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忠诚绘就最闪亮的飞行轨迹

来源:中国空军网 作者:任春玉 发布时间:2015-06-18 08:28:28 编辑:欧冠豪
您已浏览完所有图片
开国元勋方子翼。
1946年9月1日,“八路军总部航空队”(原“新疆航空队”)全体人员与在新疆监狱中党的领导人马明方、张子意、方志纯等于延安合影。(后排右二为方子翼,图片扫描于方子翼回忆录《雪山•草地•蓝天》插图)
方子翼飞行装照片。他苦练精飞,是第一位驾机飞上蓝天的红军飞行员。
1949年11月,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驱逐航空学校任校长,与苏联顾问杜洛夫研究工作。(图片扫描于方子翼回忆录《雪山•草地•蓝天》插图)
1950年6月,空军第三驱逐航校机械速成班学员毕业考试。左第3人为校长方子翼。中间4人为苏联教官。(图片扫描于方子翼回忆录《雪山•草地•蓝天》插图)
 1950年11月30日,空军第4歼击师首任领导人在辽阳合影。(图片扫描于方子翼回忆录《雪山•草地•蓝天》插图)
1950年12月2日,朱德总司令在空4师赴朝参战前讲话。(图片扫描于方子翼回忆录《雪山•草地•蓝天》插图)
1951年,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第四歼击师召开庆功大会,方子翼师长做总结报告。(图片扫描于方子翼回忆录《雪山•草地•蓝天》插图)
艰难困苦,他始终丹心向党,岁月更迭,他唯守忠诚一生。
方子翼一生恪守“仰不愧天,俯不怍人”信仰。
方子翼书法。
离休后,方子翼依然心系国防,被驻地聘为国防教育辅导员。
方子翼积极发挥余热,参加《中国航空史》第二版编审会议。
汶川大地震后,方子翼积极交纳“特殊党费”。
方子翼和老战友们参加抗战胜利60周年歌咏大会。

用忠诚绘就最闪亮的飞行轨迹

——追忆开国少将、原空军学院顾问方子翼

他4过雪山草地,14岁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苦练精飞,是第一位驾机飞上蓝天的红军飞行员;他办航校建部队,刘亚楼夸他是难得的蓝天将才;他舞剑苍穹,所带部队获得毛主席嘉勉;他清廉寡欲,一生恪守“仰不愧天,俯不怍人”信仰……他叫方子翼,开国少将、原空军学院顾问。艰难困苦,他始终丹心向党,岁月更迭,他唯守忠诚一生。

结缘飞行,竟因陈云对他“发脾气”

红军准备组建第一支航空队时,方子翼有幸成为遴选的20名航空学员对象之一。然而他却向组织提出“不想学飞行”,原因是“自己文化低,知识贫乏,怕学不好,完不成任务,耽误党的大事”。

陈云得知这一消息后,发了脾气:“作为一个青年科长、政工人员,不带头做模范服从组织,反而带头不服从分配,这是无组织无纪律的行为。什么误事不误事,这是误大事;什么文化低不低,你方科长读过5年私塾,文化是最高的,我不但不准你再说不干,而且还要你亲自动员说服那些不干的人听从组织分配,否则考虑你的处分!”

看到中央代表都发脾气了,方子翼感到有些惭愧,他反思自己:既然党组织决定让自己学习航空技术,那就必须服从,要克服一切困难,努力攻关。不能因文化低的阻力就退缩,要更加坚强起来。自己随部队经过数年的枪林弹雨,千山万水,汹涌澎湃的黄河,四过雪山草地,在巍峨的祁连山和旷野的青海大草原里40天断粮都闯过来了,一个“飞行技术”就把自己挡住了吗?不能,绝对不能,要抬起头来,勇于面对。别人能学会,自己也一定能学会,而且还要学精。想通了这些,方子翼迅速转变思想,加入到飞行班学习飞行。

方子翼生来有股子倔脾气,他认准的事,就一定要做到最好。文化程度低,就买来书籍自己先学一步,把压力变成动力;时间紧,就早起晚睡挤时间,加班加点,刻苦钻研;训练少,就珍惜每一个起落、每一次飞行机会,苦练精飞……他甚至还将自己的名字改为“方雁锋”,立志将来成为飞行员的“领头雁”,以此激励自己。

就这样,经过艰辛的航空理论学习、前紧后松的初教飞行训练、大起大落的中教飞行训练、高度紧张的高教飞行训练,方子翼也由一名地面政工干部,成长为一名搏击长空的蓝天雄鹰,从此与飞行结下了不解之缘。

