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女儿志

来源:中国空军网 作者:汤卓颖、朱威 发布时间:2016-03-17 16:02:26 编辑:高立英
您已浏览完所有图片
机组协同时,王惠听得特别认真。
刘璐(右)与战友交流协同。周建华摄
刘璐(左一)、谭红梅(左二)、王惠与战友们研究航线,做起飞前准备。周建华摄
年轻的王丹(右三)、谭红梅(右二)与战友在机场合影,刚分到部队那会,她们意气风发。
女飞行员王丹与机组人员一同检查机载设备。只要一坐进机舱、进入战位,他们没有男女飞行之分,全是战斗员。
女飞们整齐列队、满怀自信,走向心爱的战鹰。
谭红梅(中)和战友研究航线。
谭红梅
谭红梅一家三口。
王丹做起飞前准备。
王惠(右三)和刘璐(左二)与机组成员进行协同。
王惠翻阅资料。
一个完美的架次降落后,爱人王毅为王丹送去了祝福的鲜花。

她们是万里挑一的女飞行员,她们是空军战略投送力量的组成部分,她们是碧空中一抹靓丽的“风景线”。作为战斗员,她们搏击长空,鹰翔万里,用行动书写着“超越自我,坚韧不拔,敢于牺牲,甘于奉献”的“女飞”精神。

小编要给大家介绍的这4位蓝天姐妹,与刚刚荣获“全国三八红旗手标兵”的女飞行员李凌超是同批战友。尽管是万众瞩目的女飞行员,但她们同时也是妻子、是母亲,搏击长空之后,同样要面对柴米油盐。来倾听一下她们的苦与乐、笑与泪、光荣与梦想吧。

王丹:一片丹心志鲲鹏

来自辽宁海城的女飞行员王丹,是我国第七批女飞行员,与丈夫王毅在同一部队,她坦言,结婚13年来,最浪漫的事不是求婚庆生,而是“在空中与他‘擦肩而过’”。

2009年年初,王丹刚休完产假,就赶回部队进行恢复训练,恰逢部队接到了紧急任务。回忆起当时的情景,王丹记忆犹新:“当时我还在外执行空投任务,返回前一天,王毅已经跟着第一批任务人员出去了。”这一去就是一个月。等待王毅归队途中,王丹正驾机飞赴山东,接力执行任务。那天,两人的飞机以300米高度差在空中“擦身而过”,王丹贴着舷窗看到王毅的飞机,感觉触手可及、近在咫尺。一个月后,等王丹从山东回来,王毅又去了东北执行任务,两人的再次相聚已是9个月后了。

2010年,因为工作表现出色,王丹被任命为副大队长,负责大队行管工作。从离开朝夕相处的姐妹,到融入全是男飞行员的集体,王丹起初很不适应,既有缺乏行管工作经验的担心,更有工作对象是机长、有的还曾是自己教员的顾虑。可王丹就认准一条:什么都干在前、做在前。男同志们看到王丹工作很卖力,都觉得不好意思,纷纷给予支持配合。就这样没多久,王丹的行管工作上了正轨。

2014年5月,部队正如火如荼开展“双学”活动,碰巧大队长外出执行任务,教导员在外培训,作为副大队长的王丹一人挑起重担,一边抓大队学习训练,一边抓大家生活保障,大队各项工作有序推进,获得领导肯定。

近年来,随着部队战训任务日益增多,某型运输机使用越来越频繁,特别是遇到紧急任务,常常是一个任务还没结束,另一个任务已经下达,飞机还没落地,就在空中领受新的任务,连续往返、昼夜兼程。

“想要与男同志一样轻松驾驭大型运输机,就必须有强大的精神支撑和充分的体能保证,目前国外没有这个机型的女机长。”王丹坦言说,为尽快驾驭大型运输机、适应任务需要,她一边像海绵一样吮吸新知识,像发条一样投入改装训练,一边加强体能锻炼,只要一有空就去运动场跑上几圈,到器械室锻炼1~2个小时。如今,已完成基础改装训练的王丹正加速积攒力量,向更高更远的目标发起冲锋。

刘璐:剑击长空佩宝璐

出生在山东的女飞行员刘璐,与丈夫抄民是飞行学院的同学,理论学习结束后,刘璐去了哈尔滨学飞运输机,抄民去了西北学飞战斗机。毕业那天,两人互留了联系方式,从此开始了3年的书信往来。

