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军报国梦点亮军旅路

来源:中国空军网作者:曹 菊发布时间:2014-10-23 08:42

天刚蒙蒙亮,一辆辆大巴车和前来送行的人让武装部的院子热闹起来。自始至终,父亲都没说一句话,只是默默提着行李,把我送上了车。当汽车轰鸣,我没能噙住眼里的热泪,不敢回头看车外的父亲,怕闪烁的泪光让他心里更不是滋味。

汽车缓缓驶离,我心里犹如载着千钧重担,决心一定要当个好兵。因为从军报国不仅是我的梦,也是父亲的梦,更是爷爷的梦。

爷爷在抗美援朝战争爆发那年毅然参军,战火的洗礼让他变得坚毅,军装上一排排奖章显出他的英勇。小时候我常会趴在他身上,摸着那累累伤疤,听他讲浴血战场动人心魄的故事。

在一次突袭战斗中,爷爷和战友们穿越一片茂密丛林时遭遇敌人伏击。他腿部中弹,因失血过多而昏迷。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他心里很不是滋味,战斗还在激烈进行,怎能憋屈在这?他坚持着要继续参加战斗,猛一翻身,腿却不听使唤,摔倒在床下。一个月后,伤势有所好转的他听到了胜利的消息,却遗憾自己没能在战场上冲锋到底。

伤愈出院后,爷爷被安排到兵工厂当驾驶员,起初他心里别扭,认为战场杀敌才是自己的使命……没干几年,身体每况愈下,百般不舍,他退伍回到了久别多年的家乡。

没能在战场上大展身手的爷爷,把未竟的愿望寄托在子嗣身上。父亲在爷爷膝下5个孩子中最有“虎气”,自然也受到了“重点培养”。

爷爷对父亲非常严厉,连吃饭用筷子的姿势都有要求。受爷爷的严苛家教和熏陶锤炼,父亲相比同龄孩子更加老成,身体更健壮。

父亲18岁那年,爷爷决定让他参军入伍。父亲也爽快答应下来。但现实总是出人意料,征兵入伍那段日子父亲突然消失了,爷爷找遍了十里八乡,也没有找到父亲的身影,一气之下生病住进了医院。

爷爷住院第二天,父亲回来了。看到父亲,爷爷起身拎起床头的椅子就要打,突然,一个身影从父亲背后钻出拦住了爷爷。原来,父亲征兵前结识了母亲,正值青春年少,和母亲一见钟情,俩人感情渐深。沐浴爱河的父亲,有了不去参军的想法,怕爷爷反对就玩了“失踪”这一出。

父亲结婚后,爷爷没再提往事,只是常盯着那件旧军大衣发呆。父亲看出了爷爷的心思,也就是在我出生那年,父亲抱着我向爷爷表态:“我辜负了您的期望,但咱家从军报国的血脉要接续,孩子一定要当兵!”

爷爷从此对我寄予了厚望。我9岁那年,在爷爷病榻旁,他用粗糙的手抚摸着我的脸说:“孩子,一定要做个顶天立地的热血男儿,要记得,为国者谓之大……”后来,在爷爷墓碑前,我第一次看到父亲泪流满面。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爷爷期待的目光,有一个声音在心底呐喊:我要当个好兵,做像爷爷一样在战场冲锋的战士!

爷爷走后,父亲对我的要求愈发严格,晨练、洗碗、整理内务……这些别人看来苛刻的要求,却自然地出现在10岁的我身上。

初三那年,一次学校运动会比赛失利,我莽撞地与一名同学发生了冲突,拒绝道歉的我被父亲狠狠甩了一巴掌。

后来,母亲找到了我,语重心长地告诉我:“每个人都想拿第一,但不怕失败的勇气更难得。比赛输了还有下一次,但粗鲁暴躁的脾气如果不改,将影响你一辈子。”母亲的劝说让我逐渐恢复了理智,回到家后我艰难地挪到父亲面前,说了声:“是我的错。”

父亲没有过多表情,但我看出了他的欣慰,他说:“孩子,你将来要踏入军营,少不了与战友打交道,包容、接纳、团结,这些好品德一样都不能缺。男子汉既要顶天立地,也要能屈能伸,要学会以诚待人、以礼待人……”

18岁,我带着从军的梦想,带着爷爷和父亲的嘱托,圆梦军营。

初到军营,理想和现实的落差也让我有过迷茫,有过失落,但心中那最初的信念一直激励着、鞭策着我。“战时当英雄,平时要立功,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丢了军人家庭出身的脸面。”爷爷的话总会在我出现退缩和彷徨时响彻耳畔。

人生的道路难免磕磕绊绊。在新兵连热火朝天训练时,奶奶去世的噩耗传来,我顿觉天旋地转。一直顶着新训苦累的压力,加上奶奶的离去,让我积攒的情绪开始爆发,“退伍回家?”我内心开始挣扎。当我把想法告诉父亲,电话那头的他久久没有回应,最后只说了一句话:“听心里的声,记住自己的梦!”

那夜,我久久不能入睡。是啊,我想在父母跟前尽孝道,可爷爷“为国者谓之大”的教诲还在我心头。我又何尝舍得离开朝夕相处的战友、离开火热的军营……我一定要继续奋斗下去,这才是对父母、对爷爷奶奶最大的尽孝!

“没有吃不了的苦,只有挺不住的兵!”训练场上醒目的横幅更加激发了我拼搏前行的意志,每次训练我从不偷一次懒,内务整理我绝不比别人差,口号歌声我要喊得最响亮。

新兵下连,我被分到了场站机营股。作为一名95后新兵,起初股里有老兵不看好我,加上我实践操作笨手笨脚,更加深了他们对95后娇生惯养的印象。我心里不服输,别人休息时我加班加点练习,抓紧机会向骨干请教学习。渐渐地,我对水电专业入了门。

一次内场灶房突然断电,我一边通知在外的班长,一边提起工具包冲了过去。第一时间到达现场测量后,我找到了空开额定电流过小的问题。虽然手法生疏,但当班长火急火燎赶到时,我还是提前解决了问题。就这样,我一点点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如今入伍已一年有余,在努力学习和刻苦训练下,各级考核中我收获了多项荣誉,还被评为“优秀士兵”。前不久,在井冈山革命烈士陵园,在无数革命先烈的墓碑前,我更深地感到了肩上使命的重担。那一刻,我昂首挺胸,向着烈士纪念碑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军旅人生路刚开始,我一刻也不敢放松,因为我身体里流淌着革命军人的血脉,我要将我的梦融入中国梦、强军梦。



【责任编辑:牛锐利】

网友评论

主办:解放军报社空军分社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转载申请 | 在线投稿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京ICP备11009437号 公安网备11009437号  法律顾问:北京荣德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12-2013 by kj.81.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刊登的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空军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