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战略博弈新观察

——赴美访学见闻与思考

来源:中国空军网作者:杨宇杰编辑:欧冠豪发布时间:2016-01-06 09:13

2014年2月至5月,我在全球安全类排名第一的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下属的太平洋论坛(Pacforum)做了3个月的访问学者。期间按美方要求,以独立学者身份参加其所组织的各类座谈、对话和研讨,通过与美、日、澳等国的政客、军人、防务学者直接交流和直面交锋,得以深入美国社会、智库和军队,对中美战略博弈问题进行了近距离、新视角的观察,简述三点见闻与思考。

一、“恐华症”:症状与解药

这个问题讲的其实是中国与世界的关系,目的是为考察中美战略博弈提供一个大的时代和地缘政治背景。

“恐华症”的英文说法是sinophobia,按照维氏百科词典的解释,特指“厌恶或者恐惧中国、中国人、海外华人和中国文化的情绪” 。在美工作不到两周,我就深切感受到各处弥漫的这种“恐华”情绪,它不时自动寻找中国话题,且一经点燃,驱之不散,成为各种涉中国表达的内在驱动。以前在国内时,我只知有“中国威胁论”,不知有“恐华症”,是在美访学的经历,让我加深了对这种社会心理的认识。我觉得,“中国威胁论”强调客观现象,“恐华症”则关注主观感受,二者从不同角度反映中国与世界关系,都是我们自处和与他国相处不可不察的重要领域。

(一)症状

如果用病症来比喻“恐华症”,我认为,它集中了流行病(集体情绪)、慢性病(长期存在)、传染病(扩散效应)三者的特征,虽不至立时致命,但危害深广,决不可小觑。这种长期存在的全球现象,古有西方人谈虎色变的“蒙古黄祸”,今有越南五月份发动的暴力反华游行,商业上有西班牙人焚烧中国鞋店,安全上有日本炒作中国东海强硬举动。2002年后,全球恐华症掀起一波新的发病高潮。恶果可从2013年BBC全球服务机构在25国进行的一次“各国好恶大排名”中窥得。依照这份调查表,法德美日等发达国家国民厌恶中国崛起者高达64~68%,其他国家的表现也不容乐观。如果说这些问卷有其客观性和真实性的话,我们必须正视这一现实,并尽力避免“恐华症”演变成国际仇华反华势力,陷我于可能的“寡助”境地。

应该说,不同国家“恐华”的理由是不尽相同的。在美国,“恐华症”以前主要源于制度差异、庞大人口、人权状况等传统涉华问题,近几年则集中表现为对中国崛起不适应不满意带来的全面抵触情绪,这种情绪被“屠龙手”(drangon slayer)们包装传播后,迅速扩散成集体病症。尤其需要警惕的是,美国不仅无心治愈自身疾患,反而处心积虑,企图通过策动、利用和操控他国的“恐华症”,达到在战略博弈中谋势控局的目的。由此可见,恐华症表面看是个中国与世界的问题,但很多时候,其背后影影绰绰潜伏着的,仍是中美战略博弈问题。

一些我在美的见闻经历或许可以说明美国与全球性“恐华症”的关系:

4月4日,新加坡驻美大使Ashok Kumar Mirpuri来到我所在的智库调研,与副总裁会谈时问道:“日本人最近慌乱什么?”这位副总裁马上用手一指我,半开玩笑地说,“你问问她吧,都是中国的错。”这个玩笑其实真实反映出一部分美国人的心理:亚太有矛盾,中国之过,世界不太平,还是中国的问题。

5月初,克里米亚危机爆发时,我的一个同事发文《克里米亚对美国和亚洲的启示》,开篇指出:“莫斯科吞并克里米亚可能是北京攫取尖阁列岛的前奏”。“美国必须强硬起来,否则,就会在大战略博弈中被那些冷酷扩张自身利益和影响力的国家所打败。”根据上下文,这个国家无疑是“周边到处都是潜在热点的中国”。

此类例子不胜枚举,最后都在“恐华症”心理作祟下演变成了对华偏见和武断置评。

(二)解药

不难理解,美国罹患“恐华症”并利用或操纵他国“恐华症”渔利,其实是中美战略博弈及战略互疑的共同产物。

现阶段,崛起的中国“前所未有地靠近世界舞台的中心,前所未有地接近伟大复兴的目标,前所未有具有实现这种目标的能力和信心”,令一心维持全球领导地位的美国无法接受,埋下了中美当前战略博弈的根子。夏威夷东西方研究中心中国问题专家丹尼•罗伊(《红龙崛起》作者)认为,“中国崛起难免会对西方国家所构建的、自然也反映并支持西方利益和价值观的现行国际体系带来挑战”。《大国政治的悲剧》作者米尔斯海默也认为:“如果中国继续保持强劲发展势头,美中激烈冲突在所难免。”由此可见,中美战略博弈短期内难以消除,构筑互信随之也就成了难题。

