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果

来源:中国空军网作者:陶思睿编辑:欧冠豪发布时间:2016-01-07 14:58

老兵常说,等到机房窗外的树上长出一串串鲜红的小果子,就该退伍了。

墙上的指针快指向12点,通信楼二楼的灯光一盏盏暗下来,走廊恢复了沉寂。外面的风刮得不太正常,时不时地从窗户缝里钻进来一两声瘆人的呼啸,大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大夜班总是特别难熬,从九点接班到现在,她已经保持这个姿势坐了快三个小时了,可是还有漫长的八个小时才能下班补觉。


奋战机台的通信兵。许潇摄。

她对自己有些失望,当初决定放下硕士学业来当兵,盼望的是一把泥一把汗地练就一身出众功夫,再要么就是到一线操枪弄炮使唤传说中的精尖武器,可现在居然天天端坐在电脑前细声细气地接电话!不失望吗?不屈才吗?


键盘联通作战网。许潇摄

这还不够,隔三岔五地还要被老兵指手画脚、呼来喝去,说自己业务不成熟、行管不严谨、干活不仔细!她是一百个不乐意,却对这个现状无能为力,只能在这些高中生甚至是初中生的管理下老老实实地上班,说得好听一点那是国防通信战线上的一员,其实就是接电话。当初一想到当兵就血脉喷张的那份激情已经被日复一日的机械工作消磨殆尽,剩下的就是掰着指头算退伍日子这么一点盼头了,不过好歹也还是有点盼头的。她揉揉有点僵硬的肩膀,接着看那本厚重的经济学,暗下决心退伍以后一定要回学校好好读书。


静。陶思睿摄。

窗外的风声又紧了些,还夹杂了雨点打在玻璃上的滴答声。她特别讨厌下雨的时候上大夜班,因为大院里的很多通信线路已经开始老化,一遇到下雨天故障率就特别高。“希望今天晚上千万别出什么特殊情况,大夜班不易,且上且珍惜啊。”她冷笑着调侃了自己一下。老兵已经在旁边的地铺上睡着了,她的眼皮也开始打架,机房进入了一种死气沉沉的状态。

雨越下越密,窗户上零星的滴答声已经变成了连续不断的敲击,老兵翻了个身,常年的夜班让养成了她睡眠极浅的习惯,此时窗外的嘈杂让她难以入睡。


雨。陶思睿摄

“嘀”,电脑发出了轻微的响声,老兵警醒地抬起头看了一眼屏幕,快三点了还有电话,可能是紧急情况。新兵还在打瞌睡,老兵看着秒针一下下跳动,如果30秒内没有接起来,系统就会报警,可她想看看这个业务全优的新兵到底能不能保证工作不出任何差错。“嘀”,又响了一声,老兵开始紧张起来,最近刚好是空中安保任务期间,这要真耽误了首长电话可是大事,她做好了随时跳起来接电话的准备。

新兵已经练就了笔直地坐着睡的本事,对所有值过大夜班的话务员来说,这也算是基本功之一了。睡梦里她看到窗外的树上结满了一串串的红果子,熟透的果子噼里啪啦地往下掉。突然,不远处的连队传来一阵急促的铃声,接着是嘹亮的哨响:“哔——七连一号手上机!”她一下子从梦里惊醒,抬头看了看屏幕,居然有电话!她慌乱地找到空格键,接通了电话。

“您好,16。”

“您好,请接您导弹A团作战值班室,总参作战部作战值班室王参谋进行战备检查,请稍快。”

这是总部进行战备检查的特急电话,有着非常严格的接通时限要求,属于大家都有点怵的电话,可她却不然。她号码熟,隶属关系清晰,加上反应快、方法灵活,总是能在短短十几秒内完成这类电话。这就是她的本事,就是她在这强手如林的一号台脱颖而出的原因,所以她也乐于处理这种棘手的活儿。

她迅速拨出了直达专线,接着翻出下属部队号码本开始查作战值班室的号码。耳机里是空洞的声音,白色的纸页一张张飞过,手上的号码本被翻得沙沙作响。没找到!竟然没找到这个单位的号码!她开始紧张了,手上翻动的动作又加快了些。突然她在翻动的某个缝隙间看到了A团的字样,雷达A团。是这个吗?数字是对的,而且没有其他单位是这个数字了,没错就是这个!她敏捷地接通了作战值班室的电话。

“您好,请问是雷达A团作战值班室吗?”

“对。”

就这么一句话的当口,她已经娴熟地接通了总部的电话。

“军委您好,雷达A团作战值班室是张参谋接的,给您接过来好吗?”

