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飞镖”王长银

来源:《中国空军》作者:高 敏编辑:高立英发布时间:2015-06-09 10:50


赵永固 摄

王长银觉得,打仗是跟别的国家过招,大一点的气魄和高一点的眼光是非常重要的,总之,眼里没有强敌,就没有进步。

2014年6月,西北大漠的温度还在零度左右徘徊,某军用机场却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

南空航空兵某部飞行员王长银和后舱杨庚旗经过长途转场飞行着陆后不久,正在紧张地演练。他们丝毫没有被无数军旅诗人描写的大漠美景所吸引,两个人紧张有序、快速校对着数据和动作。

他们要在这里参加空军组织的突防突击竞赛考核。

空军飞行员无不把两个荣誉看作至高无上。一个是代表了对抗空战最高水准的“金头盔”,另一个就是对地突防突击的最高奖项——“金飞镖”,全空军所有的对地突击高手都会在这个“战场”狭路相逢。谁能够笑傲群雄,不日即见分晓。

王长银这次是第二次参加竞赛。上一次,他拿了第二名,对这个结果他没有耿耿于怀,按照他自己的讲法:山外有山,技不如人当自省。

经过4年的秣马厉兵,在对地突防突击课目上,王长银下足了功夫。从隐蔽出航开始,研究“敌”雷达性能、薄弱点,从地形地貌、超低空气象上设置最有利的突防航行诸元,根据竞赛考核的目标设置,尤其在实弹攻击阶段,从进入攻击区域开始,按照每几秒做一个单元,每一个单元的内容都反复推敲、空中验证。

当看到他那一张张写满了密密麻麻小字的单元规划,许多人很难相信,在短短的几秒钟里,人还可以做这么多的事。

参考部队刚刚到达,有关部门就下达了任务,翌日考核开始。这是一次实战的预演,这更是一次巨大的挑战,时间不等人,王长银根据当时的战场环境进行细致的分析,和战友经过探讨和激烈的讨论,定下攻击方案。

考核当日。在突防的前段,王长银利用沙漠里高大沙丘做掩护,在险峻沙丘之间的鞍部、在平缓沙丘的脊部穿梭。虽然气流颠簸很厉害,但长久以来打下的牢固的驾驶技术根底发挥了作用,他和战机仿佛合为一体,犹如鱼翔于海。而显示“敌”雷达辐射信号的全向告警器也十分安静,这说明这段超低空的航线选择是正确的,“敌人”没有发现这架悄悄接近的偷袭者。

航线的后半段是戈壁滩,由于硬戈壁坦荡如砥,一马平川,根本没有任何遮挡,这就要求飞行员飞行的高度更低,速度更大,再加上机动动作,还要根据告警器的告警显示施放对应、有效的有源和无源干扰。

饶是准备得十分充分,在突击时,还是遇到了意想不到的情况:沙漠里冲出去就是硬戈壁,地形界限十分明显,由于沙漠地区的气象复杂多变,尤其是风。风切变总是难以预测的出现。刚出沙漠的一瞬间,他们遇到了强烈的上升气流,如果增加高度,则意味着安全性增加,可是被“敌”地空导弹发现的概率也就大大增加了。

下降高度?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飞过这股上升气流——电传操纵系统的飞机,驾驶杆的最大位移量即使是在着陆时,也仅仅只有3厘米-4厘米——这么低的高度,这么大的速度,驾驶杆略微的迟疑和抖动都是致命的。

全向告警器发出遭受雷达辐射的信号。电光石火的瞬间,几乎是在变化发生的同时,王长银就做出了决断。他冷静迅速地通报后舱杨庚旗:“按照预定诸元!”同时稳稳地稳住驾驶杆,把刚刚飘起来的十几米高度压了下去,继续“贴”着地面向前疾驶。

两旁偶尔一晃而过、干枯的胡杨树干几乎是伸手就能触到,广袤的大地仿佛是向着飞机扑面而来。

终于接近了目标。王长银猛地一拉驾驶杆,机翼撕裂空气的呼啸还未停息,他又一个鹞子翻身,倒扣着把飞机拉向地面。翻转!搜寻目标!地面上零星散落着几个黑点——黑色的颜色不是目标,那是干扰视线的骆驼刺。目标是经过伪装的,但王长银通过影子找到目标,向后舱下达了瞄准指令。

杨庚旗迅速将目标锁定,王长银向左一个小修正,稳稳地用“+”形瞄准标记压在靶标上。

可是靶标太小了,瞄准标记都比靶标大出很多——要想提高命中率就必须要压缩发射距离——这个时候的时间仿佛是凝固了一样,在发射条件即将消失之前,王长银果断扣压扳机——发射!

导弹刚一离梁便冲着靶标呼啸而去,王长银随即一个大大的反坡度斜着把飞机拉回到超低空。

整个动作衔接连贯,一气呵成,犹如书法家写狂草,稳时磐石杵地,酣处痛快淋漓。

又一次的长距离超低空机动后,王长银机组顺利地退出战斗。



【责任编辑:牛锐利】

网友评论

主办:解放军报社空军分社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转载申请 | 在线投稿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京ICP备11009437号 公安网备11009437号  法律顾问:北京荣德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12-2013 by kj.81.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刊登的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空军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