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科索沃等多场局部战争中,空中战略投送力量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也成为大国军力发展的一个重点——

夺取军事制高点的战略筹码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王修柏编辑:刘军毅责任编辑:牛锐利
2016-06-12 08:30

美国波音公司披露的“鹈鹕”军民两用巨型无人运输机设计图。“鹈鹕”体形庞大,外部尺寸几乎是现今世界上最大运输机安-225的两倍,载重量为1270吨,比C-5大10倍,能装17辆M1A1坦克,可载3000余名士兵,仅10余小时便可完成跨太平洋的投送行动。

战略投送能力是军事大国综合国力和军事实力的重要标志,是一个国家战略威慑力的重要基础。美军正在推行的第三次“抵消战略”中,战略投送能力被视为重要支撑。作为国家战略投送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空中战略投送是空军信息化条件下联合作战和非战争军事行动必不可少的力量支撑,是夺取军事制高点的战略筹码。

发展现状——

美俄空中战略投送能力超群

世界军事强国的空中战略投送力量发展很不平衡。美、俄最强,其次是英、法、德等国。从世界主要军事强国空中战略投送力量的现状看,有以下几个方面的特点:

一是指挥体系完善。以美、俄为代表的世界各军事强国,空中战略投送指挥体系健全。美国运输司令部居于战略投送力量指挥的顶层,其下一级指挥机构是空中机动司令部,再下一级是空军现役战略空运部队、空军后备队司令部空运部队以及民航后备队。俄军空中战略投送力量的最高指挥机构是俄军总参谋部,空天军司令部仅负责行政领导,其下是军事运输航空兵司令部,再下是集团军司令部,司令员一般通过参谋机构对所辖部队实施指挥。分布在其它部队的运输航空兵则主要编配在各集团军司令部,由所在战区司令部统一指挥。

二是力量编成科学。美、俄两国空中战略投送力量编成较为合理。美军战略空运部队主要包括第18、第19两个航空队,第18航空队下辖第60、第305空中机动联队以及第62、第436和第437空运联队,第19航空队则隶属于空军教育与训练司令部。美军另有200余架战略空中投送力量主要编配在战术空运部队、空军后备队和空军国民警卫队。俄军空运力量主体是军事运输航空兵第61集团军,下辖1个军事运输航空兵师和2个独立的军事运输航空兵团。1个军事运输航空兵师又下辖3个航空兵团,每团辖3个航空兵大队,每大队又辖数个航空兵中队。各团普遍采用伊尔-76与安-2、安-124混合编配的方式,每大队装备的运输机数量因机型不同而各不相同,该师装备战略运输机共计160余架。

三是民航后备队实力雄厚。当今世界民航后备队建设最好的当属美国。美国战略空运的后备力量,根据民航后备队征召计划及所签合同,征用地方民航分为3个等级,一级征召使用80架民航飞机,二级征召使用238架民航飞机,三级征召使用379架民航飞机。

四是投送能力巨大。长期以来,世界军事强国始终注重战略运输机的发展,单机运输量在不断提升。美军的C-17A运输机有效载荷为78吨,C-5A达120吨;俄罗斯的伊尔-76为40吨,安-225有效载荷为200吨。单机空运载荷的增加,推动了空中战略投送能力的快速跃升。美军在《联合构想2020》中提出,要具备在4天内将1个中型旅、5天内将1个师、30天内将5个师投送到世界任何地方的能力。

实战运用——

集结兵力、战略威慑用途广泛

空中战略投送力量在作战中运用广泛,战略上主要是负责把部队和战术航空兵空运到世界任何地区,以及其它大规模保障任务;战术上主要是完成部队战斗部署,包括投送兵力、装备物资、人道主义救援等任务。

一是快速兵力投送集结,进行战略威慑。空中战略投送力量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装备的载重量大、航程远。美、俄现役的C-5、C-17战略运输机与安-124、安-2、伊尔-76都具备这种优长。伊拉克战争中,美军在战争初期实施大规模空运行动,短时间内从本土将大量部队及装备物资投送至对伊作战一线,给对手造成了巨大震慑。科索沃战争中,俄罗斯为摆脱被动,指挥俄军出动3400人乘14架伊尔-76运输机,分4批快速抵达科索沃普里什蒂纳机场,打乱了北约的部署,实现了战略意图。

