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飞来“活菩萨”

来源:中国空军网 作者:关志强、王力 发布时间:2016-03-16 16:52:07 编辑:高立英
您已浏览完所有图片
飞机通过布达拉宫上空瞬间。
青藏高原。
青藏高原。
西藏南迦巴瓦山峰。
解放前的西藏交通极为不便。
解放前的西藏交通极为不便。
地勤人员为试航做好充分的准备和保障工作。
机组人员精心研究航线。
陈毅同志与参加试航任务人员研究航线。
1956年3月25日,梁平机组 驾驶杜-4飞机,在雷达引导下航 测飞往拉萨的地形、地貌。
开辟北京-拉萨空中航线时,执行首飞任务的是当时年仅29岁的该团首任团长姚长川。
1956年4月3日,团政委李刚为姚长川、梁平机组作动员讲话。
拂晓起飞前接受飞行指示。
飞机正在西藏高原雪山上空飞行。
飞机飞抵拉萨上空,藏族同胞翘首观望。
空中通讯。
1956年4月18日,梁平机组驾驶图-4型48号飞机试航通过唐古拉山口。
领航员刘魁一在空 中计算飞往唐古拉山的航线
飞机降落之后,藏民们第一次看到飞机,他们高兴地围着飞机转来转去不肯离去。
藏族同胞向试航机组敬献哈达。
西藏任务机组在布达拉宫前合影。
杜-4飞机向西藏地区空投党中央、毛主席祝贺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成立的传单。
1956年6月28日,北京- 拉萨航线试航成功,庆功大会在西安举行。
出席西藏自治区成立大会的陈毅乘坐飞机返回北京。
试航成功的新闻报道。
试航机组返回北京受到首都各界群众热烈欢迎。
崭新的西藏航空运输事业。
崭新的西藏航空运输事业。
崭新的西藏航空运输事业。
崭新的西藏航空运输事业。
75岁高龄的时任雷达领航员刘魁一在图-4型轰炸机舱内讲述当年战斗经历。
雄伟的布达拉宫。

谨以此文纪念英雄的威师前辈

巍峨高耸的喜马拉雅、圣洁优雅的冰山雪莲、气势宏伟的布达拉宫……西藏,如一颗珍珠镶嵌在青藏高原腹地,遥远且神秘,古老而传奇。因所处平均四千米以上海拔,素有“地球第三极”和“世界屋脊”之称的高原,这里高寒缺氧,气候无常,人员往来极其不便,一直以来邮差信使、僧侣百姓、商贾马帮和探险考察者进藏都要冒着生命危险。

新中国成立初期,西藏没有一条正式公路,没有一辆民用汽车,人民生活、经济往来,全靠人背畜驮,社会发展极为缓慢。

险峻山势能阻挡行走的脚步,却阻挡不了当家作主的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对民族融合的渴望。凝望蔚蓝天空,何时能如雄鹰展翅,开辟一条无惧阻隔的“天路”?

但振翼青藏何其艰难!特殊恶劣的地理气候,曾使一些从事航空事业的中外专家望而生畏,被国际航空界划为航空“禁区”。上世纪40年代,为了争取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中美两国联合开通了经西藏的“驼峰航线”,但这条空中战争“生命线”的背后,是损失600多架运输机、牺牲2000多名飞行员的沉重代价。

为促进西藏地区的繁荣稳定,巩固国防建设,党中央于1955年底做出开辟北京至拉萨空中航线的重大决策,将这一光荣艰巨的任务交给了年轻的人民空军。

“北京至拉萨航线试航,应谨慎从事,不能冒险。”带着周恩来总理的谆谆嘱托,1955年3月,试航工作正式开始。

万事开头难、问路须“投石”。为了给执行试航任务的运输机组提供第一手的飞行数据,更为了把党中央的关怀第一次从天上带到拉萨,现中部战区空军轰炸航空兵某师的前身——空军独立第四团被委以重任,执行首飞任务的是当时年仅29岁的该团首任团长姚长川。

1956年4月3日,当拉萨还被晨雾笼罩的时候,姚长川机组驾驶图 4飞机,带着仅有的一份中华民国18年(1929年)版误差极大的航图飞过了岷山、飞过了巴彦喀拉山,出现在了唐古拉山上空,屹立高耸的念青唐古拉大雪峰见证了这一历史性时刻。

10时39分,阵阵轰鸣从天边传来,藏族同胞驻足站定、神情错愕。“看,那是什么?!”伴着惊呼,大家纷纷爬上高处、极目眺望。近了、近了、更近了……“是飞机!是毛主席派来的飞机!”“天上飞来了活菩萨!”拉萨街头人头攒动、万人空巷!

