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父亲的往事

来源:中国空军网作者:吴 健编辑:欧冠豪发布时间:2016-04-05 16:19


1955年,父亲授衔留影

写在前面的话

细雨新柳,又到清明。

这,是一个追思和缅怀的节气。

凝望过去,有多少人用热血和忠诚铸就丰碑,又有多少人为人民空军的建设发展奉献毕生。

尽管,先辈们的背影已渐渐远去,但他们的事迹被人们口口相传,他们的精神如晨钟暮鼓,叩击时空,悠然回响。

这些,是我们永远无法忘却的记忆。

这期长空晚霞,我们推荐一篇原济空司令员吴宗先女儿写的回忆文章。

吴宗先,1932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经历了著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参加了无数次战斗、战役。他作战勇敢,不畏艰险,屡立战功。在人民空军初创时期,他发扬战争年代的优良传统和作风,先后参加了一些部队的组建工作,为空军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

编辑这篇文章,我们始终怀着一种无比崇敬的心情。因为,这既是一次与历史的对话,也是一次传统的续接。

字里行间,我们不仅读到了将军后辈的绵绵思念,更读懂了这位老红军信念坚定、无私奉献、廉洁奉公、生活简朴的优良本色和高风亮节。

以此,作为凭吊和铭记。


1956年,父亲在南京军事学院空军指挥系毕业照(前排左数第五人)

今年是父亲诞辰100周年,也是他离开我们22周年的日子,这些年来,我对父亲的思念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淡忘,他的音容依然清晰地印在我脑海中。

我的父亲——吴宗先,1916年3月出生于安徽六安一个贫农家庭,从小放牛受尽了苦难。1929年冬,皖西大地星火燎原,六安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土地革命斗争,年仅13岁的父亲毅然参加了少年先锋队,坚定地走上了革命道路。父亲于1932年3月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先后在六安独立团、皖西北独立第三师参加战斗,后编入红二十五军。父亲经历了著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参加了无数次战斗、战役,他作战勇敢,不畏艰险,屡立战功。他曾两次身负重伤,右上臂子弹穿过留下很深的伤疤,肩背上的弹片一直残留体内。父亲曾开玩笑说:“我是从死人堆里走出来的。”彭德怀元帅当年也说过,“吴宗先是一员战将”。

1952年,父亲奉命组建空军第二十五师并任师长,同年随军事代表团赴朝鲜战场参观学习。回国后,为了系统掌握航空理论知识,父亲进入南京军事学院空军指挥系学习,这对于陆军出身从未走进校门的父亲来讲,4年的学业异常艰难,但父亲以对党的忠诚和革命事业的无限热爱,克服了种种困难,以优异成绩毕业。这4年期间,在我的童年记忆中,父亲过的是军事化集体生活,每周休息1天,到家就是看书学习,难得和孩子们玩耍。几年中,全家只去过玄武湖公园一次,家里的一切都是母亲料理。他把党的事业视为自己的生命,他最爱说的一句话是,“军人的天职是服从,是奉献,战场上打仗如此,和平环境亦如此”。

1956年,父亲奉命来到山东组建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第六军并任军长。父亲深知新组建空六军使命光荣、任务艰巨。他刻不容缓只身一人坐火车来到济南报到,让去接站的管理处负责人吃了一惊。

当时正在筹建的空六军机关位于济南南郊郎茂山下一片空地。建国初期,国家贫困,资金极其缺乏,一切白手起家,但父亲凭着对革命事业的坚定和热爱,团结一班人,关心和放手发动群众,在1年多的时间里将空六军军部机关大院建成。

1967年6月,父亲奉命参加组建济南军区空军并任司令员,济空机关就是在空六军军部基础上建设的。每当我看见济空大院整齐的营房以及柏油马路两旁高大茂盛的法国梧桐树,就会想起当年父辈们为之奋斗的情景,心中油然升起对父辈们的崇敬和爱戴!