“我们几乎每天一封信,不是简单几行字的嘘寒问暖,而是厚厚几页纸,大到学习困难,小到生活琐事。”刘璐回忆与丈夫抄民的恋爱经历,脸上始终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就这样,不间断的信笺成了他俩学习训练生活的调味剂。他们一起探讨学习方法、交流飞行心得,一起分享日常点滴,畅谈美好生活。渐渐地,因共同的事业、共同的理想,在逐梦蓝天的道路上相识相知,一种美好的情愫在彼此的鼓励和支持中生根发芽。

2001年7月,两人完成全部课程,拿到通往蓝天的毕业证。刘璐分到华东飞运输机,抄民分到南方飞战斗机。那天,抄民乘坐去部队报到的火车途径武汉,为了能见上一面,刘璐算好时间早早来到车站,隔着车窗与抄民相视而泣,这也是两人3年里唯一的一次见面。

俗话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2003年9月,刘璐与抄民结束4年的爱情长跑,携手步入婚姻殿堂。相隔千里、翱翔蓝天,有梦里的牵绊相随,更有现实的生活苦楚。照顾老人、抚养小孩,一切家庭大小事务全部落在刘璐肩上。知道刘璐的不容易,2004年抄民做了个大胆决定,放弃歼击机部队中队长岗位,申请调到刘璐所在部队改飞运输机。从飞战斗机到飞运输机,抄民必须一切从头开始。改装期间,他顶着巨大压力,克服各种考验,通过自身努力和战友、妻子的帮助,终于顺利完成改装,2007年10月当上了副大队长。“这些年特别感谢丈夫的无私付出,有了他在,我就有了全世界。”刘璐激动地说。

可到了同一个部队,虽然离家只有1个多小时车程,但夫妻俩都忙于训练,一家人在一起团聚的机会依然很少。为了不让孩子有缺失感,刘璐专门买了两套故事书,一套送给孩子,一套放在大队,只要一有空,就打电话给孩子讲半个小时故事。她说,这是在孩子面前刷“存在感”。

可能是父母都是飞行员的缘故,小家伙从小有一颗渴望飞翔的心。平时,只要刘璐一回来,儿子总吵着要听飞行的故事,说要快快长大,将来也要像爸爸妈妈一样当飞行员,甚至到学校接他放学,都要求刘璐必须穿军装,跟同学炫耀地说:“快看,我妈妈来接我了,她可是空军飞行员哦!”那一刻,刘璐心中溢满幸福的甜蜜。

谭红梅:傲雪红梅香更艳

重庆籍女飞行员谭红梅,长得眉目清秀,娇楚动人。2003年9月,与同为飞行员的张浩携手步入婚姻殿堂,可婚后不到一年,因工作需要,张浩分到了数百公里外的兄弟部队,从此俩人开始了长达11年的分居生活。

婚后习惯了张浩的大包大揽,在他突然调走之后,谭红梅很不适应,生活一下陷入了“困境”,甚至连水电费都不知道在哪交。为了能让丈夫安心飞行,谭红梅独自挑起照顾家庭的重担,一步一步从处理生活琐事学起,遇到难事急事只要自己能办到的,绝不向张浩张口。2008年7月,正值飞行旺季,恰巧谭红梅的母亲突然病倒,她焦急万分,又是挂号检查、办入院手续,又是熬夜照料,家里医院两头跑,忙得团团转,等母亲病情稍有好转,便托付亲属照顾,匆匆返回部队投入紧张训练。这件事张浩至今不知。

在谭红梅眼中,丈夫既是老师更是英雄。张浩所在部队担负着抢险救灾等重大任务,往往新闻报道哪里有灾情,张浩已经第一时间飞到哪里,新闻成了关注丈夫动态、得知丈夫平安的渠道。丈夫每次圆满完成任务,谭红梅比自己完成任务还要开心自豪。

令谭红梅至今难忘的是,2010年,她完成广州亚运会保障任务返回部队,张浩带着孩子专程到机场迎接。谭红梅在接机队伍中看到父子俩,很少在人前“示弱”的她拥着丈夫孩子热泪盈眶。可喜的是,2015年,张浩因工作需要,调到了谭红梅所在部队。这年,谭红梅进入某机型改装攻坚阶段,她天天泡在学习室,有时为了背记一个油路图,反复画上十几遍;有时为了搞清搞透一个电路工作原理,专门跑到机舱里研究摸索,就连吃饭也拿着筷子不由自主地比画下飞行动作。已飞过该机型多年的张浩,主动帮助整理学习资料,并结合自己的飞行经历,传授方法建议,为谭红梅完成改装加油提速。战友们打趣道:“原来是家里有人‘开小灶’啊。”

