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然一体 格调天成

——韩静霆和他的文人画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本报记者 刘 璇发布时间:2013-12-03 08:30

《精灵》 韩静霆作。

《西塘独步》 韩静霆作

水墨铺就的文人画,往往能带人走入梦境般唯美的画意之中。11月7日,由空军政治部、中国艺术研究院联合主办的“《丹青四梦》韩静霆文人画展”在中国美术馆揭幕。

此次展出的百余幅画作,多为画家近年来的优秀作品。现任空军政治部文艺创作室主任的韩静霆告诉记者,自己的《丹青四梦》得益于汤显祖的《临川四梦》,他借用其戏剧中梦幻与人生交错的情境展出4组作品,分别为“策马追梦”“荷塘寻梦”“诗侣吟梦”“花国记梦”。这4组作品对应4个主题,即奔马,荷花,文人生活与花鸟,其文人画的浑然一体、格调天成,无不含蕴其中。

妙笔功中求,涅槃得颖悟

韩静霆曾跟随齐白石的关门弟子许麟庐学画30余年,自称“白石徒孙”的他继承了齐老、许老为人为画的品格,对创作秉持严谨态度。“不满意就撕掉。齐白石一天画90匹马,只留一两匹,其余都撕掉。我的老师许麟庐一夜画一刀纸,有时甚至统统撕掉。所以我也撕画。”韩静霆告诉笔者,他对画作的要求近乎完美:“撕画就像涅槃,自我毁灭而后重生。”

绘画技法的炉火纯青诞生于几千张撕毁的画作背后,而其浑然天成、洒脱豪放,天真中蕴含深情、秀美中含藏大气的绘画风格亦是诞生于斯——被撕毁的画作,想来不仅是嫌技法不够纯熟——妙笔之难求,非功力与颖悟兼备而不可得。那些“幸存”的佼佼者,看似灵感偶得,实为画家累日累月对技巧的探求与对艺术、生命的感悟交错迸溅的绚丽花火。

黑与白对弈,笔与墨相融

中国画讲究留白,在韩静霆的“灯焰组画”中,一幅名为《佛说一灯能除千年暗》的画作格外引人注目:画上仅一持烛老僧,三分之二是留白。“构思当中,白和黑,在画黑的时候就想到了白。”韩静霆如是说,“黑白韬略,白进黑退,留白能充分发挥读者的想象,令读者更聚焦,一下子就感知到画意。”

这一席话让记者豁然开朗,如果说留白的哲学不仅在于“此处无物胜有物”,同时也在于对比、聚焦,在于黑与白的对弈。那么韩静霆“荷塘寻梦”组画中的《一抹红》《西塘独步》则是将留白的智慧运用在红与黑的对弈当中——满纸黑色的莲蓬、黑色的荷叶衬得一抹残红、一朵红莲分外夺人眼目。那孤独的红,让读者于寂寥之中感受到生命不可逼视的美,整幅画作弥散着悲悯与豁达的情怀,观之令人慨叹。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空灵、所谓的气韵、所谓的格调。

除追求留白的智慧外,对于笔与墨的辩证关系,韩静霆也颇有自己的论断:“有些人理解笔是笔、墨是墨。我不是,我笔墨相融,墨中见笔,笔中见墨。以画马为例,我画的马,许多是大笔挥扫。画的时候,我在运笔中有墨色的变化,大墨块里也有笔意。一笔挥扫下去,马的骨骼、肌肉、力量、速度都在里面了。”

趣从情中来,情于趣中现

韩静霆的文人画,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诗画之中皆有情,有情则成趣。情与趣、画与诗,相映成章。

在他的《聪耳图》中,阿婆持一小勺为老汉挖耳,老汉拈一菊花逗弄阿婆。阿婆神情严肃,专心挖耳,老汉憨态可掬,尽享“少年夫妻老来伴”的幸福。诗云:“白发休叹桑榆晚,夜伴飞蛾赋红灯。”一画一诗,浓浓的亲情扑面而来。

再如《沽酒》,原本是画家不小心将葫芦画得大头向上,却因此成就了一番妙趣:“沽酒归来葫芦空,世人笑俺太懵懂。岂知老夫最聪明,美酒尽数藏腹中。”读者仿佛看到画中老翁一边吆喝自己的坐骑,一边摇头晃脑地吟诗。情景交融,人情世情尽显其中。

韩静霆的画笔,对万物皆有情。《与鹤共舞》《亲昵》《采莲》《蛙声》《一叶一世界》《精灵》《蚱蜢寻荷》《知秋》等一系列以人与动物、动物与自然和谐共处为主题的篇章,由情生趣——唯有画家看到了、动情了,才会取用这些题材,才会在题材中现出禅趣。

说到禅趣,《鸣泉》为读者演绎了听得到的画、听得到的禅:一线清泉垂挂于山崖,崖下巨石之上,老翁盘膝弹琴。隽永的黑与白,对比出深邃的明与暗,琴声与泉鸣应答,老翁与山崖对话。没有诗,而画中满是诗情;未参禅,而禅中之趣自现。

人情、世情、诗情、万物情;意趣、别趣、妙趣、禅中趣。韩静霆的文人画,不拘一域,不执着于哲理,却于情趣之中,自成一番格局。

许麟庐评价韩静霆的画“人景合一,意境全出”。这8个字,分析起来却是说不完、道不尽的。只有对人性、世情有了深刻了悟并在了悟之后仍对众生有情的艺术家,才得如此手笔。韩静霆的文人画,一如他的画作《顿悟图》中那位盘膝而坐、浑然不觉物我之分的禅师一般——无碍,圆满。



【责任编辑:牛锐利】

网友评论

主办:解放军报社空军分社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转载申请 | 在线投稿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京ICP备11009437号 公安网备11009437号  法律顾问:北京荣德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12-2013 by kj.81.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刊登的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空军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