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米”近距导航台 两个战士的坚守

沈空来源:空军报作者:李永启发布时间:2013-01-25 17:04


要在“一千米”立住脚,“检线”必须过关

绵延悠长的牡丹江水不知疲倦地流淌,似轻吟着一首动听的军营歌谣;伟岸挺拔的白杨树默默不语,深情凝望脚下这片黑色的土地。沈空某场站近距导航台靠着蜿蜒曲折的牡丹江,面对着江岸高耸的白杨树,由于距机场跑道一千米,所以官兵们俗称它为“一千米”。

在“一千米”有两个战士,坚守于此。他们忍受着孤寂乏味、大风酷寒、噪音尘土,圆满完成了部队飞行训练和民航航班飞行的保障任务,先后荣立集体三等功4次。

爱上它后

就舍不得离开了

清脆的起床号把中士郭路洪从睡梦中叫醒。整理好内务卫生后,他推开房门在小院里仔细地“巡视”了一圈。“一切正常!”站在院中,望着不远处的机场跑道,一丝幸福的微笑挂在了他的脸上。

郭路洪,近距导航台台长,家乡位于美丽的“彩云之南”——云南,在“一千米”工作了已有12个年头,战友们都习惯亲切地叫他“锅(郭)台”。

那年老兵退伍后不久,上等兵郭路洪被补充到“一千米”。飞机巨大的轰鸣声和台站旁采沙场的马达声,把房子震得发颤。然而,对于当时的郭路洪来说,最难熬的还是孤独和寂寞!“来来回回也就两个人,一周下来,感觉能说的话都说完了,最期待的就是有人打电话过来,哪怕是打错了。”郭路洪说。

寂寞难耐,当时的郭路洪在日记中写道:“孤寂、重复、单调……我快疯掉了……我的军旅怎么会是这种‘颜色’?”

或许是因为曾有过相同的心路历程,台长“老郭”郭胜利看出了“小郭”心中的疙瘩。于是,指着桌上两本泛黄的笔记本,严肃认真地说:“这些都是老台长对设备故障的总结,什么时候你完全弄明白了,我就帮你向连队申请调走。”

为了能尽早从孤寂荒凉的“一千米”调走,郭路洪把自己关在设备操作间,对着笔记翻教材、看电路图、背记公式……半年下来,硬是把那两本厚厚的设备故障笔记“啃”了个透。后来,“老郭”退伍走了,“小郭”却执意留了下来,而且一干就是12年。

当笔者追问这段往事的时候,郭路洪显得有点不好意思:“当时一个劲想着要走,没想到环境适应了,工作上手了,明白了这个小小岗位的重要性,渐渐地爱上了这个地方,所以也就舍不得离开了……”

好的作风

我们要代代相传

“由于机场是军民两用,所以每天都有飞机起降。导航台除了24小时担负值班任务,每天早晚还要两次‘试机’‘检线’。”郭路洪指着“一千米”院落中的3根天线对笔者说。

“所谓‘检线’,就是对导航台室外3根竖立的天线进行检查,看起来简单,但里面的学问却大着呢!要想在我们‘一千米’立住脚,‘检线’这门活必须过关。”见笔者好奇,一旁的赵恩博连忙插话道。

来到天线旁,只见这3根天线长短不一,每根天线又分别有8根拉线,分两层向四周辐射固定。赵恩博告诉笔者,“检线”最关键的环节就是检查天线拉线的松紧。如果拉线受力不均匀,天线不能与地面保持垂直,遇到大风、冰冻等天气,不但安全隐患大,还会对信号的稳定度产生较大影响。

此外,由于“一千米”位于寒区,拉线受温度影响比较明显,过紧易绷折,太松又用不上劲。多年来,“一千米”的官兵在实践中几乎摸透了拉线的“脾气”,总结出“上二退一”的紧固法,形成了每天两次的“检线”制度。

“‘一千米’的好作风、好方法,必须代代传下去。我们这样一个小点,能先后荣立集体三等功4次,靠的就是这些。”郭路洪说。

谈话间,一阵急促的战斗值班铃声突然响起,只见郭路洪和赵恩博迅速奔向装备操作间。

上级下达命令:“一架转场飞机,信标接受故障,速做好应急准备。”

随后,赵恩博立即启动1号发电机组,郭路洪一边紧紧盯着电压转换开关仪表指示窗口——电压230V,接地良好,一边下达命令:开机……

一同前往的导航连张指导员告诉笔者,这其实是场站组织的不定时战备演练,目的在于提高部队应急条件下的保障能力。

条件好了

工作要更加出色

走进“一千米”的房间,木质带花纹的地板、新安装的铝合金门窗以及刚翻盖的房顶让人感觉舒适温馨。此外,一台擦得一尘不染的电脑,让笔者眼前一亮:“电脑能联接政工网吗?”

见笔者疑虑,赵恩博连忙答道:“当然可以!”

输入网址、轻点鼠标,师政工网“北疆飞虎”的主页迅即弹出。

“我们‘一千米’远离营区,以前每逢连里送米面,我们都会托人带来一些报刊。”郭路洪笑着说,“现在可好了,政工网进了台站,不光可以第一时间看《解放军报》《参考消息》《空军报》,还可以下载最新的电影!”

当然,这些年小点的喜人变化并不止这一点。“一千米”虽位于江畔,但后面是采沙场,以前很少能喝上干净的水。去年,为解决吃水难的问题,场站特地为所有通不了自来水的小台站,打了一口深水井。此外,场站党委还结合驻地偏远的实际,提出“帮带基层年”工作思路,通过实实在在的事,让官兵看得见、摸得着、体会得到。不但为“一千米”等小台站新修建了卫生间,还为淋浴间安装了“浴霸”。

“以前这些东西连想都没想过,现在我们的生活条件和主营区的连队没什么两样了。这么好的条件,我们应该加倍努力工作,以更加优异的成绩回报各级领导的关怀!”郭路洪兴奋地说道。

夕阳西下,离开“一千米”时,郭路洪为我们朗诵了一首他写的诗——

风暴时,雨雪中,

刚毅地矗立,

坚守的姿态,

定格为永恒。

小小台站,

见证我们的无畏和果敢,

歌唱我们的平凡和执着。

风雨过后的彩虹,

闪耀着炫目的光辉,

更见证我们的忠诚与热爱!



【责任编辑:牛锐利】

网友评论

主办:解放军报社空军分社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转载申请 | 在线投稿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京ICP备11009437号 公安网备11009437号  法律顾问:北京荣德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12-2013 by kj.81.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刊登的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空军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