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英雄”韩德彩:停机坪遭袭,机械师趴在座舱盖上掩护我

来源:中国空军网作者:肖邦振编辑:欧冠豪发布时间:2016-01-27 08:41

在抗美援朝空战中,韩德彩驾机击落敌机5架、击伤敌机1架。1953年6月,空军授予他“二级战斗英雄”、两次“一等功臣”的荣誉称号。前些年,笔者采访韩德彩中将时,他特别讲述了当年在赴朝参战时,自己的机械师孙雄在空袭中趴在座舱盖上掩护飞行员,以及空战中长、僚机密切配合的感人故事,令人动容。

那是1952年12月7日,韩德彩所在的空15师奉命转场到大堡机场第二次参加抗美援朝作战,原来他驾驶的米格-15战斗机已经换上了崭新的米格-15比斯。这个大堡前线机场西边是一个大山凹,敌机经常隐蔽在山洼里,雷达是根本看不到的。那时,部队驻在机场的北头,向南起飞时常常遭遇敌机从头顶压下来的攻击,非常难处理。因为起飞高度仅有250米,左右都不好转弯,直线飞行速度又上不去,没有高度、速度,飞行员技术再好,也没有办法发挥。讲到这里,韩将军停顿一下说,他们团有的飞行员就是起飞离地不久被敌人“猎航小组”的飞机打掉的。


1953年,韩德彩(左)在大堡机场和长机张牛科研究战术。

有一次,韩德彩和飞行员们在座舱里,开着无线电等待起飞的命令。“F-86!”站在座舱旁的机械师孙雄突然大叫一声,韩德彩拿下飞行帽一听,可不是嘛!F-86的发动机是轴向式的,有一种“昂昂”的怪叫声。一会儿,只见美国空军一架F-86战斗机从山沟里窜了出来,对着停机坪俯冲扫射。

“孙雄!快到飞机下面去,敌人要开炮,上面太危险!”韩德彩估计敌机要攻击停放的飞机,赶紧叫自己的机械师离开。

孙雄不肯下,韩德彩用力推也不下去,他干脆帮韩德彩关上座舱,还趴到座舱盖上用身体掩护韩德彩,急得在座舱里的韩德彩一点办法都没有。

紧接着,敌机开炮打在机头前不到20米的水泥跑道上,弹片四下乱溅,幸好没有打到飞机上。

事后,韩德彩对孙雄发了火,说他不应该这样做,“敌人要是打上了飞机,你还能活吗?不应该干这种无谓牺牲的事。”机械师孙雄却回答说:“要死,咱们一块死,怕什么?”

韩德彩十分理解孙雄的心情,他们是同生死、共患难的亲密战友。记得一次空战后,看着其他参战飞机一架接着一架地落地,唯独未能见到韩德彩的飞机,这可急坏了孙雄,他望着天空禁不住眼泪汪汪的。后来,当孙雄得知韩德彩击落两架敌机后降落在别的机场,便连忙率队赶到那个机场,两人见面话都没说,抱头大哭起来,一会儿又笑起来,又是拍肩膀,又是蹦跳,就像两个失散多年的兄弟。

韩将军说,孙雄比自己年长几岁,就像个老大哥对待小弟弟一样关心、爱护他。韩德彩喜欢在机翼下面躺着等待一等准备的命令,孙雄担心他受冻,便拿来飞机的蒙布给他垫上;要是韩德彩睡着了,孙雄便脱下工作服给他盖上。那时候,手表还属于奢侈品,孙雄见韩德彩没有手表不方便,便把自己的手表给他戴上。韩德彩说:“我不能带,万一打仗牺牲了……”孙雄连忙用手捂住他的嘴:“不要说了,我相信你一定能多打敌机当英雄。”说着,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韩将军回忆说:“那真是人间确有真情在,惟有战友情最深啊!”

而在空战中长、僚机战友之间的情感,更是令人刻骨铭心。韩将军向笔者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那是1953年4月7日下午4时,他跟随杨副团长率领的12架飞机起飞,任务是从辑安进入朝鲜,右转弯沿鸭绿江东侧寻找战机。从无线电里,韩德彩得知1、2中队已经与敌空战,李大队长请求右转支援,空联司却命令返航。

“明白,机场上空掩护飞机落地!”大队长回答得干脆。飞机编队到达宽甸机场上空时,韩德彩听到师指挥所掩护落地的命令,考虑到机场上空有敌情,精神头又来了。

韩德彩降低飞行高度到2000米时,飞到机场的北头,4机拉开距离变成掩护队形,在落地的三、四转弯位置上空,呈三角形飞行,这样既能掩护三、四转弯和下滑落地的飞机,双机与双机之间还能相互掩护。

这时,2大队飞行员乔华南报告,有两架美国空军F-86跟着他,请求支援。李大队长按师指挥所命令,双机加油门去增援。机场上空仅剩张牛科和韩德彩两驾飞机,在着陆地带上空飞三角形。这时,韩德彩飞机的油量警告灯亮了,地面指挥员得知后说:“没有什么情况,你们回来吧!”于是,韩德彩和长机张牛科放下减速板,保持着400-600米的距离,从3000米一直下降到400米。突然,耳机中传来地面指挥员的惊呼:“快拉起来!敌机向你开炮了!”

