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年如一日驻扎在平均气温-5℃,最低温度-57.3℃的冻土层上;常年累月24小时担负边境一线对空警戒侦察任务,一代代极地雷达兵用青春热血打造北极金睛,编织不锈天网。请看来自沈空雷达某旅漠河雷达站的系列报道之三——

坚守,铁血青春在茫茫雪原绽放

来源:中国空军网作者:特约记者 孟旭编辑:高立英发布时间:2015-11-06 11:10


清晨雾霭中的漠河


寒气逼人,漠河雷达站官兵披上银色的铠甲。


漠河雷达站的蓝天卫士守卫祖国北疆。

漠河雷达站位于北纬53度,号称“北极第一站”。这里是空军最北的前哨雷达站;驻地最低温度-57.3℃,是我国有气象记载以来最低的温度。清晨官兵们出早操,一出门呼出的空气倾刻在每个人脸上挂满冰霜,穿的棉衣棉裤和大头鞋瞬间冻透……可就是在这样的残酷环境中,没有一个官兵叫苦叫累,也没有一个掉队,出勤率总是达到100%。

“雷达站地势偏远,交通闭塞,有时听起来很简单的事,在这里却显得格外不容易。”记者前往采访的路上,该旅政治部邵文杰主任不断讲述着雷达站官兵们的故事。


韩先伟刻苦钻研,自学成材,成为了北极冻土的种菜能手。

漠河的四季不是很分明,一年中有三分之二的时间都是冰天雪地,年供暖至少8个月以上,所以作为站里烧锅炉的司炉工就显得格外重要。曾经带出集体三等功的操纵班班长韩先伟主动请缨烧锅炉,党支部觉得有点委屈他,他却说:“当锅炉工关系着全站官兵的冷暖,这对我来说是‘重用’而不是委屈。”

名利淡如水,责任重如山。就这样,韩先伟一干就是七、八年,不仅年年冬天把炉子烧得红红火火,还节省下一笔可观的取暖费。零下四五十摄氏度的冬天,他总要到原始森林的雪地里去扒枯木头来取代煤块。


最北雷达兵守卫祖国北疆空天。

一天,韩先伟正拿着板锹往锅炉里填煤时,突然晕倒在锅炉旁。战友们见韩先伟高烧不退、呼吸微弱,便拆下床板、找来绳子,制成简易担架,轮流抬着这个将近2米高的大个子,趟着厚厚的积雪向山下跑。经检查,他是因长时间吸入极冷空气,肺部被严重冻伤。漠河当地的医院无法接治,只能到距离驻地近千公里的体系医院去救治。经过五天五夜的紧急抢救,人是救过来了,但右肋下却留下一条20多公分长像蜈蚣一样的大刀疤,也成为韩先伟永久的纪念。就因为这,已经列为提干对象的他被卡在了体检不合格上。战友们都为他惋惜,韩先伟却说:“为站里建设做出牺牲,值得!”

去年4月,站长马东平突然接到岳母从旅驻地打来的电话:“东平,小锐今天要生了,你赶快请假回来。”放下岳母的电话,马东平既欣喜又发愁。尽管马东平早就答应妻子分娩时一定陪在身边,但提前一个月临产却让他措手不及。

正当马东平为大雪封山犯难时,一个电话又打了过来,医生告诉他:“你爱人难产,赶紧到医院……”马东平向指导员交接完手头工作后,踏着半米多深的积雪,连滚带爬跑到山下。当他辗转赶到医院时,面对的是因长时间窒息,让儿子马铭泽留下了重度脑损伤后遗症。后来,妻子王锐也因无法承受巨大的精神打击和每个月上万元的医疗费用,变得精神恍惚。每当想起至今不会走路,也不会叫爸爸、妈妈的小铭泽,还有每天都要坚持带着儿子到医院康复的妻子,马东平都会心痛不已,觉得亏欠母子俩太多了。


漠河雷达站的官兵用青春热血在北极冻土上书写忠诚。

然而,马东平从没有把情绪带到工作上,任站长两年,他两次带队参加上级指挥所和旅里军事训练比武,两次夺得个人第一名和集体第一名。因为在马东平看来,只有把自己练硬了,把连队带强了,才对得起千里之遥的妻子和儿子。

来到雷达站,指导员带着几名官兵从隆隆作响的工地迎了上来,他们欣喜地告诉记者,今年站里被总部列为“菜篮子工程”试点,在旅机关的指导下,正在建一个300平米的无土栽培暖棚,以后官兵再也不用为冬季吃不到青菜而发愁了。


阳光大棚喜获丰收。

据马东平介绍,漠河一年的无霜期最长只有七八十天,冬天县城里的青菜比肉还贵,雪大时内地的东西运不进来,即便有钱也买不到菜。看着满身是泥的官兵们顶着烈日抡着锹镐,干得热火朝天,让记者不难想象,在内地再平常不过的生活需求,对这里的官兵来说都可能是一种奢望。