那么,在博弈不可回避,互信严重缺失的现实情况下,如何应对“恐华症”及其带来的危害呢?个人认为,中西医结合标本兼治的疗法或许可以一试。西医治标,主要针对恐华症的“易感人群”,通过积极扩大外宣,采用对方听得懂的语言及可接受的解说方式,用足用好“增信释疑”手段,驳斥歪嘴和尚念的歪经。中医治本,主要针对那些恶意歪曲事实的知华派患者,强调未雨绸缪,综合调理。一方面,要看到治疗的难度,着眼长远纠治内痹,另一方面,也要看到美国社会自身的免疫力,看到屠龙手附近不乏“熊猫客”(panda hugger,直译为“拥抱熊猫的人”),看到美政府既有打压中国的需要,也有与华合作的需要(hedge,对冲战略,两面下注),要善于借力打力、灵活处置;第三,还要勉力阻断病毒变异升级,通过做好第三方工作,切实打乱美国策动、利用和操控他国恐华心理为己方造势牟利的如意盘算。

最后,借用丹尼•罗伊跟我聊天时的感慨:“眼下,美中这对天生的冤家和潜在对手,既不可能互信,就不必强求互信,重点是找准方向,审慎理智地合作”。是的,审慎理智,斗争合作,这才是破解“恐华症”的应有之策。为此,我们非常需要多一点“战略耐心”,多一点“战略定力”。

二、“亚太再平衡”:台前与幕后

这里想谈的其实是中美战略博弈中的美方政策选择,目的是为我认识美国美军提供理论靶标。

“亚太再平衡”(Rebalance)是奥巴马政府当前推行的国家战略,也是现阶段中美战略博弈火力最集中的领域。在美期间,我主持过一次以“亚太再平衡”为主题的研讨会,并在檀香山国际论坛上就奥巴马的“亚洲四国行”做了专门评述发言,期间,我还多次与相关国家的军政和智库人员就再平衡问题进行过双边或多边交流,得以从台前和幕后对该战略进行较为全面的审视。

(一)现状:三台大戏,中美斗法,亚太再平衡PK中美新型大国关系

亚太再平衡2009年酝酿,2011年秋启动,2012年春正式由“向亚太转移”(Pivot to Asia)更名为“亚太再平衡”,尽管最早由美前国防部长帕内塔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正式提出,但它实际上是一个“集外交、经济、发展、人际交往和安全纽带于一体的一揽子战略”,只是五角大楼态度积极了些,步子迈得大了些,“忘记等其他领域的兄弟姐妹了”。美现任亚太事务助理国务卿柯特•坎贝尔表示,“美国的未来在亚太,这是两党共识。亚太再平衡战略有助于美在亚太站稳脚跟,继续领跑世界,成为21世纪的领导者”。

本人认为,中美战略博弈以亚太为舞台展开,已经成为冷战后全球力量运筹的战略最前沿,是“中国崛起”、美国“再平衡”、日本“争做正常大国”三台大戏之中共有和最关键的一幕。尽管美国始终坚持:再平衡战略源于其自身需要,无意于遏制中国,因为“当今时代,想遏制中国这样一个大国,既不可能也没必要”,但再平衡从本质上讲无疑是美国为抵消中国崛起变量、主导亚太事务、维护全球领导地位做出的强势战略选择,主观上有威慑和遏制中国的目的,客观上有搅局亚太渔翁得利的效果。遗憾的是,国内竟有学者公然支持美国的自辩,认为两国经济深度交融,年经贸额已超过5200亿,人员来往绵密,仅2013年就达400万人次,美国是不可能遏制中国的。本人认为,对此必须持批判分析观点。

