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的话我们浅浅地说,长长的路我们慢慢地走
(外一篇)

来源:中国空军网作者:李新萍编辑:欧冠豪发布时间:2015-10-15 11:23


今年的国庆节那天,他们成为民政局第一对被祝福的新人。

深深的话我们浅浅地说,长长的路我们慢慢走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秋似乎不知道她在人们心中萧索悲戚的形象,年复一年地来到人间,孤独地唱着不知名的歌。可我依然独爱这秋。不是因为沉醉于“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美景,也不是因为怀念“迢迢新秋夕,亭亭月将圆”的美好。只因为淡定而宁静的秋天,更容易使人隐隐怀念,秋风瑟瑟洒上手臂,身旁的金毛猎犬舒适地酣睡着。

此时的我随这秋意也回到了那时光——满怀着憧憬和新奇,我们迈入了中学时光。报到那天,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迎面走来一个瘦瘦长长的男孩儿,背着一个斜肩背的书包,那脚尖一颠儿一颠儿地从我身边经过。感觉那时的小男生似乎都不会好好走路一般,至今还记得那时他的模样。这便是我们初次相识的情景,那年我们13岁。


李士杰训练时照片。

讲台上,班主任面无表情地公布考试名次。每每听到老师念起年级第一名,似乎是固定般念出那个名字。虽不知这第一的面孔属于谁,但“李士杰”三个字已深刻印在了脑子里。然而这个无论是运动会、文化课或是一些课外活动总是第一名的男生,却从那时起便注定了要为我这个调皮女生“效力”的命运。

“我自行车丢了,带我回家吧!”我并不是在讨救般地扑通一下跳坐了上去。不知为何,和同学锁在一起的自行车,我的在短短两个月里丢了三辆,她的却像被钢筋混凝土固定似地“屹立不倒”。现在想起,依然不自觉地开怀大笑,却又想把这一切归咎为“缘分”。

“哈哈哈,你们太慢啦,来呀,快点儿,哎呦!哈哈哈……”他半直立着站在脚踏上,身体弓般前倾着,整个上半身大幅度左一下右一下拼命快速向前骑动着他那近乎被我压瘪了轮胎的自行车,还不停回头对着落在后方的同学们炫耀大喊。那是一个长长的上坡路,眼瞅着他快蹬不动了,我一只脚用力踩着地,前脚掌一下一下用力推动着他前进,双手紧紧拽着他红黄白三色相间的校服,抬头一看,嘞得他不得不把头使劲向上伸长。我们疯狂大笑着,并向满头大汗追来的伙伴们肆意挑衅着……时光就定格在那里。

一年,两年……15岁,远赴北京,继续我成为一名古筝演奏家的梦想。在通信并不发达的年代,记忆成为最长情的告白……听说,之后的几年你还是那个第一名,偶尔当了老二,却是因为谦让那个漂亮的高中女生;听说,新房选楼层时,你要选择最高那层,因为可以看到飞机;听说,你成为了一名英勇的空军。年华是封有效信,我们将梦想播撒于每一寸光阴。

“你看我行么?”刚从瑜伽馆走出来的我收到你的短信。心扑通扑通像加了重音记号的音符以每分钟200拍的速度乐动着,十字接头的信号灯不停地变换着数字,绿灯亮了,可我却像被按了暂停般动不得了,颤抖抖地回了短信:“行”。这深深的告白,我们就这样浅浅地道出。宋美龄曾说过,“所有的爱情,都基于欣赏,很难想象有人会爱上自己轻视的人。真正爱你的那个人,从来无需处心积虑地讨好,哪怕他英俊无双、学霸宇宙、富可敌国、权倾天下。”这似乎很像是对我们的定义。

北国春城你为我揉红了眼睛;齐鲁大地我为你织就厚厚的围巾;锦绣之州我们许下一生一世的约定;内蒙草原你为我描述画般青葱;绿城南宁、梅州兴宁再到惠民之州,时光会记得那始终如一那无怨无悔的追随。相识14年,带着彼此诚挚的爱情,带着最初的欣喜和萌动,带着时光静好,与君语;细水流年,与君同;繁华落尽,与君老的许诺,终于,在这个国庆节那天我们成为民政局第一对被祝福的新人,我光荣地成为了一名军嫂。耳畔响起了旋律:“这一路走来说不上多辛苦,庆幸心里很清楚,这一路走来还忍得住孤独,一个人聊胜于无,心里一直有你,为了你我不放弃,曲折忐忑崎岖,总有一天都抚平……”

路漫漫其修远兮,如诗般的生活需要我们洞若观火的了解,肝胆相照的义气,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将就,打落牙齿和血吞的隐忍用心经营。深深的话我们浅浅地说,长长的路我们慢慢走!



【责任编辑:牛锐利】

网友评论

主办:解放军报社空军分社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转载申请 | 在线投稿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京ICP备11009437号 公安网备11009437号  法律顾问:北京荣德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12-2013 by kj.81.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刊登的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空军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