谈起儿子,谭红梅一脸得意,“没啥‘缺点’,就是太懂事。”从没教过孩子唱军歌,小家伙却自学成才,成了家属院里公认的“军旅歌曲点唱机”;从没给孩子讲过部队故事,小家伙却能搞清楚来家里做客的飞行员伯伯胸前挂的资历章是什么级别;他是同学眼中的“军事通”,班里的学习标兵,更是父母的心头肉。有一次,孩子突然肚子疼得厉害,诊断结果为肠套叠,需要马上做手术。医生说,由于小孩内脏脆弱,手术有一定的风险。谭红梅颤抖着双手在家属同意书上签了字,幸运的是手术很成功。看着孩子渐渐苏醒,守在病床前的谭红梅再也绷不住了,泪如雨下。小家伙轻轻握着妈妈的手,轻声地说:“妈妈别哭,要勇敢,我好着呢!”

王惠:蕙质兰心亦从容

性情直爽的王惠,是典型的川妹子,说起话来快言快语、火辣十足。可能是因为同乡的原因,王惠刚分到部队的时候,就与身为领航员的李军走得比较近,共同的事业追求和兴趣爱好,让俩人决定结伴终身。结婚两年后,他们的爱情结晶——儿子李枭隐出生。

说起儿子李枭隐,王惠神采飞扬,话语中充满甜蜜。王惠告诉笔者,儿子从小喜欢飞机,知道飞行与天气有关,每天必看天气预报,并且能根据天气判断“今天不下雨,妈妈肯定要飞行,晚上回不来”。每次周末王惠回家,小家伙高兴得不得了,总是端茶倒水忙得不亦乐乎;每次回家班车驶进家属院,在操场上玩耍的儿子肯定立马撇下小伙伴,跑到车前迎接妈妈。

“孩子是父母的心头肉,谁都不想错过他们成长的每个阶段,可因为部队战训任务忙,一家人很难聚到一块儿。”王惠说。2011年7月,王惠赴辽宁朝阳执行人工增雨任务,恰逢丈夫李军也在外执行任务,夫妻俩只能将放了暑假的儿子送到父母家照顾,并约好一个月后完成任务接他回家过中秋节。可由于天气原因,王惠一直在唐山待命,这下可把她急坏了。李军明白王惠的心思,为打消她的顾虑、全身心投入飞行,在完成任务后专门请了假照顾儿子。那个中秋节,虽然没有王惠在身边,可父子俩过得倒别有一番滋味。

孩子的健康从来都是妈妈最大的牵挂。一次,王惠到外地疗养,儿子突然发起高烧。等她急匆匆赶回家,小家伙已打了几天针,小手上扎满了针眼。“我当时特别内疚,心里直恨自己。”都说母子连心,王惠为儿子紧张,儿子也懂得牵挂妈妈。有一天晚上,小家伙在电视上看到一条国外一架飞机失事的报道,很是担心,吵着要给王惠打电话。当听到电话那头妈妈的声音时,乐呵呵地笑开了花。

小枭隐也许不知道,妈妈的飞行并非都是一帆风顺。那次,王惠到外地实施人工增雨作业,飞机穿云出现轻度结冰,且随着高度爬升,有向中度结冰发展趋势。机组按照特情处置预案,迅速采取应对措施,可没想到结冰现象仍没缓解。“当时情况非常紧急,我们立即请求备降,却得到民航一架飞机因气象条件恶劣备降着陆不成功而复飞的消息。”王惠说,机组综合各方面情况,还是决定马上备降,可高度降到80米,仍不见跑道。王惠心头一紧,还要继续下降!?不准备拉起复飞!?她从机长坚毅的眼神中得到了答案,继续压杆下降,终于在50米高度看到了跑道,驾机安全着陆。

“飞行总是要有付出,家人的全力支持,让我放心飞翔。”王惠说,这也是激励自己奋飞远航的强劲动力。

主办:解放军报社空军分社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转载申请 | 在线投稿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京ICP备11009437号 公安网备11009437号  法律顾问:北京荣德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12-2013 by kj.81.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刊登的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空军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