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等于一生!像感激我的老师一样感激他

来源:中国空军网作者:孔帅编辑:欧冠豪责任编辑:牛锐利
2016-09-12 09:41

笔者语:我是一名毕业一年多的排长,一年的时间让我从一名刚出校门的“牛犊”蜕变为一名合格的基层军官,作为一名新排长,怎样走好“官之初”,个人的努力是必不可少的,但对于一个刚下基层的“新人”,如何克服上任伊始的迷茫,树立远大志向,为军旅生涯打下基础,“引路人”的指引就显得更加重要。而他,我的第一任指导员便是这样一位“引路人”。

我的第一任指导员,陈文,我们相处了一年,对,刚好一年,后来因为工作调整,我去了其他单位。一年的相处,将对我一生产生了深刻影响。

“言”,每一次和他的交流都是思想碰撞;“行”,每一件他处理过的事情都是经验启迪。他的一言一行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无法抹去。

一年等于一生

——记军旅生涯的第一任指导员

他,个头不高,前额少有头发,身体壮实,表情虽有笑容却不免“凶神恶煞”,眼神锋利能够让人心生畏惧,但与人和善的交谈后却使得画风骤转,多憨厚的人哪!

(一)

记得我们这一批“新人”,初来乍到之时,对于基层充满好奇,脑海里“天马行空”、一心只为“建功立业”,他却告诉我要学会脚踏实地。时间追溯到一年前,我们跟随部队前往西北戈壁滩执行任务,烈日当头,强烈的紫外线晒得人皮肤微疼。面对辽阔的戈壁滩,内心是激动的,大漠的雄浑与壮丽不由得让我脑海中浮现出“马革裹尸,战死沙场”的壮烈景象。“与天斗与地斗与风沙斗”的横幅挂在墙上猎猎作响,铺石子路、挖垃圾坑、掏旱厕,对于一个刚踏出校门口的小中尉来讲,体力和耐力经受着巨大的考验。记得第一次掏旱厕,我一手拿铁锹用力的铲着,一手固定着用来防风沙裹在头上的毛巾,每铲下一锹,一股恶臭就扑鼻而来,委屈感涌上心头,心中的积怨一瞬间爆发,扔下铁锹,大喊一声“我不干了!”站在一旁的指导员没有说话,捡起铁锹,跳进坑里,一锹两锹,一直没停歇。上扬的沙子随风回填了回来,一层一层掩盖了他黑色的头发,变得花白,难闻的气味已使站在六尺之外的我难受不堪,而他却宛若无事,那一刻,强忍的眼泪夺眶而出,跳进坑里抢回了他手中的铁锹……“谁都有当将军的梦,可梦是遥远的,想到达梦的彼岸,必须要经历一段艰苦的岁月,吃苦是你要克服的第一道关卡。”吃苦是他教给我的第一堂课。


举行为身边的党员点赞活动。

月明星稀,楼外的夜晚静悄悄,从枪弹库传来几声犬吠声,原来是换岗的。从外面看连队的那栋楼,只有连部的灯还亮着,是指导员带着新排长在加班。这样的场景似乎已经不稀罕了。指导员告诉我们,一个人的职位越高,担负的责任就越大,而扛起这份责任是需要才华的,因此要学习的东西就越多。我们除了完成日常工作以外,晚上还要“充电”,“要做全方位人才,切不可在军旅之初就成了单腿走路的人”给我们制定学习计划,还不定期进行考核。都说严师出高徒,我虽不是“高徒”,但他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严师”一个。“小康,走,查岗去!”是指导员带着康排去查岗了,这是夜晚加班中常见的小插曲。其实每一次和指导员去查岗我内心是很激动的,因为在来回去岗楼的路上能和指导员好好“聊聊”,那时候他不是指导员,我也不是排长,我可以把我的郁闷和不解向他倾诉,他就像个过来人一样语重心长地给我答疑解惑。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