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部战区空军着眼使命任务提升海上作战能力

跨越:从近海到远海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范以书 曾 科 本报记者 李建文编辑:欧冠豪责任编辑:牛锐利
2016-10-13 08:18

飞远海、出岛链、巡岛礁……今年以来,南部战区空军着眼部队使命任务拓展,大力推动海上训练向常态化、实战化、体系化迈进。他们跨越的,不仅仅是从近海到远海的空间距离,更是从海训到战巡的战备训练理念。

从近海到远海,使命牵引海上练兵成为常态

时针回拨至去年3月30日,空军轰炸航空兵某团首次领受赴西太平洋远海训练任务。

受领任务之初,该部官兵多少有些担心:相较在内陆机场或是近海执行战训任务,远海训练需要长时间海上飞行,不可控因素多、风险系数高。

为了攻克这一“堡垒”,该团团长冯密林组织飞行骨干积极探索海上训练模式改革,从理论验证、模拟推演到选择航线、制订预案等各个环节精心准备。任务当天,他率先驾机升空,穿越巴士海峡赴西太平洋开展远海训练,在第一岛链外的辽阔海空划出了中国空军轰炸机的航迹。

“如果我们把自己‘束缚’在近海内,那翅膀如何能飞抵远海!”回忆起那次飞行,冯密林至今记忆犹新。

对比轰炸航空兵某团的经历,歼击航空兵某部飞行员徐幼兵对大海的脾性也经历了从陌生到熟悉的过程。

前不久的一天,天边刚泛出鱼肚白,徐幼兵和战友们驾机编成数组双机编队不时变换空中姿态,超低空掠过海面。数十分钟后,编队突然跃升、搜索、锁定,以雷霆万钧之势,朝海上移动目标展开模拟攻击。

如今,集中组织海上训练的部队已拓展到了南部战区空军全区航空兵部队。他们每年组织所属各机兵种部队进行海上使命课题演练,按实战要求开展复杂电磁干扰、未知海空目标、多机战术协同和远海低空超低空突防训练,锤炼部队海空作战能力。

从飞行到战斗,对接实战险难课目成了“家常饭”

前不久,一场海上目标突防演练在某海域激烈展开。

大海深处,数架三代战机经过空中加油后,迅速形成战斗队形,低空长距离掠过波涛翻滚的海面,直奔“敌”海上目标……

“未来仗怎么打,今天兵就得怎么练。”南部战区空军训练部门领导告诉记者,全区部队通过不断设置险难课题,部队海上作战能力在近似实战环境中不断提升。

那年9月,航空兵某团奉命参加上级组织的某次重大演习进入信息火力精确打击阶段,不料碰上超强台风过境。团领导心里打鼓,询问参训飞行员:还能不能上?飞行员们斩钉截铁地表示:上!当然要上!他们在极度恶劣天气条件下,连续飞行40多分钟,准时到达预定空域展开空战,圆满完成任务。

“祖国的安全利益在哪里,军人的担当就必须延伸到哪里。”航空兵某部部队长朱斌告诉记者,接装某新型轰炸机以来,飞行员们攻坚克难、敢闯敢试,3个月就顺利完成首飞任务。

翻开部队训练日志,最低气象条件起降、远海突防突击等一批险难课目如今成了“家常饭”。对于险中练兵,飞行员们已是泰然处之:平时不闯险难,战时怎么打赢?去年9月,海上目标轰炸任务演练,他们面对复杂气象条件和“敌”电磁封锁,经长距离低空飞行,发射数枚导弹,均准确命中远距离目标。

从离散到融合,攥指成拳联合成体系

预警机高空指挥引导,侦察机精确定位目标,电子干扰全程压制……记者在指挥大厅看到,战巡整个时长虽不到一天,却丝毫不亚于一场全要素、多兵种、联合化海上空中体系作战演练。

“从本质上讲,战巡就是一场跨军种、多机种的海上联合演练。”南部战区空军指挥所的一名指挥员向记者介绍,与陆上战役相比,未来海上方向空中作战将是信息化条件下的联合作战,并且这种联合不是多机种、多兵种或者是空军、海军力量的简单相加,而是作战思维理念、力量体系、行动样式的深度融合。

南部战区成立以来,战区空军各部队以使命任务为牵引,围绕海上作战不同机型、多个战术编队间的协同方法,以及战斗机、预警机、加油机及电子干扰机的指挥协同等进行了研究攻关,力图通过日常海空战备训练,在要素集成、体系融合上取得新的突破。

一次战巡任务中,南部战区空军通过科学构建体系布局,将侦察预警、对抗空战、突防突击等课目融为一体。所属及配属的轰炸机、歼击机、预警机、侦察机和空中加油机等多型飞机,从多个机场起飞,依托北斗卫星组网系统等手段,在海上迅速构建起海上空防一体作战体系。相关海域,多艘海军舰船和民用船只组成的救援力量巡弋待命,驻地机场搜救直升机加入救援备勤力量。

“大规模、远距离的海上兵力投送和后勤保障能力,是衡量部队海上作战能力的重要指标。”记者从有关部门了解到,这两年他们打破军地、部门之间的界限,积极与地方保障力量探索统一编组、联合保障的新模式,每年都要例行性开展军民联合跨海运输、海空军联合装备保障等演练。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