“一号台,我刚才给您报的是导弹A团。”

接错了!而且是特急电话出错!她突然觉得心脏跳漏了一拍,浓重的恐惧感铺天盖地地涌来,这是通信差错,搞不好是要通报的!她慌了,大脑里响起空旷的嘲笑:“就你这样还优秀话务员呢!”“你傲啊,接着傲,出这个错我看你还怎么傲!”“除了业务好你还有什么好的,这回可算是栽了,等着挨收拾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老兵已经站在身后,她拍拍新兵的肩膀问:“怎么了?”新兵有点呆滞地说:“总部要导弹A团战备检查,我接了雷达A团……”“讲上了吗?”“还没。”

老兵风一样地打开了旁边的机台,连号码本都没翻就接通了导弹A团作战值班室,一边呼出军委总机、报清电话、联通,最后是个甜美的“请讲”。十几秒的时间,所有动作行云流水般酣畅,堪称范本。放下耳机,她拍拍还在发呆的新兵说:“天气不好,线路不稳定,下半夜警醒一点。”她有点犹豫要不要说刚才这个电话。如果说了,新兵在这么大的压力下还能不能坚持完剩下的五个小时?可如果不说这丫头会不会不长记性?看着新兵垂头丧气的样子,她有点不落忍,可这是战备通信,1%的“如果出错”就是100%的通信事故,就会变成那个著名的国王马掌上的钉子!她顿了一顿说:“刚刚的电话,好好想想为什么会出错。”

新兵没接话,她摊开自己的号码本,开始构思检讨书要怎么写。接错电话写检讨是班里的规矩,而且要根据错误的程度决定篇幅的长短,以前她常笑话同年兵总要写,现在终于轮到自己了。“不就接错个电话嘛,至于搞得这么严肃吗!”她心里的怨气慢慢堆积起来,这让她更加渴望窗外那棵树上的果子快点红,自己也可以早点脱离这个平凡又无趣的工作。当初怎么就那么固执,一意孤行要休学参军呢?这些念头冒出来以后,那个让她栽跟头的电话反而被忘记了。


霞。陶思睿摄

一夜大雨过后,报故障的电话多了起来,新兵一边心不在焉地处理着故障,一边想象着班里会对自己掀起一场什么样的暴风雨,连领班台的电话响了都没听见。走廊里,接班的队伍激起了一浪浪的回声,老兵挂上领班电话,把故障情况整理交接完就走到新兵身边说:“等会跟我去指挥所保障上午的演习任务。”

“我?”

“对,你是一号手。”

“可是我刚出错……”

“执行完任务再说。”


追。陶思睿摄

新兵有些无精打采地跟着老兵来到指挥所。指挥所的通信保障席位正对着巨大的监控屏,可以清晰地看到所有下属场站和指挥所的一举一动。正中央的屏幕上,一架飞机开始在机场的跑道上滑行、加速、拉升,一气呵成,然后很快变成了蓝天上的一个小点。整个指挥大厅在飞机起飞的刹那安静下来,接着很快恢复了忙碌的声音。

这个上午,来自各个方向一个接一个的电话把一架接一架战机送上了天空,新兵突然有了一种自豪感,好像自己离翱翔蓝天的战机只有一根电话线的距离,好像在那起飞的轰鸣声中也有自己的一份功劳。走出指挥所的时候,老兵问新兵:“现在还觉得接电话是浪费你能力的事吗?”

新兵涨红了脸摇摇头。

“不要小看了你手里的键盘,它能连通整个作战网络,咱们接得越快、越准确,这个网络的运行就越顺畅。我们虽然不扛枪,但这三尺机台同样有战斗力!”

“师傅,我知道我错不在这一个电话,而是心里装了太多没用的东西却偏偏没装‘当兵打仗’四个字,业务技能再好,如果少了这四个字,我在机台上就一文不值了。”


果。图片来源于网络

老兵看到机房窗外的树上已经结满了泛着淡淡红色的果子,笑了。新兵这颗小果子也快红了,她可以放心地退伍了。


连线作者:陶思睿,空军雷达某旅宣传科干事。念过历史,学过经济,干过通信,练过雷达操纵,考过了外文导游,三级英语翻译,三级心理咨询师,现在从事只学过两个多月的摄影摄像和影视制作,她笑称自己到哪都是“新兵”,永远都在学习。都说她是女汉子,干起工作来不要命,她却说这是她热爱这身军装的最好说明。



【责任编辑:牛锐利】

网友评论

主办:解放军报社空军分社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转载申请 | 在线投稿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京ICP备11009437号 公安网备11009437号  法律顾问:北京荣德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12-2013 by kj.81.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刊登的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空军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