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在路上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王界山编辑:空军发布时间:2015-05-07 08:39

远方的风景对我而言永远是心驰神往的,于是,我几十年来一直身背着画具,无倦无悔地走在写生路上。

16岁那年,我告别了家乡——山东青州,只身来到北京寻找自己的生存空间。幸运的是刚参军不久,因为部队的需要而干起了与美术有关的工作,这也使我梦寐以求的理想得以实现。

因梦而触及生活。从1979年入伍之初,我就骑着自行车先在北京城里的许多景点写生,后去郊外的八达岭、十渡、门头沟等地,节假日全部用于作画,几乎达到如痴如醉的程度,并从此一发而不可收。夜梦里也时常出现白天所看到的景象,魂牵梦绕在山水之间,以艺术作为心中的一盏明灯,映照在我人生前行的路途中。祖国的大江南北和许多国外的山山水水,都印刻着我跋涉的足迹,即使是以汗水洗面,仍然给我带来了莫大的满足。

读不完的风景描不尽的画卷,写生途中的风景美不胜收,因地域的不同而其风土人情也尽显迥异的华彩。江南水乡的朦胧内敛和北方旷野的沉雄豪放,使我在对比中发现了美的共性和个性。乡村的朴素之美是显而易见的,宿住于农舍里,晨起时鸡鸣狗叫和鸟唱谷应是最悦耳的音乐,而房东大娘大伯微笑的脸上虽然布满了皱纹,却是一团和善,很容易让人想起自己的爷爷奶奶。我常常被这些善良农民的热情相助而感动不已。那些农家的孩子围绕在我的身边看我的画,眼睛里充满了好奇和向往,一张张单纯的笑脸在我的眼前映现,我拍一拍这一个的小脑门,再摸一摸那一个的小脸蛋,内心充盈着一种幸福感……走入大山深处,当我看到村庄里的袅袅炊烟,在暮色苍茫的远处升起,心中格外感叹这人间烟火历经世世代代延绵不绝地升腾着……我忽然间想起了大诗人艾青的名句:“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都市之美呈现给人类的文明成果处处可见,高楼脚下的公路或立交桥上的汽车与人流交织在一起,形成了川流不息的动感画面,它让人直接感受到城市的迅猛发展和社会的不断进步。诚然,这个时代的一些病态也充斥在许多的角落和人群之中,诸如城市中的高楼林立,千篇一律地互相仿效,导致了从甲城到乙、丙、丁城似曾相识的感觉。只求数量和速度,不讲质量和个性,导致了一批批被“克隆”出来的建筑垃圾遍布各地。交通的拥挤不堪,生存环境的污染和恶化,假冒伪劣商品的横行……都已令人无可奈何。思考这些问题,内心免不了有失落之感。但城市因工业文明所带来的社会进步是占据主导的,我们要吹响前进路上的冲锋号角,讴歌阳光下的城市和乡村。风雨之后,可以看到更加绚丽的彩虹。

其实,在画家的笔下,无论画什么,最后所流露出的还是画家的内心世界。“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绘画作品虽然没有文学作品那种“成教化,助人伦”的直接功效,但它在润物无声的视觉滋养感知下,可以泽润心田,让人们在有意或无意间接受美的启迪。

写生作画,不仅仅是对眼前景物的客观描绘,还应当“未成曲调先有情”。画家是多情的种子,对于物象的表现首先要有钟爱之心,才能会心于自然和画面之中,做到情景交融。对画家而言,需要用心来实践写生之旅,更需要一种提炼和升华的能力,而非走马观花,浮光掠影。潜心做事,方可宁静而致远。

综合素养高超的人可以画出时代的风范和作者的人生境界,反之,要么死守传统笔墨不放,要么对景状写全貌,罗列眼中一切景物,这种偏执一方的方法实不可取。中国画强调意象造型,注重笔墨语言的锤炼,这种审美的趋向形成了中国画的特色。时代发展至今天,借鉴西方绘画的有益元素来表现今天的生活显得尤为重要,诸如光影、构成、色彩、造型及规律等等,可交汇充实于中国画中。诚然,我们要以中国式笔墨元素为主,以西方绘画技法为辅,有机结合融汇于创作之中,最终呈现出中国气派的好作品,以无愧于这个伟大的时代。

因为艺术,我由原来的瞻前顾后、患得患失而变成现在对待人生与事业的一往无前和执著从容。

走出画室,外面的世界常新常精彩;目极八方,美在写生的路上。



【责任编辑:牛锐利】

网友评论

主办:解放军报社空军分社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转载申请 | 在线投稿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京ICP备11009437号 公安网备11009437号  法律顾问:北京荣德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12-2013 by kj.81.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刊登的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空军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