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采众长 冶炉自臻

——写意军旅青年画家张运

来源:中国空军网作者:王国祥发布时间:2015-01-14 08:50


张运绘画作品:山水

2013年盛夏,我去济空雷达某团采访。当与孟团长谈及该团的文化建设时,他向我介绍了书画骨干——政治处干事张运,希望我能写写他。

从张运的作品集中得悉,他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中国青年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研究院评审委员会委员、河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原书画院客座教授。作品多次参加全国和军队书画展,先后获得河南省第九届新作展一等奖,纪念建党90周年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画精品展二等奖,中国百家金陵展中国画优秀奖,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河南省优秀青年美术家中国画作品展一等奖,第六届全国美术书法大展赛一等奖等。出版有《张运书画精品集》、《国画家张运山水画艺术》、《蓝天印象》等。部分作品在《国画家》、《中国书画报》、《美术教育》等期刊上发表,或被军内外书画爱好者收藏。

欣赏他的作品,并与之交流,感到他的绘画理论是多元的,绘画思路是立体的,绘画风格是个性的,体现出欣欣向荣的生气,给人以健康的艺术感染。他的绘画以《芥子园画谱》为启蒙之良师,以花鸟山水起步,不拘泥于师傅带徒弟的老路,而是理论实践两不误,努力地用画论指导实践,再用实践反证画论,通过“读、品、临”生成万象,并在“拼盘”中融合创新,在似与不似间探索变化之道,在对立统一中烹饪味外之味,在破就是立中生成新我之风。

他师八大山人朱耷,不仅崇拜他真儒士之人格,而且叹服他的画;不仅习其水墨写意、书法运笔,而且求解画心,入其画境,悟其画道,在临摹和得悟中达到笔墨凝炼沉毅,风格雄奇隽永,山水笔致简洁。师石涛,得悟“一画法”,并在变与不变的统一中“我之为我,自有我在”。师黄宾虹,一边精研画论,一边写生不止。师王雪涛,广泛题材,精巧构思,以达形似神俏,清新秀丽,富有笔墨情趣。师吴昌硕、齐白石,将“诗、书、画、印”融为一炉。师王威、刘杰,体会作品在继承中与时俱进。

通过得悟八大山人的夸张手法,寄情于笔墨,写意中删繁就简,变化时用眼睛说话。比如:作品中承继象征手法抒写心意,以反常规的画风表现心象,看似不搭界的表现,剥离之后,既有静穆之趣,又得疏旷之韵,起到了另开生面的效果,不仅新风扑面,而且使主体充满倔强之气。他的山水作品多为水墨写意,并以放任恣纵见长。如《钓春图》、《春山图》、《春风得意》等,构图疏简奇险,风格雄奇朴茂。虽宗法八大山人,还兼取其他名家画法。作品于荒寂境界中透出雄健简朴之气,于“奔放”透明间反映了作者的心境和个性,与“滋润”的差异里寄托自己的感情色彩。他的花鸟作品,如《荷香》、《幽艳留香》、《荷塬清气阔》等,深得八大山人“三者取胜法”的要旨,得悟“书法兼之画法”的理论。且不落常套,自有创造。即通过象征寓意的手法,对物象进行夸张,以其奇特的形象和简练的造型,使画中形象突出,主题鲜明。虽多为条屏,但小而不少,小景中显大气。不同的画面组合使作品自然起截,藏巧于拙,不构成法,逸气横生。有时章法不求完整而得完整,有时局部夸张而使笔下生辉,有时大片留白用诗书印补意。作品里的一花一鸟一草,不是盘算多寡,而是着眼于布局造型,以及是否用得适时,用得巧妙,用得出奇。

通过得悟石涛的“一画法”,求解作品中如何增添禅意,如何体现士人“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的志向。如作品《山水清音》、《禅隐云山图》等,于归真中得其天籁,于净化中得其灵魂。

通过得悟黄宾虹的《画法要旨》,解剖五笔(平、留、圆、重、变)六墨(浓、淡、破、积(渍)、焦、宿);解剖文人画、名家画、大家画之区别;解剖“平、留、圆、重、变”五字笔法和“列浓墨、淡墨、破墨、积墨、焦墨、宿墨”六字墨法。并以真山水为范本,在“搜尽奇峰打草稿”中,求得在章法上的虚实、繁简、疏密的统一。观他的作品,如《见证》、《溪山图》、《大河上下》、《江山竞秀》、《轻舟已过万重山》等,不论是焦墨、泼墨、干皴加宿墨,还是积墨、破墨、渍墨、铺水,临之形神兼备,用其无不所极。四季山水,如《春晖》、《江山锦绣》、《一帆风顺》、《溪山佳居》等,象由心生,随意组合,浑厚华滋。尤其是作品中积墨、泼墨、破墨、宿墨的互用,使山川层层深厚,气势磅礴,内涵满满。所承继的“黑、密、厚、重”画风,使传统的山水画始终保持一种至高无上的境界。


