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哉,飞行保障兵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胡晓宇 安红欣 孙 霖 钱小军 李 君编辑:欧冠豪责任编辑:牛锐利
2016-09-13 08:42

《士兵面孔》本期关注:飞行保障精兵

“没有翅膀,我心飞翔。”人民空军的战斗序列中,有这样一个独特的群体——飞行保障兵。他们坚守在跑道边、塔台顶、指挥所、实验室,甘做映衬红花的绿叶,视线之外的无名英雄。他们用过硬本领和战斗精神,串连成环环相扣的飞行链条,托举战鹰啸九天,擎起大翼展国威。

摄影:郭超英 刘 培 肖燕锦

采写:胡晓宇 安红欣 孙 霖 钱小军 李 君

战鹰“X光”

陈 彬 航空兵某团机务大队代理机械师,三级军士长军衔,荣立二等功、三等功各1次。刘 培摄

战机正在试车。随着发动机转速升高,低沉的呼啸变成摄人心魄的嘶鸣,裹挟着灼热气浪震得人睁不开眼。飞行员操纵着战机蓄势待发……

站在发动机尾喷口5米开外,代理机械师陈彬密切注视着战机。突然,他眉头微蹙,转身面向机头处的中队长陈富刚,左手食指朝上,右掌轻轻盖住。停车!霎时,正展翅欲飞的战机安静下来。

“怎么回事?”飞行员爬下座舱,陈彬从机腹下探出头来,油乎乎的手朝平尾一指:“液压油!”只见一股淡红色的油液,顺着发动机壁冲出了半根筷子粗的油渍。原来,平尾方向舵机意外裂缝。如果“带病”上天液压油漏完,飞行员无法操控战机就只能跳伞。

在战友眼中,陈彬做事认真、不慌不乱,无论遇到什么急难任务,都一板一眼,淡定得有点让人着急。

“干机务最忌浮躁。拿起解刀、穿上机务服,眼中就只能有飞机。”陈彬记得,那年自己刚当上机械员,指导员问他准备得怎么样,他自信地拍着胸脯,“差不多!”一回头,被机械师骂个劈头盖脸:“记住!机务维护没有差不多!”

从那时起,陈彬就把毛躁的个性压得死死的,逼着自己慢慢沉静下来。

战机放飞有47个检查部位、记录8条工作日记,陈彬日复一日不急不躁,磨出了20年的安全记录;拆装机件,有的舱口巴掌大,要从里面取出管路层叠、相互遮挡的零件,小伙子们急得直跺脚,陈彬手把手教他们如何“抽丝剥茧”……

这份淡定更给了飞行员无限温暖与信任。2006年,一个帅气的年轻飞行员爬上某新型战机。这是他第一次放单飞。陈彬看出他有些紧张,放飞前跟他咬耳朵,“别紧张,我保障了那么多飞行员,第一次都这样。”也许受陈彬淡定气场的影响,小伙子一下子放松很多,首飞很成功。飞机刚一停稳,他就隔着座舱盖对陈彬伸出大拇指。这个年轻人就是如今空军唯一三夺“金头盔”的“80后”飞行员蒋佳冀。

陈彬维护的战机堪称“样板”,这名比自己大3岁的老机务的淡定更让蒋佳冀踏实;陈彬也感到这个飞行员和其他人不一样,好学好问。

“彬哥,为什么滑行时总感觉有点往右偏?”

“你是不是坐歪了,蹬舵有点偏。”

“我摸了一下轮胎很烫,今天着陆速度有点大。”

“最后一把杆带少了,下次帮我看看距离……”

“金头盔”就这样一天天成长!10年里,蒋佳冀驾驶着陈彬保障的战机,从新员一路飞到团长;陈彬还是兵,一遍遍重复着战机巡检,他们友谊的小船却依然劈波斩浪。这几年,实战化训练紧锣密鼓,越来越多极限过载、极限速度考验着战机。陈彬格外用心,维护时间比以往长三分之一;蒋佳冀也不客气,空战动作勇猛,一杆到位。

又是一次激烈对抗落幕。蒋佳冀刚跨下战机,就伸出双臂抱了一下陈彬。咋回事?原来,这是陈彬累计第2500小时安全保障!这下,他也有些不淡定,面向战机悄悄抹了一下眼眶。还好,下一轮空战即将开始,没人注意到他的小动作。

印象

淡定深处是承诺

■机务大队政委 李洪春

不爱表现,不多说话,甚至没有多余的情绪,只因对职责使命和战友生命的一声承诺,陈彬20年初心不改,他把所有的心思和精力专注于战机,直到把自己也“炼”成了一部规程,简单、朴实,但安全可靠。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