坎坷飞行路,而赤胆忠诚从未改变

学会了飞行,然而方子翼的飞天之路却充满了坎坷。因新疆督办盛世才投向国民党,1942年5月,他和战友们被赶出了新疆航空队,并被捕入狱,从此开始了四年的囹圄斗争。在狱中,方子翼和战友们从未间断过抗争。

为了保证航空队被调出去后不至于松散,狱中党组织特别为航空队准备了一个“预备支部”,方子翼被选为支部书记,带领大家坚定信仰,坚持抗争不屈服。与此同时,他们也不忘复习航空理论,憧憬着早日进入十月革命的故乡进行深造,提高飞行技术,在条件允许时驾着飞机回国,参加抗日斗争。

就这样,在极端艰苦的环境里,不论是刑讯诱供,还是百般刁难,方子翼和战友们始终坚定着至死不变的信仰,百折不挠的钢铁意志,不为敌人的严刑拷打、威胁利诱所屈服和动摇。他们许下誓言,要永远为党的革命事业不懈斗争,甘愿流尽最后一滴血。后来,经过党的多方营救,他们才获得无条件集体释放,最终胜利返回延安,受到毛主席、朱总司令的亲自欢迎。

1946年8月29日,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在王家坪召开会议,宣布成立“八路军总部航空队”。朱总司令介绍了成立航空队的必要性及如何进行恢复性训练后,任命方子翼担任“八路军总部航空队”的队长,严镇担任政治指导员,航空队的下属组织和干部,由航空队领导自行确定安排。会后,朱总司令在八路军总司令部设宴,庆贺“八路军总部航空队”成立,如此,方子翼又重新回到了飞行队伍。

方子翼热爱飞行的程度可以用“痴迷”来形容,为全面掌握和提高飞行技术,他曾两辞大队政委职务。1947年10月下旬,恢复战斗机飞行训练后,组织上任命他为第一飞行大队政委。在他看来,练精飞行技术是第一要务。由于当时航校的飞行技术还全部掌握在外国人和非共产党人的手里,真正共产党人还无一人全面掌握航校的飞机。航空技术受制于人,方子翼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想突破这个状态,把飞行技术从外人手上夺回来。为此,他向组织请辞大队政委职务,航校吴政委听了方子翼的想法后,表示可以理解,将他安排到飞行科长的岗位上。如此一来,他不仅把航校的6种飞机全部飞了起来,还兼着飞行主任教员,教了一大批飞行学员,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1948年冬,因飞行一大队政委离任,航校再一次任命方子翼为大队政委,这一次他服从命令到任。然而任职不久,随着航校飞机种类的增多,方子翼心里又起了波动,于是又连续写报告希望辞去政委职务,表达自己真心实意想集中精力把航校的飞机全部飞起来的想法。航校副政委薛少卿了解后,对他说:“没见过你这样的‘技术迷’,那好,你就在一大队当教育主任吧。”回到自己梦寐以求的飞行岗位,方子翼就上午带学员,下午进行美式飞机换改装训练,很快就全面掌握了航校的飞行技术,成就了飞天“全能手”的梦想。

振翅飞行,刘亚楼心中难得的蓝天将才

在方子翼的飞行生涯中有一个人不得不提,那就是空军第一任司令员刘亚楼。在刘司令员心中,方子翼是一位难得的蓝天将才,曾多次把开拓性及复杂性的棘手任务交他完成,并亲自面授机宜。

在东北航校恢复飞行技术时,有航校领导认为方子翼他们“年龄大、文化低,四年牢狱把所学的飞行技术全忘光了”,不准备安排他们恢复飞行训练。然而时任东总参谋长的刘亚楼却认为,八路军总部航空队的飞行员,是经过长征、战争、监狱考验的红军干部,年龄不大,文化不低,并且是中央军委和八路军总部专门派来航校恢复技术,准备必要时驾机作战,航校应当首先安排他们恢复飞行训练。正因为有了刘亚楼的支持,让方子翼和他的战友们才实现了日思夜盼重上蓝天的梦想。

1949年初,方子翼从当时的《嫩江日报》上看到中共中央政治局1949年1月8日发表的《目前形势及党在1949年的任务》的决议中指出:“……1949年及1950年应该组建一支能够使用的空军……”他的心情十分激动,兴奋了将近一周。更让他没想的是,不久后,组织让他到济南筹建第3驱逐航校并担任校长。