在“亚太再平衡”讨论会上,美方代表当时特别强调,再平衡的目的只有两个:一是通过塑造亚太规则和规范拓展美国利益;二是确保“国际法和国际规则受到尊重,自由通行和自由贸易不受损害,崛起国家与邻国相互信任,不威胁使用武力和平解决争端”。其政策重点计有六个:1.联盟;2.改善与新兴大国关系;3.经济发展;4.与多边组织交往;5.支持普世价值,6.增强美军事存在。总之,再平衡是美国在评估亚太战略地位与自身利益需要后作出的决策,并不特别针对中国。但这套说辞不能解释美军亚太部署的调整,估计连他们自己心里也不相信,然而,美国的再平衡战略迎合了日本、澳大利亚等国的自身利益需要,成了大受欢迎的“好政策”。比如说我前面提到的新加坡驻美大使就曾公开表示,“东盟欢迎亚太再平衡,如果中国感到自己被遏制了,就该改变自己的做法和看法”。

2012年,迎着美国“亚太再平衡”的咄咄逼人攻势,中国正式提出了“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次年,习主席亲自用“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核心利益;合作共赢”三句话概括其内涵,并利用各种国际场合向美国喊话。这种以德报怨、以合作姿态探索突破中美关系发展障碍所做的新努力,有助于破除守成大国与新兴大国之间只有对抗的“魔咒”,实现共同发展、互利共赢。可惜的是,从我在美访学期间的观察看,这一努力目前远未达到理想效果。在我访学的三个月内,中国外交部派出了两个访美团,一个解释“新型大国关系”,一个讨论海上安全问题,我作为美方代表参加了两次会议,发现美国代表普遍不买“新兴大国关系”的账。有人认为它是政治宣传,迷魂大法;也有人认为它粉饰现实,是美丽泡沫。即便后来两国政府表态“同意共建新型大国关系”,但表述上仍是你说你的,我说我的,“一词各表”,我们要求美方放弃单边主义(unilateralism),美国要求我们停止对邻国“示强”(being assertive)。显然,大家都还在老路上。

个人认为,美国的“亚太再平衡”由很多实际举措构成和驱动,是攻势战略;我们的“构建新型大国关系”,更多还是理念上的东西,取守势姿态。现时看,要达到符合我国利益的守势平衡,还需要长时间不懈的努力。

(二)走势:台前支持声大,幕后批评者多,“再平衡”潜藏对华强硬可能

“再平衡”战略推行两年有余,台前看,是一众支持者的摇旗呐喊,幕后听,批评之声从来就没有停。而正是这些批评的声响,影响了再平衡的走势。只是这种批评并不像我们希望的那样,谴责“再平衡”造成地区局势紧张关系复杂,反而是批评奥巴马政府对华软弱,根本“平衡不住”日益强硬的中国。我了解到,政客批评最多的是美不敢在国际场合指名道姓批评中国;军方抱怨最多的是政府持续削减军费。有位五角大楼的官员私下跟我说,“很难相信美国在向亚太转移。中国2014年的国防费还是以两位数增长,比上年增长12.2%,我们却一再缩减经费、裁撤人员,现在连盟友都觉得‘再平衡’不过是美国人自己玩儿的游戏了。”

这种批评显然已经产生了作用。5月初,华盛顿派了一名参议员来夏威夷公布奥巴马政府两年来推进再平衡的成绩单,其中最突出的五点:1.伙伴关系得到拓展,已获准向澳大利亚派驻驻2500名海军陆战队员,在新加坡停驻滨海战斗舰,重获菲律宾更多基地的使用权;2.军事存在进一步加强,60%的兵力将派驻亚太,日美军事同盟更趋牢固,美军变得“分布更广、更加灵活,政治上也更可靠”;3.发布了新的防务计划,强调美推行亚太再平衡与重视中东并行不悖;4.2011年成功挤进亚太地区顶级多边组织东亚峰会,成为正式成员;5.2008年加入并迅速主导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TPP)自由贸易协定,以更多分享亚洲经济成就,抑制中国经济崛起。

另一个明显作用,就是美对华政策开始变得强硬。这一点不少同志是从5月31日的香会上感受到的。当时,美防长哈格尔公开指责中国“破坏南海地区稳定”,并警告说如果国际秩序受到威胁,华盛顿不会无动于衷。其实,今年初美已开始传递对华示强信号,只是大家浑然不觉而已:3月份,美派军机为菲律宾助威,鼓励其“不要怕南海出事”,4月份,奥巴马总统访日时公开支持日修改和平宪法、解禁集体自卫权;此外,美还多次怂恿越南在南海对华强硬;自东海防空识别区设立以来,频频派军机前来侦察、试探。这种突然强硬,传递出两个强烈信号,一是敲打中国,强调美不会对华示弱,一是安抚盟友,表明美会信守安全承诺。

