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在凌晨打响

来源:《中国空军》作者:口述 庄业国 整理 朱名文 伍双林编辑:高立英发布时间:2015-06-05 17:04


【手记】

那年5月,大漠依旧寒气逼人,部队刚从驻地数千公里铁路输送至西北那天,就碰上了一场大雪,为期一个月的驻训在风雪中拉开了序幕。

子夜,北风呼啸,为了防止帐篷被风刮跑,我们将生活保障车辆首尾相接,在宿营区外围构筑了防风墙,但似乎仍阻止不了狂风想要撕碎帐篷的“野心”,睡在帐篷里都能听到呼呼的风声和帐篷被风吹得哗哗的响声。多年的野外驻训,全营官兵早已习惯了风的呐喊。

凌晨2时许,我查完夜,想着赶紧回帐篷里暖和暖和,不禁加快了脚步。回到帐篷,刚刚躺下,值班参谋便打开了帐篷门帘,我下意识觉得今晚肯定有事。

果然,值班参谋报告,接到任务命令,“阵地已暴露,迅速撤收兵器,转移阵地,紧急机动至某地域担负作战任务。”我迅速翻身下床,边穿衣服边叫值班参谋赶紧集合指挥班子和各连主官。虽然心里清楚可能会出现类似任务,但在这么恶劣的天气下组织部队行动,心里多少还是没底。

走出帐篷我直奔指挥所,听了值班参谋报告的具体情况,和赶来的指挥班子成员及各连主官简要分析了“敌”情,快速部署了作战任务,大家按照紧急机动预案迅速行动起来了。

凌厉的警报穿透漫卷的狂风,在野外营区迅速传开,官兵们在星星点点的夜训灯中,开始收背囊,拆帐篷,撤收兵器,装载物资,行军编队狂风中,看着全营官兵井然有序地忙碌,我心里踏实了许多。

不多久,全营完成机动准备,按照上级指挥所要求,全营采取灯火管制,迅速向目标地域急进,我在车队首车上通过对讲机用暗语了解部队机动情况,从对讲机传过来的一串串口令和回令中,我的思路逐渐清晰起来。

4时45分,全营到达预定阵地,按照预案,各连迅速占领阵地,架设兵器,进行战斗准备。很快,目标指示雷达阵地,天线旋转,开始搜索远方空情;发射阵地,导弹上架同步,整个阵地弥漫着战前特有的紧张气氛。坐在指挥控制车营长席,看着熟悉的各类参数,我的心也渐渐平静了下来。

6时许,远方空情显示发现“敌机”临近。听到“目标批号”,我迅速令部队一等,随着警报拉响,指挥方舱内的气氛变得更加紧张,全体战勤人员飞速运转。

“敌机”好像预感到危险,突然调整干扰方式和频率,听到参谋报告“发现某型干扰,强度×,目标暂消。”我下意识命令“采取某抗干扰措施。”很快目标又出现在屏幕上。随后,目标开始进行蛇形机动,企图摆脱跟踪,在战勤人员协同努力下,目标被死死咬住了。稳定跟踪进入我营杀伤区后,我果断下令“发射!”发射军官迅速按下发射按钮,接下来便是一串熟悉的口令,当听到“目标被消灭”的口令后,车内的气氛瞬间缓和了下来,我心里也松了一口气。虽然不是第一次发射实弹,类似实战的训练也练了无数遍,但当真正地发射导弹,不到击落目标那一刻,心永远悬在半空。

然而,我还没来得及下达“继续监视空情”的命令,话筒里再次传来新的空情,“方位××”“高度××”目标高度低于兵器杀伤区设计极限,听到目标信息后,指挥控制方舱内,空气似乎凝固了,那一刻我才知道,真正的考验来临了。

时间追溯到一个月前,那时部队刚从驻地千里机动至西北大漠

当接到由我营打“突破边界课题”的任务后,起初我是很兴奋的,但随着考虑问题的增多,觉得这并不简单。将任务传达至全营官兵后,“突破边界课题”也成了那几天全营热议的话题。有顾虑的官兵很多,特别是一些营里的老士官,确实,他们的顾虑并不是没有道理,突破兵器设计的低空理论极限值,就连当时工厂设计兵器时也没有打过,难度可想而知,面临的风险也将是成倍增加。我们部队换装以来,我们实弹打靶可是全中,一旦我营在这次任务中失手,将影响到全体官兵多年的努力,以后如何面对其他营的兄弟

“未来战场上我们无法选择敌人,宁可不要一般条件下的命中率,也要提升复杂条件下的实战能力。为了验证部队和兵器在极限条件下应有的作战能力,你们尽管打,一切后果由我们来担。”当部队长聂笋亲自给全营官兵作动员后,全营官兵犹如注入了一针强心剂,充满信心的口号响彻营区。

为了更好地研究课题,高级工程师孙增宽也专门安排到我营,全程与战勤班子一起研究。看到部队长的鼓励,孙高工的支持和全营官兵的信心,我也放下顾虑,带着大家一块大干起来。

一个月的基地深化训练,部队频繁机动,在带有战术背景的实弹战术演习中,共完成了5类目标,4个课目的战术分、合演练,锤炼了部队“撤、走、进、驻、藏、打”的能力,同时在孙高工及保障部工程师的帮助下,采取建模仿真推演,电子模拟抗击和实兵检飞等方法,论证了课题的可行性。部队长也积极与上级、基地沟通协调,消除疑虑。在近似实战的训练中,全营官兵“着眼实战、从严从难”的练兵思想也牢固树立了起来。

如今真正的实战开始了,大家瞪大眼睛,紧盯着显示器上的目标,紧张地求测目标射击诸元。

因为是实验性课题,孙高工也被允许上到指挥控制方舱,有高工在,我和车上的战勤人员心里更有了底。在大家紧张地测算后,孙高工觉得可以打,我攥了攥满是汗的拳头,迅速将射击决心上报上级指挥所。“同意!”指挥员坚定地回复,指挥方舱内的空气再次凝固起来,大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发射!”我顿时感觉太阳穴怦怦直跳。所有人再次紧紧盯着屏幕,观察着每一个参数的变化,直到模拟信号与目标遭遇,方舱内仍是一片寂静。突然,一阵欢呼声从车外传来,“目标消灭”的口令才坚定地报出来。事后才知道,导弹打了个“空中开花”,在车外的官兵亲眼见证了“敌机”变成了一个明亮的火球。

“中了!”“中了!”

欢呼声在大漠深处响起。当被官兵们拥下车,被大家抛起的那一刻,我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心里的兴奋无以言表。在旭日的光辉中,我也看见,战后的大家,笑脸显得那么灿烂。



【责任编辑:牛锐利】

网友评论

主办:解放军报社空军分社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转载申请 | 在线投稿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京ICP备11009437号 公安网备11009437号  法律顾问:北京荣德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12-2013 by kj.81.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刊登的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空军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