“我抑制住心头的激情,一面命令通信员张克力立即给部队发报:‘到达拉萨’,好让党中央放心,一面降低高度盘旋,向拉萨人民摇摆机翼致意,这一刻,我差点泪流满面……”回忆起当年的情景,姚长川依然激动不已。

随着通航日期的临近,各项准备工作也在加速进行。在试航成功以后,上级要求部队尽快对机场及净空地带继续进行航测,收集一切可能需要的资料。之后,姚长川和梁平机组从中、南、北三路又进行了多次试航,每次连续飞行时间都在10小时以上,航迹遍及青藏高原,终于找到了一条飞行的最佳航线。

1956年5月16日,首架运输飞机准确到达拉萨上空,第一次在当雄机场安全着陆,至此横贯“世界屋脊”的北京——拉萨的空中航线终于被英雄的人民空军成功打通。

“在每一天太阳升起的地方,银色的神鹰来到了古老的村庄,转眼就改变了大地的模样……”一曲《向往神鹰》,一片赤诚之心,雪域西藏、大美西藏终于向世界绽放欢颜。

“……据统计,西藏生产总值由1965年的3.27亿元增加到2014年的920.8亿元,增长281倍。1994年以来,连续20年保持两位数增长,年均增速高达12.4%……组建了西藏航空公司,区内通航机场5个,8家航空公司在藏运营,开通国内外航线48条,通航城市达33个,形成以拉萨贡嘎机场为中心,昌都邦达、林芝米林、阿里昆莎和日喀则和平机场为支线的五大民用机场网络。”(摘自《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在西藏的成功实践》白皮书)

一个甲子的更替,一段岁月的沉淀。我们不会忘记,天险阻隔盼“天路”的人们,眼里划过的那一抹真挚的期盼。我们更不会忘记,为了天险变通途、“天路”助腾飞的梦想成真,英雄的中华儿女心中涌动的无穷力量!

国家昌盛离不开军队护佑,国防强大离不开军人付出。新一代威师人透过历史,由衷地向初创维艰却一往无前的威师老前辈致敬,大国空军灵魂以之铸就,大国军队风范为之闪耀。

中国梦呼唤强军梦。自信与尊严是中华民族奋进的圣火、意志的写照,纵然波谲云诡,我们直面挑战、勇敢担当。

有云:

拉萨辟航,天路进藏;助力腾飞,雪域翱翔。

抚今追昔,玉汝于成;艰苦卓绝,血性担当。

改革潮涌,风正帆扬;一身肝胆,百炼成钢。

 

 

我摇摆机翼,向拉萨人民致意

姚长川

1956年4月3日,打开“世界屋脊”上空航道的日子到来了。

这一天,当拉萨还被晨雾笼罩的时候,我们机组驾驶的图—4飞机已经连续进行了几小时的夜间飞行,飞过岷山、越过巴颜喀拉山,出现在唐古拉山上空了。沿途,我们对航线两侧的山高和地标再一次作了测量、校正,力求使之更准确一些。那天高原天气格外晴朗,刚过唐古拉山不久,在150公里以外,就看到念青唐古拉山7300米的主峰,如一座庄严的古城堡,昂首屹立在群山之中,成了我们的天然导航点。

10时39分,飞机准确到达目的地。拉萨上空有史以来第一次响起了飞机发动机发出的巨大轰鸣声,它像一曲响彻云霄的凯歌,向全世界宣告:横贯“世界屋脊”的航道终于被年轻的人民空军打通了。我抑制住心头的激情,一面命令通信员张克力立即给部队发报:“到达拉萨”,好让党中央放心。一面降低高度盘旋,向拉萨人民摇摆机翼致意。据当时的报纸报道,这一天拉萨市万人空巷,人们像潮水般地涌上街头,爬上屋顶,登上山坡,翘首欢迎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现的天菩萨——毛主席派来的飞机,许多人激动得流下喜悦的泪花。

15分钟后,我们依依不舍地告别了拉萨,返回基地,结束了这次使我毕生难忘的飞行。

随着通航的日期越来越近,各项准备工作加速进行,当雄机场日夜不断地施工,准备保障试航运输机的起降飞行。该机场标高4224米,处于群山环抱之中,北面紧挨着险峻高大的念青唐古拉山,净空条件很差。将来运输机能不能在这里安全起降,因为缺乏准确的资料,一时还难以回答。空军首长命令我们部队在试航成功以后,尽快对当雄机场及其净空地带进行航测,查明它的净空情况和有关资料,以便送呈中央首长审阅,最后定下通航决心。

从武功到当雄往返需9个多小时,加上一个多小时的空中连续照相,预计油量已较紧张。而当时又正值暖锋过境,航线天气恶化,油量就显得更加紧张,沿途又没有任何供备降的机场。团党委反复作了研究,确定把任务交给技术、作风都比较过硬,已有几次高原飞行经验的一大队大队长梁平机组去执行,我担任当日的飞行指挥员。

