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空砺剑, 用鹰的目光透视战场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本报记者 李建文 通讯员 张天润 发布时间:2014-06-16 09:03:21
您已浏览完所有图片

在北空某航空兵师营院的照壁上,刻有8个熠熠生辉的大字:国家大礼,万无一失。机场显眼处的标语墙上,则悬挂着12个遒劲有力的大字:外场就是战场,升空就是战斗。

师政委葛斌介绍说,该师是一支既有八一飞行表演队,又有战斗机团的特殊航空兵部队,“那两句标语,一句是展示战斗力的追求目标,一句是锤炼战斗力的途径方向!”

在战斗力标准大讨论如火如荼的当下,这支特殊部队怎样看待自身肩负的双重任务?有哪些新的视角和思想突破?又如何在实践中破解制约战斗力提升的矛盾问题?记者就此展开采访调查。

以打仗视角审视安全与风险——

与实战无关的风险不该冒,能提高战斗力的风险必须担

置身该师战斗力标准大讨论现场,记者听到两则耐人寻味的故事。

故事之一——

师属某航空兵团驾歼十战机飞赴燕山脚下,展开山谷间突防演练。

之前,得知有此训练任务,飞行员们不禁咂舌:穿越山谷,真正的高难险课目,犹如“刀尖上的舞蹈”,稍有不慎,后果不堪设想。然而,练兵机会难得,练就山谷间超低空突防的硬功夫,就能最大限度地躲避敌方雷达和地面防空火力。

不必争论,没有退缩,带队领导一声令下:按作战要求飞!

那天,一架架歼十忽而拉高、忽而俯冲,忽而左转、忽而右摆,贴着山谷呼啸而过,上演了一场惊险刺激的突防演练。

故事之二——

2012年夏,珠海航展,八一飞行表演队受命出征。开幕式上,一架歼十似离弦之箭率先短距起飞,随即四机编队腾空而起,短短半小时内,表演了数十个高难度动作,赢得如潮掌声。

然而,细心的观众发现,八一飞行表演队的招牌动作“三机叠罗汉”却没有出现。“三机叠罗汉”即3架战机在空中叠加在一起,下方飞机座舱盖与上方飞机机腹仅相距1米。在观众屏息凝神的背后,飞行员承担着莫大风险:如遇空中气流不稳,极易发生碰撞。

其实,空战中不可能飞出如此密集惊险的编队动作,其并不具备实战价值。于是,上级领导果断叫停了这个招牌动作。

旧事重提,一对困扰官兵多年的矛盾摆上了台面:究竟该如何看待安全与风险?师长赵康平斩钉截铁:“这要用打仗的视角来审视。与实战无关的风险不该冒,能提高战斗力的风险必须担!”

聚焦打仗,视角就不会停留在地面。过去,有的飞行员追求的是飞仪表分针不动、飞航线毫厘不偏、飞特技轨迹圆滑、飞编队整齐划一;而今,信息技术利用充分、战术动作贴近实战、战法应用灵活机动则成为飞行员们追求的更高目标。

不久前,该师整建制机动,机场突降暴雨,能见度降至起飞极限。“飞!”赵师长一声号令,一架架战机撕破雨幕,直插云霄。一时间,航路上尽是歼十战机,气势磅礴,雷霆万钧!

以职业视角审视为战与为看——

当得了一流的战斗队,才称得上一流的表演队

采访前,记者始终有个疑问在心头:作为“国字号”飞行表演队,上级赋予的主要任务是表演,那岂不是与练为战背道而驰?

