转战到宝鸡。儿子十天半月还不能回来,两位老人又放心不下家里的事儿,于是他们决定返乡。尽管儿媳和孙女再三挽留,老人还是执意要走。无奈,儿媳给订了车票。

临走的前一天,葛克宏从宝鸡打来电话。听说父母要回家,他灵机一动,想出一个与父母“团聚”的办法。他问明了老人的车次时间,并叮嘱父亲当火车停在宝鸡站时提前打开车窗。那天一大早,早已等候在站台上的葛克宏,未等火车停稳,便飞身跑向父母乘坐的5号车厢。手中装着香蕉的塑料袋裂开了,香蕉掉到地上,他捡起来抱到怀中继续跑。

列车刚停稳,葛克宏远远看到双亲正从车窗内向他招手。他快步上前,只叫了一声“爸!妈!”就再也说不出话了。

5年了,双亲承受了多少家庭重担,忍受了多少思儿苦啊!

眼前的他们比印象中的老多了,葛克宏不由得一阵心酸。他双手将香蕉递给父亲。在父亲接住的一刹那,他的手握住了父亲的手,那明明是一双冰凉而干瘦的手啊,可他却感到有一种伴着酸楚的温暖。

相聚的时刻太短暂,火车慢慢滑动了。葛克宏猛然记起一件事。他边跑边喊道:“爸,这次飞完以后,我买两个‘505元气袋’给您寄去!”列车越来越快。泪光中,葛克宏看到父亲那双手还在向他挥动……

这次团聚,只有7分钟。

紧急迫降

尽管航运团的飞行员个个都是训练有素的“空中骄子”,但飞播造林大都在荒山野岭、无垠沙海和茫茫荒原上进行,没有人烟,没有指挥塔台,面对的是山峰、侧风、沙尘暴,尤其是在超低空、超载量、超压标的情况下要按要求把种子从高空撒向指定播带,这对飞行员的飞行技术、判断能力以及特情处理能力有着特殊的要求。所以,几乎每一个飞播队员身上都有一段惊险故事。

1992年7月的一天上午,圆满完成内蒙古阿拉善旗飞播任务的崔光允机组起飞凯旋了。然而,在飞机离地的瞬间,升力骤减,发动机基本处于停车状态。崔光允迅速作出决定:紧急迫降!

快到跑道头,崔光允突然发现机头前方不远处横着一道一人多高的铁丝网。随同作业的机组人员“哇”地叫出声来。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千钧一发之际,沉着冷静的崔光允果断复飞。他倏地站起来,双手紧紧拽住操纵杆,用尽全身力气,奋力向上拉起。好险!飞机在即将触网的一刹那,昂首一跃飞过铁丝网,最后稳稳停在距跑道尽头几十米的一块空地上。走下飞机,崔光允才发现自己的内衣都湿透了。

沙漠俱乐部

飞播在外,远离城市,工作量大,生活艰苦,因此调剂好官兵的文化生活十分重要。可是,电视收视效果不好,电影看不到,图书读不上,文娱活动玩不成,文化生活十分单调。官兵们开动脑筋,经过多年的实践,开创了独具特色的“ 野外文化”、“沙漠文化”。

每逢休息间隙,爱好书法的官兵便跑到沙地里用树枝在沙子上练起书法来,兴致高时还来上一次书法比赛;逢机械日,如果任务提前完成,他们就脱了鞋子,到沙漠中进行一次光脚赛跑,玩起沙漠排球;刮风时,战士们喜欢在跑道上来个“顺风百米跑”,成绩有时竟能达到十二三秒;有时,他们就到山头上吼嗓子,利用群山的回响,唱起“卡拉OK”……独特的播区文化生活,大大丰富了官兵的生活内容,增添了他们的生活情趣。

  



【责任编辑:李建文】

网友评论

主办:解放军报社空军分社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转载申请 | 在线投稿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京ICP备11009437号 公安网备11009437号  法律顾问:北京荣德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12-2013 by kj.81.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刊登的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空军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