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校默默无闻扎根基层30年

来源:中国空军网 作者:尹国栋、孔德鹏 发布时间:2016-04-19 17:19:58 编辑:刘军毅
您已浏览完所有图片
支学军正在带领战士进行操作训练。
支学军正在和战士进行队列训练。
指导员每次上课,支学军总是听得最认真的一个。
业余时间,支学军经常和“80后”、“90后”战士一起下象棋娱乐。
支学军把陪伴了多年的军被每天都叠得整整齐齐的。
每天的体能训练支学军一次不拉。
支学军奋战在铁路装载一线。
任务途中,支学军与战友一同就餐。

大校默默无闻扎根基层30年

——记中部战区空军防空某团雷达工程师支学军

 

他1米8多的大个子,站在队伍里显得尤为突出,再加上佩戴的大校军衔更是显眼;他瘦壮的身材,古铜的肤色,棱角分明的脸庞,执着的眼神,尽显军人的刚毅;他当兵30年,没有任何一级机关经历,始终扎根基层一线,和战士睡在一个大房间,硬板床;他专注本职岗位30年,至今仍是一名普通工程师,但他工作兢兢业业,操纵的装备从没发生过一起临战故障。他叫支学军,中部战区空军防空某团一名雷达工程师。

今年,已服役满30年的支学军就要退休,离开军营,但他却说,如果装备遇到技术难题,部队随时招呼,我随时回来。

不当官甘愿搞技术

出生于1968年的老支,1986年高中毕业后怀着对军营的美好向往报考了军校,学习雷达专业,自此便和雷达缘定今生。1990年军校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基层当排长,从此就在基层扎下了根,而这一待就是30年,没再挪过窝。

在那个年代,基层部队的本科生凤毛麟角,部队把他当成重点培养苗子,可谓前途光明。然而他的一个决定却让大家感到十分诧异。排长任职期满后,他主动向领导提出从事技术工作。周围战友都说,堂堂的军校本科生放着主官不当,甘愿搞技术,真是让人想不通。领导也专门找他谈过话,但老支却说,他喜欢自己的专业,在技术岗位一样能有所作为。领导被他的执着所打动,就这样,支学军如愿以偿地走上技术岗位,成了一名千里眼的“守护神”。

白天他忙碌在雷达阵地上,晚上“恶补”专业知识,拿着废旧的报纸默画电路图。半年时间不到,两箱子专业书籍被他翻看得卷了边,默画电路图用的废旧报纸摞起来重达几十公斤。别人都劝他没必要把自己搞得这么累,一个技术干部专业技术再牛也没什么前途。他却说,要想当好千里眼的守护神,就得练就“庖丁解牛”一样的本事。医生如果医术不精误诊,人命关天,雷达兵要是技术不精,看似伤及的只是一台装备,实则是贻误战机,损失的甚至是祖国的万里空天。

他的一翻话,深深触动了战友们的心灵。在他的感召下,大家学习专业的热情高涨起来。在操作方舱、在教室、在宿舍,大家讨论的热火朝天,拿着一张张默画的电路图进行比对,相互点评。学习的升温,带来的是空情保障优质率不断提高,装备自主维修、排故能力进一步增强,团队在一次次比武竞赛、演习任务中摘金夺银,他的脸上堆满了笑容。

不惑之年再出发

转眼20多年过去了,老支已是不惑之年,可就在这不惑之年,又赶上了部队换装,陪伴了他22年的老伙计光荣退休了。那天,看着老装备远去的背影,他流下了两行热泪,这台装备倾注了他太多的感情和心血。

然而面对新装备,他告诉自己,一切必须从头再来。

作为昔日的本科生,部队的高学历干部,如今光环均已散去,面对科技含量高的新装备和硕士、博士云集的年轻高学历干部,这个往日的技术大拿能否转型成功,跻身新装备技术骨干之列呢?老支并没有吃老本,他主动请缨,赴装备厂家参加接装学习,认真向装备专家请教,借接装培训身边技术骨干云集的有利时机,向他们虚心求教。他说,武器装备可以有隔代,年龄也可以有代沟,但知识不能有鸿沟。不学习,脑子会越来越僵化,知识也会越来越贫乏,不久就会淘汰出局。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一翻努力,老支又在同批接装人员中脱颖而出,成为驾驭新装备驾轻就熟的技术骨干。他的成功转型给其他参加接装学习的年轻技术骨干很大鼓舞。大家学习的热情更加高涨,新装备接装仅3天就担负战备值班,并圆满完成了上级赋予的大项任务,受到各级领导高度肯定。

换装8年来,老支操纵的装备没让领导操过心。装备接到营里就基本告别了售后服务,他总是细心周到地伺候着它,定期给它做“CT”,经常给它做“保健”,从不让它处于“亚健康”的状态。部队多次参加大项任务,他操纵的装备没有出现过一次临战故障。营长杨波告诉笔者,装备出现临战故障,操纵人员几分钟将故障排除固然可以显示一个人过硬的技术本领,但那也是冒险一试,如若不能将故障排除,后果将可能导致一场战役的失败。而老支则是将功夫用在了平时,把平时当成了战时,这也是一种能力的体现。