父亲一生对工作态度严谨,认真无私。在我的记忆里,父亲在家的时间很少,他经常下部队,关心部队的建设和飞行员的工作、身体、生活等,深入连队帮厨改善战士生活,农忙时帮助老百姓收割麦子。即使在家几乎也没有休息日、节假日,尤其是重大节日父亲都是在指挥所度过。遇有敌情几天几夜不回家。父亲40岁就患上严重的心脏病,忘我的工作和压力使他多次病倒在工作岗位上。母亲曾开玩笑说:“指挥所才是你爸爸的第一家。”父亲的奋斗精神是留给我们后代的精神财富。

父亲一生光明磊落,两袖清风。他生活非常简朴,一辈子除了几套军装和出国时公家做的几套衣服外,从未做过高档衣服,两双皮鞋轮换穿,一个旧皮箱伴一生。在饮食方面用简单和节约来形容不为过,他要求我们不许挑食,不许浪费饭菜,把节省下的粮票送给生活困难的工作人员。下部队时父亲都是到干部食堂就餐,部队照顾他到飞行员食堂就餐都被他谢绝。

有次上级给军长和政委配发了两套沙发,一套是新的,一套是旧的,管理处把新沙发直接送到我们家,当父亲知道另一套沙发是旧的时,立即让管理处把新沙发送到政委家,留下旧沙发。上个世纪70年代济空按规定配发给司令员和政委各一辆专车,可是父亲和政委商量后两人共用一辆汽车,省出一辆给其他首长使用。类似之事时有发生。当时少年时代的我理解不了,但当我成为一名军人后才深切地理解了父亲,从而使我更加感受到父亲内在的人格魅力。


1945年,父亲母亲在延安结婚照

父亲一生要求自己不搞特殊,同时对母亲和我们子女也是要求严格,规定不允许坐公车外出,外出一律坐公交车,或骑自行车。我们成年后在外地工作的子女回家探亲,不管是白天黑夜都要求我们自己打车回家,不准用公车接送。家中有公务员,但父亲要求我们自己打扫房间,饭后自己洗碗筷。经常要求我们去院子里除草,给树浇水,加强锻炼,增强我们的劳动观念。

父亲尊重上级,但更关心爱护下级,父亲和母亲常常教育我们要尊重身边的工作人员,在他身边工作的公务员、司机、炊事员、保姆如同一家人,他们有困难都愿意跟父亲母亲讲,父亲和母亲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尽力帮助他们。记得跟随我们多年的一位老阿姨,唯一的儿子不孝,她晚年没有去处,我们一家人本准备给她养老送终,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无法实现,父母亲只好派专人将她送回老家并安置好,一直保持联系直到她去世。

父亲教育我们“利益面前不要去争,要先人后己,与人为善”。记忆中有这样一件事情:1960年部队特招一批曾是军人后转业、复员,现仍在部队工作的干部职员(包括职工)入伍,当时母亲完全符合再穿军装的条件,但名额有限,想要再穿军装的人多,母亲毅然放弃再次穿军装的机会,以至于后来母亲在待遇上被各种问题困扰时,我心中很替母亲抱不平。但父亲和母亲对这件事情看得很淡,并幽默地说:“吃亏是福。”时隔这么多年,我仍旧强烈地感受到父亲母亲身上的优良传统和高贵品质,为我们今后走好人生路指明了方向。

1983年父亲离休,过起普通人的生活。他生活很有规律,每天读书看报关心国家大事,关注部队的建设,每逢济空领导看望他时,父亲总是非常详细地询问部队的情况。每当领导问有什么困难和需求时,父亲从不提个人要求。离休后的父亲身体状况一直不好,受多种疾病困扰,他除了配合医生按时服药治疗,就是坚持锻炼、劳动。家里的院里种上瓜果蔬菜,养了各种花卉,早晚同老干部们散步、聊天,和孙辈们享受天伦之乐。父亲晚年的视力很差,但他仍坚持让孩子们给他念报纸,了解国内外大事。由于父亲病重经常需要住院治疗,但他依然以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和顽强的意志与疾病做斗争,身受病痛折磨的他还经常反过来安慰我们说:“病痛像弹簧,你强它就弱,你弱它就强,这也是一种战斗”。父亲一生中无论在逆境,还是与疾病顽强斗争的一言一行彰显出一位老共产党员的坚定政治信念和高风亮节。


1952年,父亲母亲合影

1955年父亲被授予少将军衔,1957年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荣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父亲是开国将军,前半生为了祖国的解放事业,驰骋战场,浴血奋战。他不是山东人,但后半生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了齐鲁大地上这片湛蓝的天空。他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和空军的建设奉献了毕生的精力。父亲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光辉的一生。父亲的一生是我永远的骄傲!

历史不能忘记,牢记过去才会更加珍惜现在。衷心希望我们的祖国更加富强,国防和军队更加强大,这样才能告慰父辈的在天之灵。



【责任编辑:牛锐利】

网友评论

主办:解放军报社空军分社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转载申请 | 在线投稿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京ICP备11009437号 公安网备11009437号  法律顾问:北京荣德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12-2013 by kj.81.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刊登的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空军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