张运书法作品

通过得悟王雪涛的“一枝一叶总关情”,进而在融会贯通中得其心源。在创作上,继承“师法造化而抒己之情,物我一体,学先人为我所用,不断创新”的师训。张运在画法上,工写结合,虚实结合。不但善于描绘花鸟世界的丰富多彩和活泼生气,而且精于表现画家的心灵感受和动人想象。如作品《春韵》、《清风雅韵》、《幽艳留香》、《荷塬清气阔》等,在表现上,善用灵巧多变的笔墨,色墨结合,以色助墨、以墨显色,在传统中严肃色彩规律,在变化中注入以求整体色彩对比协调,为画面增添韵律。透过作品,能感受到他瞬间的造型能力和情趣,以及“固有色”巧妙利用所增添的意境和韵律。虽重视笔墨技巧,但不囿于成法,不拘于机械的再现对象,而是在博览和写生中“师造化、师古人、师师长”,把握对象的精气神韵,借物寄情、缘物写心,“夺造化而移精神”。在先自动情的基础上,在打动人心,达到画理、画情、画趣的统一。

通过得悟吴昌硕、齐白石的“诗、书、画、印”一体,他将中国画超以象外,得其寰中。比如尝试以书法入画,诗词解画,形成富有金石味的独特画风,更显文气和雅气。如《秋韵》、《红色记忆》等。笔下的花卉,水分及色彩调和恰到好处,笔力敦厚老辣、纵横恣肆、气势雄强。变化之间,梅花笔墨酣畅,富有情趣,兰花,洁净孤高、刚劲有力。翠竹高风亮节、能容古今。牡丹烂漫多姿,吉祥富贵。荷花亭亭净植,出污泥而不染。

通过得悟王威、刘杰等现代画家的古意新风,感受与时俱进。他通过研究王威作品,纵可寻取法乎上,横可观变创过程。其稳健严谨、朴实自然风格,既有八大山人、吴昌硕的笔意精神,又有吕佛庭老师以“心”为师的顿悟,追求“无意无象”的境界,个中禅意浓郁。他从刘杰老师油画和国画的互动中寻觅意象与心象的契合,并在反差和不对称中,造型出一种脱胎自然、高于自然的纯静博大的意境。他的作品,以凝练、会意、直观的手段表现“尚意造型”的写意元素,使物象赋予生命力,使花鸟作品散发着田园气息,显露出空灵意味。于禅意间感悟“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的勃勃生机。

通过一次次得悟,张运的积累也多多。他认为,观察是得真的基础。作品来自于自然,更高于自然。因为,作品中的“象”不是对自然简单的物化,而是理解消化后的被赋予生命的“新象”。如果没有实践,或对物象的结构、特点、习性没有认知,就不可能做到心手相应。尤其是写意作品,如果不了解物象及其变化,不但不能准确刻画其瞬间的动态形象,而且也不可能发于笔端,在“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写出精气神来。

临摹是基础,笔墨技巧是形成自己笔墨风格的“试验田”;只有大胆实践,敢破定势的禁区,用辩证法赋予作品新的风貌,就能另开生面。要达到不事雕琢,使作品出神入化,夸张是意境创作的需要,是借助于形态而传神。刻意表现自然界的生机勃勃,抓取生活中的瞬间来表现动势,是意境创作的重要因素。动静无端的生灵,要恰如其分地捕捉其感人的意境,需要作者倾注感情去探索。章法布局归于立意,布局结构决定整幅作品的基本形式。古人强调意在笔先,立意就是总纲,其基本思想就是用什么去打动人心。立意饱满方可气脉一贯,纲举目张。即使小幅作品,也要从大处构图,有自己的独到之处。重要的在于落笔后能随机应变,这就是“始于一”的真谛。中国画的线条富有灵性,疏密、聚散、动静、虚实等,运用得当,章法就会自然奇拔,否则,就会适得其反。

张运的书法也颇见功力。从作品看,取法汉隶,以达笔势生动,风格多样。继而取法王羲之,钟情《兰亭序》,在步步深入中得悟其结体欹侧多姿,错落有致,千变万化,曲尽其态的精华。再法欧阳询,掌握方圆兼施,以方为主,点画劲挺,笔力凝聚的运笔特点。继承中,他不效形而下的相像,追求形而上的意境,用其所法,立中生变。比如篆隶的结合静中有动,生成动静无端的交响;比如隶行的结合稳中有欹,生成古朴飘逸的新貌。

(作者为空军《航空杂志》编审,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责任编辑:牛锐利】

网友评论

主办:解放军报社空军分社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转载申请 | 在线投稿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京ICP备11009437号 公安网备11009437号  法律顾问:北京荣德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12-2013 by kj.81.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刊登的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空军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