从大棚绕到后山坡,是一个“北”字形的铁长廊。走到近前,指导员惋惜地叹了一口气:“这是前几年官兵自己动手焊制的蔬菜大棚,但由于冬天气温太低,好不容易长出了几根菜苗,最终还是给冻死了……”


一代代雷达兵在北极冻土上书写传奇。

吃过午饭,站长得知记者要到山上的阵地去,便顺手递来一个事先准备好的松树枝,没想到,这树枝真派上了大用场:阵地上潜伏在草窠里黑压压的蚊子像“毒蜂”一样,轰都轰不掉,只能一路甩着树枝向前走……

山上不光蚊子凶,“草爬子”也特别多。据官兵们讲,“草爬子”的学名叫“蜱虫”,被它钻进身体里叮咬后,如果不及时救治,轻者可能会留下皮肤麻痹后遗症,重者会因呼吸衰竭致人死亡。几天前,连队两个战士在山里挖草皮时就遭遇了“草爬子”,幸好因注射了疫苗而幸免于难。


李佐鹏检修装备。

对山上的酸甜苦辣,体会得最深、知道得最多的,当数在站里工作了22年的士官雷达技师李佐鹏。

去年冬天的一个深夜,雷达荧光屏上突然一片雪花,雷达天线停止了转动。李佐鹏判断:是驱动电机输出线路断路!按规定,这种雷达故障需由上级业务部门来修。可李佐鹏却说:“上级离我们有近千公里,不能等他们赶过来。”随即便打着手电冒着六七级大风就往大幅度摇摆的天线上爬。


22年如一日,李佐鹏战斗在祖国最北的雷达阵地上,保障了一部部雷达从未停止的转动

狭窄的缝隙带着手套根本无法修理,李佐鹏毅然把棉手套摘下来,用三用表一个接点一个接点地检测。在零下50多摄氏度的寒夜里赤手工作是种什么样的体验,只有李佐鹏自己知道,他就这样在铁疙瘩上整整工作了一个多小时。

从天线上下来时,他的一只手已冻成紫黑色,幸亏军医紧急抢救才得以保住。


漠河雷达站优秀士官骨干为属于自己的“荣誉树”揭幕。

一个楷模,能带动一大批人。官兵们自觉向李佐鹏这些优秀的老兵看齐,扎根漠河爱岗敬业。

操纵员胡剑忠家里条件很好,父母之所以把他送来当兵,就是想让他到部队锻炼两年,回去帮助经营家族生意。然而,当家里扩建厂子规模,急需他回去时,他却说什么都不肯离开,不顾家人极力反对,志愿选取了士官。对此,胡剑忠总说:“钱随时都能挣,兵却不是随时都能当,我得在部队干出一个样来给父母看一看。”

唠起正在江苏老家休假的四级军士长韦春松时,李佐鹏的话语有些沉重。

2008年春节,韦春松不满一周岁的女儿小潘荣跟着妈妈到漠河探亲,或许因为年龄太小抵抗力差,刚到连队就开始高烧不退。没想到从此却落下了到现在也无法查清病因的双眼斜视。


摄氏零下30度,官兵抓紧抢修雷达雷达装备。

由于韦春松工作忙,班里的同学只见过小潘荣的妈妈,没有见过韦春松,便开始议论:“韦潘荣的爸爸不要韦潘荣和她妈妈了……”懵懂的小潘荣听多了,便回家质问妈妈。后来,任凭妈妈怎么解释,她都听不进去,哭着喊着要见爸爸。韦春松得知后,难过得一晚上睡不着觉。

这次,为了满足小潘荣的愿望,站领导专门把韦春松的探亲假调整到了暑假前。临行时,指导员特意叮嘱韦春松:“小潘荣是我们军人的女儿,你一定要穿军装带着小潘荣在学校里转一转,让她的同学们都知道小潘荣不但有爸爸,而且还是一个穿着空军蓝的爸爸!”


建站爱家的漠河雷达兵。

近两天的采访中,记者无数次被漠河雷达站官兵以苦为乐、以站为家的精神深深地感染着、感动着……


扎根北极的空军雷达兵。

在雷达站的荣誉室,数十面奖状、奖牌、奖旗,让记者感到震撼的同时也深深为官兵们扎根北极、献身北极精彩而折服。“岗位战位,位卑责重;无愧无悔,无尚光荣。”一代代北极雷达兵“把连队当成家来建、把战友当成兄弟看、把工作当成事业干”融入血脉,他们就像扎根在大兴安岭深处的樟子松,傲寒斗雪,竞相生长!(图片由漠河雷达站提供)



【责任编辑:牛锐利】

网友评论

主办:解放军报社空军分社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转载申请 | 在线投稿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京ICP备11009437号 公安网备11009437号  法律顾问:北京荣德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12-2013 by kj.81.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刊登的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空军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