老支像对待孩子一样对待装备,哪怕休假期间也常牵挂着,得空就回连队看看,或打电话询问一下情况,这样心里才会踏实。他妻子说,结婚22年,老支和装备相处的时间远比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长得多。但家人对此并没有怨言,反而被他的敬业、执着所影响,女儿成绩一直很优秀。去年老支在外执行任务,女儿即将高考,老支就利用任务间隙给女儿打电话加油鼓劲,最终女儿以优异成绩考入了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让老支深感欣慰。

30年始终以普通一兵要求自己

30年的时间一晃而过,老支一头青丝也有了白发,尽管年近半百,但他始终以普通一兵要求自己。

他专业技术六级,是单位里兵龄最长,军衔最高的干部,却从不搞特殊,和战士一起睡在大房间、硬板床,集合站队总是站在排头。在这个团里,早上出操,大校和列兵站在一个队伍里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每次点名,他总是响亮地答到。战士们说,我们的队伍里有个大校当排头很是自豪。

营长、教导员都是“80后”,每次布置工作,他都欣然接受,从不摆架子。指导员许文浩说,刚当指导员时,组织点名都不好意思点老支的名字,他主动找到连里说这样反而让他感觉不舒服,让大家以普通一兵对待他。连队每次上政治教育课,老支总是积极参加,一个“60后”认认真真地在听“80后”搞教育,让身边的战士更受教育。指导员许文浩很自豪地说,我们连有一部30年的“教科书”,我很荣幸能给一个“60后”专业技术六级的大校当指导员,放眼全军能有几个。

对此,老支总说,一个人要摆正自己的位子,调整好自己的心态。连队主官就是自己的领导,不能拿自己的年龄和兵龄去压人家,我们越是年长越要支持连队主官工作,不能倚老卖老。我也要多向年轻人学习,多吸取年轻元素,才能永葆青春活力,始终以昂扬的状态投入本职工作。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连长杨大伟告诉笔者,老支从不搞特殊。每天早上出早操,他都坚持参加;连队安排干部晚上轮流查岗,他没有一次漏岗,即使不安排他查岗,他也常会起来看看;每次执行任务,他总是和官兵奋战在一线。这些年单位有任务,他一次也没落下。

去年春节刚过,单位便顶风冒雪奔赴某地执行任务。老支和官兵一起冒雪加固装备,晚上一样睡在冷得像冰窖一样的列车闷罐里,把相对背风一点的位置让给新兵睡,自己则和连队主官睡在门口位置。雪花从门缝里飘进来落在脸上,晚上冷得几乎睡不着,早上醒来,胡子和眉毛上全是霜。任务间隙,看到大家都很疲惫,他便提议去挖野菜,缓解一下大家的心理压力。指导员许文浩说,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很难想象一个“60后”能和“80后”、“90后”打成一片,在一起吃苦享乐,摸爬滚打。

在官兵的心里,老支既像父辈,又像朋友。下士安志强说,他把我们当成孩子一样呵护,晚上总是帮我们掖被角。谁要是生病了,他总是催着赶紧去医院。大家感到迷茫时总喜欢和老支聊聊天,因为他给我们一种很踏实的感觉。有时他休假了,我们总感觉宿舍里少了什么,心里空落落的,忍不住打电话问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与老支同住一个宿舍的新兵杨雨润说,刚分到班里时,看到有一个大校在和大家聊天,以为是上级来接兵的大领导,于是大声喊首长好。老支一边接过他们手里的包,一边笑着说,不要叫首长,以后我们就是战友了。第二天早上一起床,他发现这个首长比新兵起得还早,而且被子叠得棱角分明,标准这么高。后来大家才知道是怎么回事,更加敬佩老支。所以,连队里有这样一个“老兵”,谁还好意思偷懒呢。

扎根基层不为名利所动

有一次,老支正在阵地上忙碌着,恰巧一位上级领导来检查,他一眼认出那正是当年在一个连队一起当排长时的老支,急忙走上前去握着老支的手激动地说,这么多年没见了,你还在基层啊。老支笑着说,这是我的战斗岗位,我得坚守好啊。这位领导离开时说,老支在基层一待就是30年,真是让人感动啊。

多年过去了,老支的同学中,有的脱下军装离开了部队,有的走上了领导岗位,就连他带的兵也有不少走上了领导岗位,但老支从没找他们办过事,请他们关照,甘愿在基层搞技术。也从没因职务上的差距而感觉失落,后悔当初的选择,动摇扎根基层的信念,把自己的青春献给了军营。

今年已服役满30年即将退休的老支,每每想到这些总是有些伤感。战士们说,原本性格内向的老支,临近退休话也多了,总是叮嘱他们要经常给装备这个部位做检查,那个部位要多维护,唠叨个不停,还经常从窗户里望着阵地上的装备发呆。在他心里,那是他军旅生涯的全部。


主办:解放军报社空军分社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转载申请 | 在线投稿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京ICP备11009437号 公安网备11009437号  法律顾问:北京荣德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12-2013 by kj.81.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刊登的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空军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