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半个世纪的梦

来源:中国空军网作者:尹武编辑:欧冠豪发布时间:2015-06-19 08:22

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梦境,还原的是小时候的场景。

夏夜,后院的槐树下。三个小家伙,摇着扇子,坐在矮矮的板凳上,听父亲滔滔不绝地讲军营故事。

父亲,并不健谈。但聊起部队,他话匣子就打开了。他的故事里,有火热峥嵘的军旅青春,有奔赴战场的豪迈激扬,还有两代人未能如愿的遗憾。


我和父亲的军装照。

那年,父亲带着老家的一抔土,到西藏当兵。同批兵里,他第一个当了班长,参加集团军比武他4夺单项第一。那场战斗,团长第一个点了他的将,让他加入尖刀突击队。然而,当部队奔袭着向交战区开进时,却得到上级任务取消的命令……

爷爷当兵时,抗美援朝作战没有抽调他所在的部队。错失那场举世瞩目的战场,成了老爷子的心病。没想到,老天也和父亲开了个玩笑,让他在与战场近在咫尺时怆然错失。

父亲心里,从军报国未经战争考验只会显得苍白无力。他的遗憾,还有些许对奶奶的“怨怼”。面临提干和退伍两难抉择,奶奶的决定让他无奈回家。

爷爷过世早,我的记忆里只有一张发黄的军装照,依稀可见他刚毅的面庞,算是老人家留给我们三兄弟唯一的直观记忆。

父亲讲过,爷爷1950年入伍,也曾是戍守西藏边陲享誉铁军的训练标兵,是集团军公认的“兵王”。但在一次训练中,爷爷光荣负伤、落下病根。

父亲服役期间,母亲怀着我不过五个月,刚刚知天命年纪的爷爷就早早过世,留下父亲和他的八个弟弟妹妹。前车之鉴,奶奶不让叔叔们再当兵,更不让父亲留队。那时候,一家人没个顶梁柱,生活过得异常艰辛,父亲作为家中老大,只能无奈地脱下了他最珍爱的军装。


我和渐渐老去的父母亲。

我不知道,父亲离开西藏时,有没有带回一片云彩,但我知道,他始终铭记着爷爷“男子汉,当在沙场建功业”的谆谆教诲,他的心里始终有一个永不褪色的军旅梦。所以,父亲最喜欢穿的,永远是我给他买的那两身旧军装;最喜欢听的,永远是军歌嘹亮与军旅点滴。

我是那场边境战争打响那天出生的。缘于此,从小父亲就把我当成“小兵”。父亲虽然只在村里当生产队长,却总能把工作张罗得像行军打仗般井井有条。后来,我和兄长们想把父亲接出来颐养天年,可他总也辞不去职。

那年高考来临,一张小小的志愿表摆在我面前。许是天意,许是为一解父亲憾别军旅的心结,那一刻,我对硝烟弥漫的战场充满渴望;那一刻,我对激情澎湃的军营充满向往;那一刻,我对“好男儿,当兵去”的诤诤誓言充满了敬畏与神圣;那一刻,我做出了一生中最重要的选择——选择中国空军,投身蓝色方阵。

戎马倥偬处,凭澜观潮生。毕业分配,带着对一线部队的美好憧憬和岗位建功的迫切向往,更带着“三代同驻藏、接力戍边关”的美好心愿,我用一纸“请求入藏”的血书向组织申请。然而,事与愿违,我被分配到与家乡远隔八千里外的塞北江南。


我与妻子和父母的合影。

初到边关,理想与现实的巨大反差、工作与生活的陌生环境,一度让我徘徊迷茫。但,组织的关怀给我指引方向,官兵的关爱为我点亮灯塔,追梦的激情让我信心百倍。

我的军旅人生,伴着时代强军的号角,奋勇前行。铿锵从军十七载,志在疆场戍边关,投身军旅,更深爱这份职业。从军的懵懂仿佛还是昨日,我却已相继在塞北边陲几经辗转,在相隔上千公里的两省三市、四个团级以上单位摔打磨砺。激情飞扬的岁月难以放慢追寻梦想的脚步,从军后的归家省亲之旅始终停留在寂廖的个位数。

去年,母亲的一个电话让我后背发凉:父亲有两次在床边坐着说话,突然就掉到地上。我的梦之源在父亲那里,那时心中就一个念头,我得回家看看父亲。当阔别已久的假期悄然而来,我和妻子一道踏上了省亲归途。

回到承载了几多儿时梦想的故居,父亲已是满头银发,但他的笑声依旧爽朗,步伐依旧矫健。架不住我和妻子的极力劝说,几乎不怎么上医院的父亲破天荒地同意到成都华西医院去做全面体检。

所幸,父亲身体尚好,只是中度贫血。医院专家都忍不住说:六十几岁的老人家,有他这样身体的还真不多。父亲骄傲地说:“我当过兵,这可是国防身体。”

与父亲聊天的话题,离不开军人、军队。当讲到当下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抹黑革命先烈时,父亲皱起眉头显得有些激动,他反复告诫我:“幺儿,有些战场,不一定有炮火,打击谣言也是战斗。你是部队的政工干部,你更要在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斗中好好表现。”当听我说起中国空军参与汶川救灾、利比亚撤侨等一件件展示大国军队形象的事例时,父亲紧皱的眉头才渐渐舒展开来。


参加集体学习。


给共建小学讲部队史。

自古忠孝两难全,更思卫国保平安。休假时间结束了,纵有千般不舍,更知军令如山,我只好与父母依依惜别。这次,也许只为多和我聊会儿天,倔强的父亲硬是走路陪我重走那条求学12年,曾经用布鞋丈量过无数次的曲折山路,一直把我们送上汽车。身上,依旧是那身天蓝色的旧军装;脸上,始终是阳光灿烂的笑容。

汽车缓缓驶离的那刻,我的眼角似有温润的秋雨划过。我明白,父亲一直在用他无声的行动告诫我:记得祖孙三代薪火延续的心灵之约。

行文至此,我又忍不住给父亲打了个电话。“家里都挺好的,别挂念我和你妈,在部队好好干……”

泪眼朦胧处,我仿佛又看见女儿那稚嫩的面庞,画面定格在一家人同看《勇者的天空》宣传片的情形,耳畔依稀回响起女儿银铃般的笑声:“爸爸,太爷爷和爷爷当兵的时候,是不是也这么帅呀,长大了我也要去当兵……”

心酸之后,我又整理行囊、铿锵启航。

我知道,我身上承载的是几代人跨越半个世纪的梦……



【责任编辑:牛锐利】

网友评论

主办:解放军报社空军分社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转载申请 | 在线投稿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京ICP备11009437号 公安网备11009437号  法律顾问:北京荣德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12-2013 by kj.81.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刊登的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空军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