韩德彩赶紧向左观看,又迅速向右压杆,没有发现敌机。突然,左下方出现两架飞机,一前一后,原来是一架美国空军飞机正追击一架苏联空军的战斗机。当美空军飞机看到张牛科后,即放弃了苏联飞机,直冲张牛科而去,只见敌机枪口连闪,张牛科的飞机顿时冒出了一股白烟,飞机发动机中弹了!

看到自己的长机被打中,韩德彩急忙呼叫:“433,不行跳伞!”顽强的张牛科不肯跳伞,向左拉上升急转,敌机仍咬住不放。


在大堡机场,韩德彩与机务人员(后排左2为机械师孙雄)合影。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韩德彩猛拉机头,追上了敌机。距离越来越近,3架飞机相距加起来也就600米左右,已构成了射击的条件,但为了防止误伤长机,韩德彩没有开炮。此时,敌机发现了后面的威胁,放弃了对张牛科的攻击,反转过来向右转弯逃去,机灵的韩德彩没有轻率追击。他心里明白,下面是300多米高的山,紧追下去很可能会撞山。

驾驶这架飞机的飞行员后来被证实名叫费席尔,是个技术高超的美国空军老飞行员,当然不会轻易撞山,他是企图利用F-86的水平机动优势金蝉脱壳。韩德彩轻轻一带机头,保持着位置优势。敌机见计谋不灵,急忙向右一转,接着向左反转……韩德彩紧咬不放,瞄准具渐渐套住敌机。老道的费席尔迅速右转,韩德彩如影随形,当瞄准具再一次套住敌机时,他三炮一齐打,看到炮弹的火光打在费席尔飞机左机翼与机身接合的部位,敌机立刻冒出浓烟和大火。

“敌人跳伞啦!”“赶快抓俘虏!”韩德彩眼看敌机飞行员跳伞逃命,便大喊起来,随即驾驶飞机向左转对正跑道着陆。

长机张牛科着陆时,因战斗中飞机受损起落架放不下来,斜停在跑道东侧。韩德彩跑过去向长机行军礼,两人紧紧抱在一起,热泪夺眶而出。韩德彩感到自己对不起张牛科,没有尽到僚机的责任。

“我很高兴你把敌机打下来啦!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张牛科拍着韩德彩的肩膀安慰说。

韩德彩和张牛科走进食堂时,飞行员们和食堂师傅们都站起来热烈鼓掌。副师长吕茂堂乐呵呵地说:“小韩打得好,打得好!”

“小韩,快起来,俘虏抓来了,快看看去!”大约是晚上8点,飞行员们都躺下休息了,副团长兼参谋长张益萍用他那特有的福建话叫醒了韩德彩。


2006年10月9日下午,笔者在上海采访韩德彩将军。

韩德彩爬起来跟着张参谋长下楼来到警卫班,推门进去。费席尔正在这间不大的房子里吃饭,见有人推门就站起来了。可能是害怕的原因,费席尔有点余惊未了仍在发抖。韩德彩却非常仔细地看了一遍,只见他右半脸不知道怎么破了,右手也破了,只是没有看到他的脚,后来听部队医生说,右脚还给他开了一刀。韩德彩看到这个美国飞行员一表人才,高高的个子,圆圆的脸,一双大眼睛。由于语言不通,一句话也没说,就随张参谋长出来了。

当时,韩德彩并不知道费席尔是什么“王牌”,只知道他是美国空军“猎航小组”的老飞行员,在技术和作战上有两下子。直到深夜空联司收听到美国广播,说美国空军51联队48大队“双料王牌”、飞行上尉小队长哈罗德•爱德华•费席尔在朝鲜北部战斗巡逻中失踪。空联司打电话询问情况,一对照,正好是美国广播的费席尔。当夜,费席尔就被送到了空联司驻地安东。

4月8日,中国政府发表抗议声明:美帝国主义侵略我国东北领空,飞行员哈罗德•爱德华•费席尔跳伞,被我生俘……

后来,机械师孙雄用费席尔的飞机残骸制作了一架飞机模型,作为礼物送给韩德彩留念。对这份特殊的馈赠,韩将军视为家珍,轻易不肯送人。他说,这是当年这架F-86飞机上唯一的一件实物了。看到它,就想起当年空战中的一幕幕,和珍贵的战友真情。



【责任编辑:牛锐利】

网友评论

主办:解放军报社空军分社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转载申请 | 在线投稿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京ICP备11009437号 公安网备11009437号  法律顾问:北京荣德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12-2013 by kj.81.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刊登的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空军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