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铁的“三次流泪”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李洋洋、杨怀远编辑:欧冠豪责任编辑:牛锐利
2016-08-19 10:46


插图:李宇阳

当听到宣布转业人员名单里有自己的名字时,老铁迅速仰起了头,这一场景刚好被我们看到:这个被大家称为“老铁”的西北汉子,眼眶里充满了泪水——他是舍不得部队,舍不得这个20年来为之战斗为之甘苦为之抛洒血汗的家。自打穿上这身军装以来,算上这一次,老铁只流过3次泪。

老铁名叫杨志铁,时任空降兵某团炮兵营营长。由于素质过硬、作风泼辣,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加之名字里有个“铁”字,得了个雅号:老铁。

杨志铁清晰地记得,自己入伍后的第一次流泪,是他参加新兵连第一次武装五公里越野考核。老铁刚入伍那会可真像块“铁”,体形偏肥胖,走个路都要喘粗气,跑起步来,双腿犹如灌了铅,看着前方战友的身影越来越远,他顿时泄了气,干脆坐在跑道上不跑了。这时,班长跑了过来,一把夺过他手中的枪,拉着他就往前冲。可还没跑两步,他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一次,任凭班长怎样拉,他就是一动不动。班长一着急,大喊道:“跟不上队伍晚上别吃饭了,浪费国家粮食!”说完便自己向终点冲去。

考核结束,老铁全连倒数第一。他一个人躲在连队荣誉室,望着荣誉墙上的奖章,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突然,班长捧着一碗香喷喷的面条走了进来:“臭小子,来尝尝我的手艺,要不是连值日员告诉我你在这里,我还以为你失踪了呢!”吃着面,他眼泪情不自禁地落进了碗里。“哭啥,面不好吃吗?”“班长,面有点咸。”破茧成蝶需要经历痛苦和不懈的努力。那天过后,在班长带领下,老铁每天坚持跑两个五公里,随着背囊里砖头数量的增多,脚上血泡化为老茧,最后,他成为同龄兵里的军事技能佼佼者。

转过年来,老铁变上等兵了。生日那天,班长送给他一套军校招生考试复习资料。在班长和战友们的鼓励帮助下,老铁刻苦学习,最终顺利考上军校。军校毕业时,他主动申请回山窝窝里的老部队。同届战友们都笑他傻,劝他考虑清楚。他却说:“根在那里埋得太深,离不开了。”

老铁回来了,还是那个团,还是熟悉的那个连。不同的是,这里熟悉的面孔越来越少,就连他的新兵班长也因为服役期满面临退伍。班长离队那天,老铁站在人群中偷偷抹了一把眼泪,嘴里不停地嘀咕,“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是他第二次流泪。

确定转业当天晚上,老铁躺在床上,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军装入睡,仿佛害怕一觉醒来军装就不在他身边。

但这一夜,老铁还是想通了。因为他明白,部队需要新鲜血液,离开,也是一种强军……

(摘自8月2日《空军报》)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