4月19日早晨4点多钟,梁平机组冒着霏霏细雨又一次起飞。飞机刚过岷山。天还未亮,突然被浓云紧紧裹住。速度猛然减小并伴有中度颠簸,加大油门才能勉强维持住速度,但高度上不去。向外观察,除了翼尖灯的光什么也看不见。梁平凭自己丰富的经验,判断是天气预报失误。飞机进入了暖锋后,出现了结冰,除冰设备全打开仍不见效。这时飞行高度才4500米,而前面又是一座座六千多米高的山峰。改变航线吧!在这黑茫茫的夜空中,难保不再陷入更恶劣的天气包围之中。情况十分危急。梁平果断地做出了在原地盘旋,慢慢争取高度的决定,以他精湛的技术操纵飞机非常缓慢地上升了500米。这时,机组有的同志建议返回机场,但梁平没有采纳,他严肃地说:周总理在北京等着看照片,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也要完成任务。在他坚毅勇敢精神的鼓舞下,全机组信心倍增,同恶劣的气象条件展开了顽强的搏斗。

空中的情况和机组的决心通过无线电传到了机场塔台,人人都为这次任务的完成和机组的安全担心。我心里明白,越是在这种情况下,作为指挥员越要沉着镇静。我命令机组及时报告飞行情况,同时找气象员研究分析天气变化趋势,要机务主任准确计算油量。40分钟过去了,按报来的情况看,飞机还在原地盘旋,我不禁有些着急,想命令机组返航,但又想到胆大心细、技术过硬的梁平曾多次在危险情况下正确处理、化险为夷,相信他这次一定会妥善处理,再说预报的天气正在好转,油量也还够,于是电告机组:掌握油量、相机行事,力争圆满完成任务。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艰难飞行,暖锋逐渐南移,天也亮了,飞机终于爬升至云上,积冰消融,一切又恢复正常状态。机上领航员徐静进行了精确计算,判定飞机已被强烈的空中风吹离航线140公里,偏在毛儿盖附近,并按推测位置修正了航向。几十分钟后,转弯点玉树附近的高峰不偏不倚地出现在飞机前方,证明了推测的位置相当准确。“到达玉树,一切正常。”的电报传到了地面,我心中像一块石头落了地,随即命令机组按预定任务执行,继续注意变化控制好返航油量。

复杂多变的高原天气好像要专门考验梁平机组,当他们在当雄完成航测任务返航时,地区性的雷雨又汹涌而起.从玉树到岷县的航线上,到处矗立着一个个参天宝塔似的云柱,电光劈空,此灭彼明,飞机如同临近了即将爆发的火山群。梁平迅速操纵飞机上升,再上升,一直上升至接近飞机升限的九千多米高度,但雷暴云仍屹立在面前。梁平果断地采取了绕飞措施,像船舶避开暗礁一样,驾驶飞机在雷雨中曲折飞行,绕过一个个无法与之抗争的“敌人”。本来不多的油量现在显得更紧张了,中途也没有任何机场可备降。空中工程师不断地检查剩余油量,领航员随时掌握飞机位置、推算返回机场的航向,机上谁都清楚,除了冲出雷雨区,飞向本场,再没有别的出路。下午4点多钟,梁平机组终于突破雷雨包围回到了武功机场。飞机下滑着陆时,4个油量警告灯全都在闪亮,预示着油量将尽。

正是这次长达12个多小时、历尽风险的飞行,换来了极为宝贵的当雄机场空中照相资料,为通航拉萨创造了有利条件,赢得了时间。

4月22日到了,西藏自治区筹委会成立大会如期召开,我率领三大队长张国祥机组,作为各族人民的空中使者,飞向拉萨,祝贺大会胜利召开。

经过多次试航,青藏高原对我们已不再神秘莫测了。我们沿着熟悉的航线.一面校正航线各点位置和山高,为以后运输机的飞行提供更可靠的依据;一面反复校正到拉萨的预计时刻,做到准时到达。几个小时以后,拉萨接近了,壮丽的布达拉宫,黄顶的喇嘛庙,一个个尖尖的屋顶,展现在眼前。10时整,当陈老总出现在筹委会大会主席台上时,飞机准时到达,会场上满眼是飘扬的彩旗和欢乐的人群。为了使藏族同胞更清楚地看看自己的“天兵天将”,显示人民空军的神威,我指挥机组一再降低高度,在会场上空低飞盘旋一圈又一圈,并投下五彩缤纷的庆贺传单。拉萨沸腾了,成千上万的人在跳跃,不断地挥动着彩旗,向空中致意,表达了百万藏胞对党的爱戴,对开辟拉萨航线将给西藏带来繁荣的喜悦心情。最后我们摆动机翼向大会告别,满载藏族同胞的情谊返回基地。

继这次飞行之后,英勇的空军运输航空兵某师飞行员以他们刚毅的精神和精湛的技术,战胜各种困难,多次飞到拉萨,并于5月26日第一次在当雄机场安全着陆。至此,北京—拉萨航空线胜利开辟成功。

(摘自《蓝天之路》文章有删改,发表于《中国空军》2006年第6期)

主办:解放军报社空军分社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转载申请 | 在线投稿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京ICP备11009437号 公安网备11009437号  法律顾问:北京荣德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12-2013 by kj.81.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刊登的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空军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