1949年11月5日晚上,刘亚楼司令员与他谈话,不仅从办航校的总体情况、建校方针、教学质量等五个方面具体问题进行了详细说明,还对他个人提出了六点要求:要勤劳,不要懒惰;要细致,不要粗糙;要严格,不要松懈;要灵活,不要呆板;要民主,不要专断;要谦虚,不要骄傲。每一个问题都讲得全面深刻,既交工作又教方法,既严肃认真又细致入微。这次谈话,足足谈了两个多小时,令方子翼既感动又振奋。有了刘司令员手把手的帮教,方子翼也甘当“事务主义者”,选营区、接物资、接人员……事无巨细亲力亲为。上至研究航校建设的大政方针,下至讨论购置各种教学器具。繁重的工作,让他几乎无一秒钟闲暇,无一次按时吃饭睡觉,虽然饥疲至极,但为了热爱的飞行,却始终精神百倍,浑身是劲。从选址筹建到如期开学,仅仅用25天时间就建起了一所航空学校,这在世界航空史上是空前的,也是绝无仅有的。

在创建5航校任务完成后,刘司令员又在一年内先后将组建空11团、筹建第三驱逐旅、组建空四师等重要任务交给方子翼。每次任务前,刘司令员都会向方子翼面授机宜,可见在刘司令员心中对方子翼是多么信任。而方子翼也没有辜负刘司令员的信任,将每个任务都圆满完成,展现了他过人的才华。

砺剑飞行,朝鲜战场建奇功获毛主席嘉勉

1950年11月7日,刘亚楼司令员视察空四师改编和战备情况。在听了方子翼和时任政委李世安的汇报后,正式向他们面谕了空四师准备赴朝参战的任务。这是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方子翼随即对全师进行动员,号召全体官兵集中全力加强技术训练,做好战斗准备,随时听领出动,争取首战胜利!

11月8日,刘司令员安排方子翼到安东前方指挥所学习指挥空军作战。他十分珍惜“空战现场”的学习机会,迅速掌握了空战工作和指挥程序及方法。入朝作战命令正式下达后,按照工作分工,方子翼去安东领导实战锻炼。由于部队刚刚组建不到两个月,飞行员的技术水平、部队的战术水平基本都在“零位”。在任务紧急的情况下,方子翼带领部队采取“边打边建”、“边打边训”、“以战代训”的方式,虚心向友军学习,勇敢与强敌交战,积累经验,提高自己。在他的指挥下,担负第一批实战锻炼任务的28大队,10天之内单独打三仗,击落击伤敌机3架。1951年1月21日,大队长李汉首歼敌机,中国空军作战首战告捷,既实现了“坚决打好第一仗”的誓言,又实现了刘司令员提出的“揭开空战之迷”,还完成了刘司令关于建设空军“过第三关”的任务。

空四师在抗美援朝空战实践中,不仅打破了美国空军不可战胜的神话,而且也证明了“在实战中锻炼,在战斗中成长”的方针十分正确。在接下来的空战中,部队越战越勇,捷报频传。毛主席在看了空军呈报的空四师战报后,欣然命笔嘉勉:“空四师奋勇作战,甚好甚慰!”毛主席的嘉勉,极大地鼓舞了部队战斗意志。

在抗美援朝期间,空四师参战部队战斗出动4200架次,空战920架次,共击落击伤美机88架,涌现出了众多英模人物,也因此获得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第一师”的殊荣。

方老的夫人赵岩阿姨曾说过,“方子翼一生痴迷飞行事业。他从1938年21岁月开始学飞行,到1984年67岁离休,为国家的航空事业和空军建设奋斗了近50个春秋;即使离休之后,也依然牵挂着航空事业和空军建设。每当在新闻媒体上看到我国航空工业有了新发展时,总是兴奋不已,期盼着中国空军能够越来越强大。”

方老离休后,积极发挥自身余热,被聘为驻地国防教育基地的国防教育辅导员,经常为部队、学校作革命传统教育报告。更令人敬佩的是,他克服手头无资料、身边无助手、严重的视力障碍等困难,几乎全凭大脑惊人的记忆和一只视力仅有0.3的右眼,历经8年艰难写作,硬是一笔一划、一字一句地将他的经历写成文字,出版了27万字的回忆录《雪山•草地•蓝天》,用纯朴的语言让人们知道人民军队是怎么来的,人民空军是怎么来的,今天的幸福是怎么来的……为后来人留下了珍贵的史料,让红色基因得以薪火相传。

如今,战场的硝烟已远离我们,方老也怀着未竟的心愿离开了我们。他用飞行表达自己对党的无限忠诚,他用飞行表达内心对国家的热爱,也用飞行成就了他精彩、亮丽的人生。(任春玉)

主办:解放军报社空军分社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转载申请 | 在线投稿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京ICP备11009437号 公安网备11009437号  法律顾问:北京荣德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12-2013 by kj.81.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刊登的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空军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