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5攻击机,“老鲜肉”也会有春天

来源:中国国防报-军事特刊作者:曾乐怡、薛小岭编辑:高立英发布时间:2016-03-21 11:10


强-5攻击机

话说蜀汉三国时曾有“人中吕布,马中赤兔”之说。我强-5攻击机虽不敢媲美赤兔马,怎么说咱也是中国首颗氢弹的空投者,巨大的蘑菇云也让我在飞行界有了“五爷”的名号!当然,我最引以为傲的就是我的绝活“水上漂”:一是身手灵敏,二是超低空飞行高度仅为50米。据说有人目睹我贴着人家房檐飞过的绝技,嘘!不过,这是个秘密。


强-5攻击机

“老鲜肉”会“水上漂”

说起我来,话可长了。上世纪90代我出生了,4.33米的身高,9.68米的翼展,不吃饭时体重还要6950千克,是一个白胖的小子。我最大起飞重量可达11300千克,起飞速度330千米/小时,最大平飞速度1240千米/小时,最大航程2000千米,我可以全副武装飞行,作战半径600千米以上。

如今我这个二代机早已成了“老鲜肉”,常被一些“伪军迷”们调侃,拿我和歼-10、歼-11这些三代机作比较……虽然两位后辈年轻力壮,可你别忘了我们强-5兄弟也曾是地面部队贴心的“小棉袄”。我们廉价耐用,经济实惠,性能可靠,逢山开道,有效清除堡垒、遇河搭桥,消灭装甲力量、对地突击,提供火力支援,这可都是我们的拿手好戏。

记得那年春天一场实战背景下的多兵种体系对抗紧张上演。警报大作,“敌”一支机械化部队直奔我老巢而来,另有一群三代机为主的“敌”机迅速向我逼近。险情突至,我与众兄弟们下定决心,“誓必完成任务!”迅即开启无线电静默,施展“水上漂”绝技。我们顺着山势,穿梭于蜿蜒起伏的峡谷之间。凹凸的山脊不时横生而来,稍有不慎就会发生撞山,大家小心翼翼如鹰隼一般,悄无声息地向来犯之“敌”逼近,巧妙利用航线周围的山体地貌规避雷达信号,做到隐蔽突防。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超低空飞行数千米,前方豁然开朗,我们终于突破了敌人的围追堵截,时间刚刚好。看着“敌”数十铁骑还在浑然不知中,我们相视一笑,上演了我们穿插包抄的拿手好戏,当他们仰望蓝天寻找遮挡了眼帘的身影时,我们的大招已呼啸而至!“下滑轰炸”、“俯冲轰炸”、“大速度火箭齐射”,那个过瘾!


强-5攻击机

我的使命并没有结束

常言道:“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2013年我在北部战区航空兵某旅结识了我的伯乐——“金飞镖”大队长吴涛,他可是空军强击航空兵头号战将,我也终于成为了赤兔马。那年空军突防突击竞赛性考核,我和吴涛配合得天衣无缝,把“水上漂”绝技发挥到了极致。最后还是吴涛果断扣动了扳机,打中了靶标!误差“0”米!而,这次“夺冠”后,我与主人的合影,至今还放在他的床头,一直激励着我们前进。

时光如流水,岁月亦匆匆。那些美好回忆就那样匆匆流过。那年我的老朋友歼-6战机退役了,面对这样一个曾“翅”诧长空的战士退隐江湖,我不禁万般惆怅。时间都去哪儿了……或许,我们这一代真的老了,不中用了,已经逐渐被世人淡忘,质疑。但,正所谓,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我的诸多绝技尚有一席之地,我的使命还没有结束。

“两会”的“升维”观念,使我看到了希望。近年来部队给我加装了新型目标指示吊舱,并通过改进火控系统及航电设备,完成了一次质的飞跃,具备了在现代战场上精确打击目标的能力。我还可携带激光制导炸弹完成攻击任务。上次,我的一个兄弟突然变身双座机型,不仅加装了机头探测系统和光电吊舱,还增大了副油箱的载油量,这一切都在预示着,我们强-5兄弟,还大有“升维”的空间。是啊, 我的蓝天我还要守护!我想起那天夕阳下的飞驰,那是我逝去的“青春”!我的生涯一片无悔!



【责任编辑:牛锐利】

网友评论

主办:解放军报社空军分社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转载申请 | 在线投稿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京ICP备11009437号 公安网备11009437号  法律顾问:北京荣德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12-2013 by kj.81.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刊登的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空军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