本人认为,面对“亚太再平衡”中美对华示强一面上扬的现状,外交学术圈的专家们可以从国家大战略需求出发强调中美关系中的“正能量”,通过积极对话谋求管控中美关系“震荡期”中的各种摩擦,但作为国家实力后盾的军队,决不能与外交系统一种思路想事儿一套语汇说话。历史经验一再证明,弱国无外交,“战场上拿不到的东西,谈判桌上也别想得到”。中国要崛起,军队必须强大,而强大的解放军必须学会同世界打交道。同美国人打交道,只有坦率真诚、敢于也善于斗争,才能赢得对方的尊重。遮遮掩掩不行,隔靴搔痒也不行。在一次讨论“美国新干涉主义”利弊的会议上,我以伊拉克战争为例,通过讲故事打比方的方式,辛辣讽刺了美国武力干涉他国内政的荒谬性和两面性,没想到会上便得到了两位美国学者的支持,其中一人更是接着我的话说,“你还需要炮弹吗?我可以再提供一枚。美国海军四处宣扬说:US navy,for the good of the world,但它其实根本说不清楚什么是good。”

事实证明,与外军交流讲政治、有实力、靠得住非常重要;讲策略、善沟通、不添乱也很重要。军队既要瞄准强军目标铸造打赢能力,出色履职尽责,有力支撑国家利益需要;也要重视军政协调,坚持内外有别灵活反应,有效服务国家内政外交。近年来,随着我军“走出去”步子的加大,越来越多军政素质俱佳且善于与外军打交道的中国军人涌现出来,他们在军事外交斗争前沿出色履职尽责,有理有利有节,能够不辱使命,的确值得我们为之喝彩和骄傲。

三、智库与智囊:先为不可胜

这里想谈的其实是以智库为斗争前沿的思想交锋,目的是在中美战略博弈中聚焦战略思维、谋求思想致胜。

我所在的国际战略研究中心成立于1962年,是现在美国国内规模最大的国际问题研究机构,像多数美国智库一样,CSIS也是一个非盈利、无党派、非官方机构,全球智库综合排名第三、安全类排名第一,保守色彩浓厚,有“强硬派之家”和“冷战思想库”声名,素与石油财团关系密切,近年来加强了对亚太和中国问题的研究,对共和党影响很大,前些年美国的反恐政策和思想,不少都出自这一机构。我对CSIS代表的美国智库的运作有如下三点感悟。

(一)强调“独立性”的行业生态环境

美国智库独树一帜,世称智库的“美国模式”,其主要特点是独立性、非营利性和特色化。特别是独立性,堪称美国智库的本质特征。为了保持政见和思想独立,不因资金来源问题受制于某一利益群体,美知名独立智库大都会限制股东持股比例,不让那部分人成为绝对主体。例如,CSIS2012年的运营总收入是3320万美元,其中27%来自企业,27%来自基金,21%来自政府,个人投资占11%,捐赠占4%,其他如出版物销售等占10%。所以,从投资总量看,美联邦政府大概算得上是美智库的最大客户,年咨询费达15亿美元,形成的“总统-内阁-智库”三位一体国家决策模式也广为人知,但从智库层次看,联邦政府也不过是众多投资者之一,无权干涉也没有能力独立操纵智库的运作。

我刚到CSIS太平洋论坛不久,就赶上了一年一度的股东筹款晚会,总裁要求每个研究员到会与股东交谈,介绍机构研究成果,以使股东们更加了解他们投资的价值。作为唯一中国代表,CSIS把我当主打牌用,而这一招也的确好使,不少股东围着我问这问那,表现出对中国的浓厚兴趣。筹款晚会结束后,总裁亲自向我道谢,感谢我为机构做出的杰出贡献。

