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通的第1903次飞行:为了心中那座“金头盔”

来源:中国空军网作者:李建文、张健编辑:刘军毅责任编辑:牛锐利
2016-06-27 09:12


【主人公心语】无怨无悔——只因我扛起的是尊严,撑起的是天地,捍卫的是和平。

——李通

他敢在蓝天与死神“掰手腕”,因为飞行是他的事业,打仗是他的使命。他的每一次升空,每一次着陆,无一不是在挑战中实现跨越,请看空军航空兵某团参谋长李通的第1903次飞行——为了心中那座“金头盔”。

“1903次。”

这不是李通经历生死考验的那次飞行训练,而只是记者碰到的极为普通的一次。

6月2日下午,记者搭乘的航班降落在塞外某军民合用机场。机场另一头,空军航空兵某团十余架国产新型战鹰一字排开,昂首待飞。正在团里跟班飞行的师领导告诉记者:“根据飞行计划安排,李通明天有飞行,现在我们可以到飞行教室瞧瞧。”

“明天飞行,今天看啥?”见记者充满疑惑,师领导解释道:“飞行训练全过程并不是单指空中飞行,而是包括地面准备、空中飞行、评估汇总3个阶段,现在就是地面准备时间。”

记者赶到飞行教室,看到李通正带领团里的飞行员围绕复杂气象、机械故障、突发特情等制定预案,并利用仿真辅助训练系统,对可能出现的空中特情和训练重难点进行充分预想预测。

“地面准备质量决定空中飞行质量,地面准备越细致充分,空中飞行才能越顺畅越安全。”李通的举手投足间透出一种干练和沉稳:“明天,我作为长机将带新飞行员盖世龙,与孟祥礼、张春雷两名飞行员进行2对2自由空战对抗训练,战术的实施原则、进入高度、选择时机、协同配合、连贯顺序等等,都得烂熟于心,不准备、不协同、不强化记忆,肯定不行。”

提及自由对抗空战训练,自然让人想到了“金头盔”——中国空军对抗空战考核优胜者的桂冠。

有哪个飞行员不想得到“金头盔”呢?2013年,该团首次参加空战对抗考核,李通却因为负责新员改装任务,未能参赛。“那次我团夺得两顶‘金头盔’。”李通自豪地说。

去年5月,该团再次备战“金头盔”之战,李通成为参赛的种子选手。

为了摘得梦想的“金头盔”,李通带领飞行员专攻精练,采取“3天背对背抗,1天面对面研”的方法,研创出多套新战法。李通和飞行大队长徐扬作为一对空战组合,屡屡夺得团里空战对抗训练“狼头争霸榜”榜首。

“但是,我被命运撞了一下腰。”李通轻描淡写地提到他的第1809次飞行,“去年9月19日,我在夜间突遭空中重大特情,结果跳伞造成身体受伤。”

说者波澜不惊,实则惊心动魄。那天,在198秒的生死抉择中,李通两次尝试空中开车,三次躲避村庄,直到飞机飞到无人区,下落到351米的高度时,才最终被迫跳伞,力保了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当团政委带领搜救力量找到受伤的李通时,他却一脸不甘:“政委,我多想把飞机带回来!这下对抗空战恐怕又去不了了。”

这一天距离空军“金头盔”之战不足一个月。结果,他的队友徐扬和他带的飞行员尤鹏飞夺得了“金头盔”。

“但我又是幸运的。”难掩兴奋的李通对记者说:“经过50天的康复治疗,我终于在去年11月9日重新飞上了蓝天。这不,我又在备战今年的‘金头盔’之战啦。”

6月3日8时30分,记者随李通和其他飞行员赶到机场停机坪。提前进场进行机务保障的官兵正在为战机充填装挂、复查把关,为起飞做最后的准备。

启动、滑出、加速、起飞……李通驾驶的战鹰发出一声“怒吼”,尾喷着蓝色的火焰刺入苍穹。紧接着,盖世龙、孟祥礼、张春雷等3名飞行员相继驾驶战机升空。

在战术评估室的实时显示屏上,4架战鹰从远距逐渐向交战空域逼近。双方时而侧尾佯攻,时而中距攻击,时而机动摆脱,时而近距缠斗,杀得难解难分,记者看得眼花缭乱。

此时,正在战斗的不止李通等4人,战术评估室气氛也同样紧张。“目标置尾机动,回转攻击!”“迎头交叉,注意规避!”巨大的监控屏幕前,地面引导员紧紧盯着正在空域中相互缠斗的4架战机,根据空中态势不时发出提醒和引导指令。

“空战结束!”约40分钟后,安全监督员一声口令,4架战机立即脱离空域相继返航。

10时20分,李通驾驶的战鹰稳稳着陆,战机轮胎与跑道接触摩擦,有两个半圆的烟迹旋出,如骑兵挥舞的弯刀。记者看到,走下战鹰的李通全身已经湿透,大载荷的飞行动作使抗负荷服的背带在肩背和手臂上勒出一道道深深的沟痕。

放下飞行装具,李通奔向塔台,继续组织指挥其他飞行员的空战对抗训练。直到上午的飞行结束,他才赶到餐厅匆匆扒拉了几口午饭。

下午14时,李通召集10余名飞行员和评估人员来到战术评估室,对2对2空战对抗训练逐个战术、回合、动作进行汇总讲评。和记者一块旁听的团领导凑过来悄声说:“飞行前的筹划准备决定着战斗的胜负,飞行后的检讨总结才是训练的真正开始。”

“在‘蓝方’中距攻击时,你不应该向左做小角度转弯摆脱,而应顺势向右转弯,这样我就能及时跟上占位,对敌机形成有利攻击态势。”李通指着大屏幕上盖世龙的飞行战斗轨迹,道出自己的想法:“战术摆脱动作虽然做得完美,但联合对抗的意识不强,战术目的不明确。”

曾参加过2次空军“金头盔”之战的飞行员王建文提出:“‘蓝方’长机第二次攻击时,为了取得主动态势,动作过大,极有可能突破边界,危及安全。”

“蓝方”飞行员孟祥礼解释道:“但是各项数据还是符合空战规则的,再说,为了‘金头盔’,就是要有这种敢拼敢打的勇气啊。”

“实战中有一条原则,就是在达到作战目的的前提下,首先保存自己。”李通一针见血指出:“求胜也要做到符合实战规律。敢打,并且会打、善打,才是真正的有本事、有血性!”

17时50分,空战对抗训练的讲评才告结束。走出战术评估室,记者问李通:“听说今年的‘金头盔’之战采取抽签确定参赛选手,如果没被抽中,你想得通吗?”

李通顿了顿说:“‘金头盔’是飞行员的无尚荣誉,但只盯着‘金头盔’那就太狭隘了。我也许无法赢得一顶‘金头盔’,但对胜利的渴望,仍能让我赢得整个战争!”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