“这不仅是你的疑问,也是我们曾经的困惑。”表演队政委刘培龙谈起了一场争鸣。

那年,表演队换装歼十。为了体现其良好的战斗性能和飞行员高超的飞行技术,师领导带领大家潜心研究出21套高难度战斗飞行动作。

比如,单机大仰角上升,飞行员要承担八九个G的高载荷。这个动作可用于摆脱敌机“咬尾”的不利态势,迅速占据高位,扭转战局。

再比如,双机剪刀机动对头交叉,相对时速达1300多公里,相距仅有数十米,考验的既是飞行员近距空战的战术技能,更是飞行员的战斗心理品质和胆气血性。

然而,新动作刚出炉就引来质疑:歼七表演时代,我们创造出“天女散花”“倒挂金钟”等一整套成熟的表演造型,新动作虽然贴近实战,但观赏性和艺术性淡了不少。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师领导正本清源,“飞行表演是另一个战场。它既是和平年代中国空军战斗力的展示,对于潜在对手也是一种无形的威慑。如果飞的都是花架子,不但征服不了懂行的观众,更不可能让对手叹服。”

最终,全师统一思想,果断上马新动作。

去年8月,表演队首次走出国门参加俄罗斯航展。赵师长带领表演队出色完成这21套高难度战术动作,赢得观众和其他国家表演队的由衷赞叹。外媒评价:八一飞行表演队既展现了中国空军的发展与自信,更展露出一种让对手胆寒的威慑力。

战斗力标准大讨论中,这些经历成为焦点话题,表演队队长曹振忠的认识颇具代表性:“咱们的任务,表面是‘看’,内核是‘战’。当得了一流的战斗队,才称得上一流的表演队!”

正是基于这样的视角,用作战课目带动表演课目训练,用表演课目促进作战课目落实,在飞行表演队已成为一种常态。

以长远视角审视失败与胜利——

今天演兵场的输与赢,与明天空战场胜与负的思辨

大讨论中,谈及去年10月首次参加空军自由空战考核时的失利,师属某航空兵团的飞行员们记忆犹新。

对抗打响,风云突变。由于对考核形式和对手战力掌握不准、近距抢攻意识不强、雷达和电抗使用不合理等原因,全团以大比分失利,参赛选手接连淘汰出局。

“结果并不意外。”团长张昊坦言,团里首次参加自由空战考核,与多次参加自由空战的兄弟单位比,赢的把握确实不大——面对陌生的战场环境和火星四溅的极限对抗,个别飞行员甚至半天进入不了状态。

但是,“明知是输也要去拜师学艺”!每一个架次结束,师团领导都要带着飞行员复盘检讨并虚心向对手讨教,力争下一个架次有进步。

败也有败的价值。副团长张剑武在讨论中谈到,尽管输了,但这10余天的对抗,对于飞行员战术素养、心理品质、空战能力的提升,不亚于过去10个月的训练。

“没有输赢,对抗将失去意义;过于看重输赢,又偏离了考核的本意。对待输赢,需要一个辩证务实的态度。”飞行员史录权的发言成为大家讨论的焦点。

飞行大队大队长乔林接过话茬:“输掉的是比分,不该是士气。衡量一支部队成熟与否的标志,不光要看登顶的高度,更要看跌落低谷后的反弹力……”

视线越长远,视野越广阔。

知耻后勇,明责奋进。该团把自由空战对抗的“战火”延烧到平时训练场上,并且贯穿始终、保持常态。师里还协调周边地防、电抗、雷达等军兵种部队,在协同组织的体系对抗中,将隐蔽出航、搜索识别、截击格斗、电子干扰、空地攻防等训练内容一体化实施,让战术、战法演练真正成为未来信息化作战的“预实践”。

采访时,记者目睹了一场蓝天鏖战。随着战斗警报拉响,飞行员乔鑫驾机腾空,刚进入作战空域,释放着强电磁干扰的“敌”机便高速扑来,随即乔鑫的耳机里响起被锁定的告警。他迅速驾战机大角度急转机动,摆脱“敌”雷达锁定,随即发射干扰弹迷惑“敌”机……双方斗智斗勇,从中距打到近距,从高空绞杀到低空。

看着呼啸的战机,海涅的诗句在记者心头跳荡:“我是剑,我是火焰/战斗开始/我冲杀在前,在战斗的第一线……我们没有时间欢乐/也没有时间哀泣/因为,新的战斗的号角已经响起!”(图片由北空航空兵某师提供)

主办:解放军报社空军分社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转载申请 | 在线投稿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京ICP备11009437号 公安网备11009437号  法律顾问:北京荣德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12-2013 by kj.81.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刊登的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空军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