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的召唤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陈汉忠编辑:空军发布时间:2015-03-23 08:14

马年止羊年始,我接二连三收到远方战友来信,大家不约而同提到同一个地方——远山,并表达出无比的感激和怀念之情。

远山,是祖国东海前哨一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山头的别称,组建于1974年的南空地空导弹某营就驻守在这里。

“远山,你好,我们想念你!”名叫杜大夭的战友在信上流露出无限深情。

杜大夭是制导连三班的一位技师,我们当年是一起手拉着手攀登上远山山顶的。那时,远山一片荒芜,一道陡得让人发怔的山路曲曲弯弯地通向大山深处,山林里,荆棘丛生,乱石遍地,黄褐色的山土,旱时硬得可以砸死狗,可只要一下雨,那土就变得稀巴烂,脚踩在里边拔也拔不出来。晚上站岗,偶尔还能听到狼的嚎叫。但这里视野开阔,是布关设防的天然要塞。为了在这山间修建导弹阵地,官兵们自己动手,铺设了简易的石子路,搭起了毛竹房,靠着肩扛人抬,硬是把红砖、水泥等建材从山脚下扛到阵地上。盛夏酷暑,山林里热得喘不过气来,大伙身上的工作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在烈日下泛起一块块白色的汗渍;数九严冬,山上冷得像冰窖,一镐下去,冻土上冒出一个白色的印子。可这一切都没能难住勇敢的战士。大家只有一个念头,建好阵地,早日担负战备值班任务。我记得,上山的头一年冬天,一批老兵就要退伍,可离队的前一天,他们还在阵地上苦战。第二天早晨,他们才穿着洗得发白的旧军装,流着眼泪告别了那片曾经洒下无数汗水的山林。此情此景,在我的脑海里留下永恒的记忆。一年多以后,一座崭新的导弹发射阵地就矗立在了大山深处。

“远山的天池水还像原来那么清吗?”发射连司务长王兴祥在信中问。

天池,我想起来了,那是制导站阵地旁的一个水塘,那是我们连种菜养殖的主要水源。我脑海中浮现出那椭圆形的水池和水池旁我们班的那块芋头地。芋头是我家乡的特产,口感很好,种植却不易,尤其需要足够的水灌溉。有天池在,我们班种植的芋头长得特别茂盛,年年喜获丰收。

“我们那时装备太落后了,如今该鸟枪换炮了吧?”指挥连的战友张水鹤引出了一个厚重的话题。

40年,多么漫长的岁月,一代又一代远山人,为了祖国天空的安宁,任劳任怨,把自己的青春和汗水,抛洒在偏僻的山冈上。我们制导连有一位名叫李峨章的河北籍战友,上世纪70年代中期,他在发射车当技师。我记得他体质不太好,常常在炊事班熬中药。家里人劝他早点转业,可他却不肯,说转业还是留队是组织上决定的事。他在远山上一蹲就是七八年。后来,他因身体原因还是脱下了军装。离开远山前夕,他让战友拍摄了好多张照片。他说,他舍不得远山,因为他把自己生命中最美好的那段岁月留给了远山。他曾说他会回来看望远山的,可他却再也没能回来。因积劳成疾,他不幸英年早逝。听说在弥留之际,他病榻的枕头底下还放着当年拍摄的照片。

 是的,远山是官兵们心目中的第二故乡。谁不留恋自己曾经洒下汗水的土地呢?星移斗转,沧海桑田,岁月铸就的是一代又一代远山人对祖国和人民的赤胆忠诚。

记得部队第一次参加导弹实弹发射,因靶标投掷发生故障,我们发射的导弹未能击中目标,大家一个个哭得跟泪人似的,炊事班烧好的一盆盆红烧肉硬是没人动一筷子。忘不了导弹营第一任政委(那时导弹营设政委编制)刘崇斌流着泪在全体军人大会上讲的一段话:“摔跤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摔掉了信心,我们远山人对胜利永远充满渴望和信心。我们强烈要求上级批准再打一发!”哗——战士们的掌声淹没了刘政委的话语。面对这样好胜心强的导弹官兵,上级机关破例批准我们营补打一发。

是夜,各连重新调试兵器,准备导弹,制订各种应急预案。那天晚上,营长、政委的办公室里,灯火彻夜通明。第二天上午10点,银灰色的导弹昂首云天,制导天线徐徐转动。蓝天白云间,一架运输机从高空投下了一个小小的靶标。说时迟,那时快,制导连三号车的操纵员们在手控跟踪条件下,迅即把目标信号控制在波门中间。“放!”随着营长钟腾信的命令,引导技师倪金栋按下发射按钮。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一发导弹喷吐着巨大的火柱腾空而起,数十秒钟后,快速飞行的目标被击得粉碎。许多年后,战友们讲到这件往事,依然一个个激情满怀。

远山的召唤。在一个约好的时间点,来自四面八方的战友奔向远山。他们中有退休多年、早已鬓发斑白的老同志,也有正在各自岗位上施展才华的中年人,还有风华正茂的年轻战士。聚会的一刻,时光仿佛凝固了,战友们亲切地握手,热烈地拥抱,一个个泪流满面。老营长张世发、教导员陶思贵,均已是年过七旬,依然神采奕奕,步履稳健。马明顺、孙真宏等曾任该营主官的老同志也紧随其后,攀上阵地。哟,那不是老连长尹留柱吗?当年他带着我们搬石头、垒阵地,后来,他成了这支导弹部队的技术部长,响当当的专家。一个似乎有点面熟的战友握住了我的手,一问是彭宝淦。当年,他是我们营部卫生所的军医,眼下他是武警总医院的骨科主任,全国全军都有名气的高级专家。汪耀忠,曾任导弹团政委,如今已是白发苍苍,他是这次聚会唯一的特邀代表,他没有在远山当兵任职,但作为当年的团政委,他的足迹踏遍了导弹阵地的每一个角落……

战友们在梅花形的阵地上,在一幢幢制式的营房间,寻觅着记忆中的岁月。熟悉的阵地上,当年狭窄的石子路变成了宽阔的水泥路;以前七八辆兵器车连成一片的制导站,如今简化成了一个作战方舱;笨重的发射架,也被轻巧灵活的车载发射桶替代……

“哇,天池,天池!”人群中不知谁惊叫起来。我寻声望去,果然波光粼粼,鱼翔浅底。几枝芦花在阳光下摇曳,仿佛在向曾经的主人致意。现任营长梁建丰介绍说,这次阵地改造,我们保留了这池清水,而且还把水面扩大了。我蹲下身去,捧一捧清澈的池水,仔细地端详,如果不是天冷,我真想美美地喝上一口。

青山依旧在,征途有来人。是的,远山在奋斗者手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让人惊喜不已。

短暂的聚会结束了。相见时难别亦难。我知道,远山,已不是一个普通的山头,它已成为战友们人生旅途上一个永难忘怀的驿站,一座永远矗立在心灵深处的丰碑。



【责任编辑:牛锐利】

网友评论

主办:解放军报社空军分社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转载申请 | 在线投稿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京ICP备11009437号 公安网备11009437号  法律顾问:北京荣德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12-2013 by kj.81.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刊登的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空军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