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将远去》

来源:《指间的巴丹吉林》作者:王凯编辑:欧冠豪发布时间:2015-06-05 11:29

1

周文明喊“报告”的时候,我正在连部宿舍看《空战史》。老实说,这本书比杜黑的《制空权》要有趣许多,不过今晚却看得心不在焉。我甚至还计划看一看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尽管我非常怀疑自己具备阅读这类经典的能力、心情和耐性。从前有空的时候我不大会看这类书,我想我看过最学术的书也就是《梦的解析》了,而且看了以后更加搞不懂自己的梦。自七月份从兵种院校集训回来后,除了用大量时间来学专业理论之外,我突然觉得自己应该开始看看这些著作。虽然我清楚,这些关于战争的宏大论述宛如五七高炮,集火射击时能打下战斗机甚至巡航导弹,却解决不了那些困扰着我而且并不比蚊子更大的问题。

周文明把手里那个透明的薄塑料袋放在我桌上,然后立正站在一边。我看到塑料袋内壁布满了白色的水汽。每个周五和周六晚上,周文明都会把两个晚餐剩下的馒头切成片,油炸后给我送来当夜餐。包括他在内的全连所有人都知道,周末这两天我会睡得很晚。我将会看书、看碟,或者打1.0c版的《帝国时代Ⅱ》(不过集训回来就再没打过),而且要吃周文明炸的馒头片。睡得晚是有理由的。根据《内务条令》第一百二十七条之规定,休息日和节假日可以推迟三十分钟起床。吃炸馒头片就没什么理由了。如果一定要找个理由的话,那这个理由就是:我是连长。

饭堂门锁好没?我放下手里的书问。

锁好了。

大棚草帘子放没?

放了。周文明说,猪圈我也检查了。猪都够,都睡了。

妈的,还是猪过得比较无忧无虑,周文明你说呢?我开了句玩笑,可惜周文明很认真地回答说是,搞得我索然无味。周文明不是个适合开玩笑的兵。有些兵知道你什么时候是在开玩笑什么时候是认真的,但周文明不知道。

睡了就好。我只好说,你也睡去吧。

连长要没其他事,我就回去了。

去吧。

周文明刚走到门口,我又把他叫住了。

周文明,今天几号?

十一月七号。周文明有点纳闷地看着我,应该是七号吧。

今天什么日子你知道不?

周文明被我问住了。他两手抓着迷彩服的下摆,看上去正在努力思考。努力了半天以后他摇摇头,连长,我不知道。

想不出来就算了。我说。我本想提一下张安定,最后还是忍住了。因为我认识的张安定和他认识的张安定虽然都是张安定,可事实上又并非同一个张安定。

你的腰怎么样了?

好多了,早上起来疼得不那么厉害了。

行。我说,马上熄灯了,回去睡吧。明天把你的迷彩服洗洗,你看看你的肩章,都黑得跟海军一样了。

海军咋了连长。海军为啥黑。

我是说,我无奈地叹口气,咱们的肩章是蓝的,陆军的肩章是绿的,海军的肩章是黑的。你的肩章都脏成黑的了,所以像海军。这次听懂了吧?

是。周文明看上去并没觉得这有什么好笑,敬个礼走了。

周文明走后,我盯着面前的油炸馒头片发了一会儿呆。如果按每周四个馒头算的话,这几年,除了一日三餐,我额外吃掉的馒头至少有六百多个,足够全营一顿晚饭吃的了。馒头片上没有署名没有条码也没有防伪标识,但我一闻就知道是不是出自周文明之手。每个馒头他一般切成五片,用植物油炸,不加任何修饰。刚到三连当连长的时候,炊事班的几个兵都曾给我炸过馒头片。我记得冯维给每片馒头都裹上鸡蛋,蛋汁把馒头片浸得绵软,既豪华又难吃。刘清总是把馒头片炸得焦黑,要么是觉得多炸一会儿才能表现他对我的爱戴,要么就是想让我多吃些致癌物不得好死。只有周文明炸的馒头片不焦不煳不软不硬不咸不淡,低调却可口。这对我而言是个意外。在我印象里,几乎所有牵涉技术性的问题上,他都很难做到位。从队列训练到驾驶训练,从揉馒头到炒大锅菜,没有一件事他能真正过关。即便是照料蔬菜大棚这样技术含量偏低的工作,他也会整出岔子。二月二十六号,也就是我外出集训的前一天晚上,他给蔬菜大棚放草帘子时一脚踩空从墙头上掉下来摔伤了腰椎,害得我在医院里待了一宿,差点误了火车。

周文明的馒头片色泽金黄,表面上有几颗尚未融化的食盐颗粒,还有我熟悉并且含蓄的香味。这种香味有别于麦当劳或者必胜客,充满了中国特色和古典主义情怀。做馒头的面粉来自军粮供应站,揉馒头的手属于炊事班长冯维或者炊事员刘清,周文明的馒头片是基于好馒头的存在而存在的,他是在好馒头存在的基础上进行的再创造。自从把周文明接到部队,我也一直试图对他进行再创造,就好比当年张安定对我们再创造一样。我还是下士文书的时候张安定就告诉我,只要肯用情用心用脑,什么样的兵都能带出来。然而问题在于,假设我们每人都相当于一个馒头,那么周文明本身并不能算是个优秀的馒头。他也许只是一个发酸或者碱大了的馒头。我再怎么折腾也无法使他变得松软可口。

我还想再看一会儿书,但看不进去了。我拿起手电,先去阵地上查哨,回来又接着查铺。回到宿舍,我决定看张影碟放松一下。《无主之地》。片子里那个倒霉的家伙四仰八叉地躺在我的电脑屏幕上,身下压着一枚阴险毒辣的弹射地雷。他只要一起身,地雷就会从地上弹起来把他炸到另外一个世界去。他指望有人来拯救他。遗憾的是未来战士、印第安纳琼斯和警探哈里都未曾出现。等我吃光了所有的馒头片,他仍然绝望地躺在那里。电影结束的时候,我坐在电脑面前思考了许久主人公的命运。直到我说服自己这不过是部电影,然后才去睡觉。躺在床上我仍在想电影里那个倒霉的家伙,以及如果那人是我的话我会想些什么等等。我觉得自己真是个标准的影迷。



【责任编辑:牛锐利】

网友评论

主办:解放军报社空军分社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转载申请 | 在线投稿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京ICP备11009437号 公安网备11009437号  法律顾问:北京荣德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12-2013 by kj.81.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刊登的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空军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