(二)推行“旋转门”机制的人才蓄用方略

众所周知,美国的智库是军政高官及其思想的发源地,也是高官们退职后的重要去处,在学界和政界之间,美国的精英们自由切换着身份,就像进入一扇“旋转门”。通过旋转门机制,美国智库在政策分析师和决策制定者之间建起密切的关联,也为国家储存、培养、输送了一批批栋梁。作为美国最优秀也最具影响力的智库之一,CSIS的旋转门作用发挥突出。前国防部长阿米蒂奇,著名学者布热津斯基、约瑟夫•奈等一大批在决策岗位位高权重的能人,都是该机构的理事或顾问。一些在该中心工作着和工作过的能人和强人,也在不同岗位上发挥着各自作用。例如奥巴马政府主管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库特•坎贝尔,履职前就是CSIS的工作人员;在我国名头很响的中国问题专家葛莱仪,也是CSIS的在职研究员。太平洋论坛的创始人乔•维西将军是位二战英雄,曾任第七舰队司令、太总战略规划和政策官。在美工作期间的美国同事中,还有些来自美空军、海军和陆战队的退役军官。他们任职经历丰富、学识渊博、政策敏感性强,富于使命感和责任感,是不可多得的防务专家,我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例如团队精神。4月下旬,美方安排我在檀香山国际论坛上做半小时大会发言,之后有一小时答问,来宾四五十人,都是各界精英,还有《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我感到很大压力。这时,同办公室的前空军军官贝克、法国籍高级研究员戴维和五角大楼来的彼得,都主动找我询问是否需要帮助。后来,他们分别应我要求扮演“坏人”与我模拟问答,陪我演练了三次,确保了实际演讲时问答环节的圆满完成。

培养人才方面,还有一点值得我们关注。我觉得与国内的学术机构相比,美国的智库更会花钱。从CSIS2012年的财务支出情况看,很大一笔款项用于邀请高官政要来讲学和派遣本机构研究人员参加国际学术交流,如2013年支出的3310万美元中,77%用于项目发展,17%用于行政支出,6%用于业务拓展。我在美的生活费就是美方提供的。去年下半年,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国务卿和国防部长鲍威尔、英国首相布莱尔等都参加了太平洋论坛的学术活动,我国驻美大使,前军委领导也曾在CSIS发表过演讲。我的感受是,为提升研究人员能力素质投资,这笔钱花得值!

(三)贯彻“经世致用、先为不可胜”的建用指导思想

“经世致用”语出明清思想家顾炎武,指学问必须有益于国事,强调务实、急用,以及智囊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先为不可胜”是孙子思想,指的是创造条件使敌人不能战胜自己。我认为,美国智库从百多年前诞生至今,崛起的轨迹与美走向全球霸权同步,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经世致用,先为不可胜”的指导思想。二战前,美国的智库还只有20家,2014年这一数字已刷新到1828家(全球智库现共有6826家,我国有425家),无论从数量还是影响力看,美国智库都无愧于世界第一。在美智库工作三个月的经历使我深切感受到,作为弥合思想与行动缺口,填补学界与权力机构真空的思想库,秉持“经世致用,先为不可胜”指导思想的美国智库,是名副其实的国家战略资产,也是美国得以取得并保持全球优势的思想引擎。

虽然美国的智库风格各异,优长不同,但“经世致用,先为不可胜”指导思想却一以贯之。例如,同在夏威夷,CSIS太平洋论坛与美国国会的东西方研究中心就走得不是一个路子,前者紧跟形势,贴近政府,热衷解决重大现实问题;后者因为与夏威夷大学国政系教授一同工作,思想比较自由,喜欢引经据典,基础理论扎实。他们在会议上常常观点相左,论辩互不相让,我遇到过几次,感觉场面挺震撼。从个人角度讲,我比较喜欢CSIS始终与现实对接,勇于攻坚克难的学术精神,但也敬佩东西方研究中心的专家们醉心基础理论,厚植学术素养的坚守。我认为,正是有了这些虽然风格迥异但都以“经世致用,先为不可胜”为指导思想的智库存在,美国智库才能兼具前瞻性、系统性、基础性和实用性,成为决策咨询界的翘楚。

综上所述,现阶段的中美战略博弈是盘大棋局,事关我战略机遇期存续、国家崛起、民族复兴和人民幸福,不能靠赌国运或拼实力来谋得一时一域的优势。在这个战争日益空天化、空天日益网络化的信息时代,军队,特别是空军,必须站在时代前沿和国家全局高度,着眼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巧妙利用内外和军民两组力量,右手和平、左手武力,以底线思维超前谋划发展道路,以战役决心支撑战略目标,为实现“经济发展、政治清明、文化昌盛、社会公正、生态良好”的国家和平发展战略目标提供强大、精确、高效的力量支撑。



【责任编辑:牛锐利】

网友评论

主办:解放军报社空军分社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转载申请 | 在线投稿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京ICP备11009437号 公安网备11009437号  法律顾问:北京荣德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12-2013 by kj.81.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刊登的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空军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