二是配属支援空降兵,实施伞降机降作战。美、俄的空中战略投送力量,譬如C-17、伊尔-76等战略运输机,均可深入战区遂行伞机降保障任务。阿富汗战争中,美军发起“蟒蛇”行动,美第18空降军的101空中突击师、第10山地师以及阿富汗反塔联盟的士兵乘C-17和C-130运输机快速到达作战位置,形成了对塔利班作战的有利态势。2003年3月,在伊拉克战争中,当土耳其拒绝美军使用其空军基地时,美军立即从意大利调集15架C-17飞机,仅用9小时就将第173空降旅近1000名伞兵空运至伊拉克北部,并实施伞降,开辟了北方战场。

三是发挥平台性能专长,深入敌纵深支援。20世纪90年代,美军开始装备C-17战略运输机,该机具有良好的战术性能,可在简易机场跑道上快速起降,把兵员和物资运送到前线机场。阿富汗战争空袭第一天,美空军就出动C-17运输机保障其战斗机转场。俄罗斯的伊尔-76也是世界上较为先进的军用运输机,可在简易跑道上短距起降。2008年8月,俄格爆发军事冲突,俄军出动了以伊尔-76运输机为主的50多架运输机,在战争前期运送特种作战人员机降南奥塞梯首府茨欣瓦利,切断了格军补给通道;后期以转运和后送伤员为主,累计运送了上千名人员和数千台技术装备和1000多吨货物,为快速解决危机、结束战争发挥了重要作用。

发展趋势——

指挥体制、装备研发亮点纷呈

随着各国安全战略、军队所担负的使命任务的发展演变,空中战略投送能力的建设发展呈现出一些新的发展趋势。

战略投送指挥体制趋于高度集中统一。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世界各军事强国大力推进战略投送指挥体制改革,进一步强化集中统一指挥。1987年美军成立运输司令部,负责统一指挥陆、海、空战略投送力量。1992年6月,美空军组建空中机动司令部,隶属美运输司令部指挥;同年12月,美国防部指定运输司令部司令官为国防运输系统的单一管理者,使运输司令部对战略投送的指挥权更加集中统一。2015年8月,俄总统普京签署命令成立空天军,军事运输航空兵成为空天军两大兵种之一,行政上隶属于空天军总司令部,指挥上由俄总参谋部直接指挥。

战略投送动员机制趋于科学高效。早在冷战时期,美国总统杜鲁门就签署行政命令,责成国防部和商务部共同拟制一项在国家需要时调用民航运输力量的方案,为战时民用航空力量的动员提供了保障。在此之后,美国国防部与商务部达成协议,国防部可根据情况的紧急程度以及战略空中投送的需求量,对民用后备航空队飞机分3级进行征召。经过几场高技术局部战争,美国的战争动员,尤其是战略空运力量动员,逐步实现了程序化、规范化、系统化。俄罗斯历经社会变迁,其动员体制经过调整、充实、完善,从总统到联邦议会、联邦政府,再从总参谋部组织动员总局到各军种和各军区参谋部组织动员局,逐步形成了具有俄罗斯特色的动员机制。

战略投送装备趋于高速、智能和无人化。近年来,世界各军事强国着眼适应未来信息化战争需要,加快空中战略投送装备的发展。一是加快研发新型空中战略投送装备。美国始终把空中战略投送力量建设作为重点,不断加大国防投入,加快研发新型投送装备。美国立项研发的C-2000大型运输机,可运载4架直升机;研发的大型航空飞艇,则可运载1个全副武装的步兵营。俄在国家经济面临诸多困难的情况下,仍把空中战略投送力量作为优先选项,对图-330、安-70和伊尔-106战略运输机战略投送装备等予以重点发展。二是加快对现有空中战略投送装备的升级改造。美军对C-5、C-17运输机不断地进行现代化升级,尤其是提升电子信息系统性能,以适应新的作战环境、任务等方面的需要。三是加快发展战略无人运输机。目前,美国民用直升机制造商已经制造出有效载荷达2700公斤的无人运输直升机。军方研发无人运输机步伐也明显加快,新研机型纷纷问世,比较有代表性的无人运输机有K-MAX等。

海外基地支撑配置趋于体系化。扩大海外作战基地的数量和功能,实现体系化,以提高部队在需要的时间、地点出现的可能性,是世界上主要军事大国强化空中战略投送能力建设的又一做法。近年来,美军不断巩固关岛基地、日本三泽空军基地等永久性基地,强化新加坡樟宜基地等前沿基地,改造澳大利亚科科斯群岛空军基地等临时基地,为其空中战略投送力量驻留和快速反应提供必要的条件。俄罗斯基于本国战略利益考量,先后在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建立了两个海外军事基地。近来,又借叙利亚战争建立了谢拉特空军基地,为其战略投送力量海外驻留奠定了基础。

(作者单位:空军指挥学院)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