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团四级军士长陈建军,入伍14年,3次跨区转隶,从东南沿海一直辗转到大漠边陲——

一路西进,甘当改革“马前卒”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胡尔根、李建文、杨 进编辑:刘军毅责任编辑:牛锐利
2016-11-29 08:19

初冬时节,雪落大漠。

一场全系统、多要素的体系对抗在西北大地落下帷幕,西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团在演习中担当重要角色,再展锋芒。

捷报传来,该团某大队机械师、四级军士长陈建军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西北汉子陈建军,脸膛黝黑。他入伍14年,3次跨区转隶,是大队军龄最长的兵。2002年,陈建军高中毕业后参军入伍,来到了驻守东南沿海的航空兵某团,成为一名机务兵。凭借能吃苦、爱钻研的劲头,陈建军在同批战友中第一批独立工作,之后又顺利考取机械师成为专业骨干。

2011年底,空军在渤海之滨成立航空兵某团,列装国产某新型战机。次年3月,当时还是上士的陈建军被领导点将,经历了第一次跨区转隶。面对新环境、新机型,他虚心从头学起,很快成长为一名出色的机械师。

2014年2月,该团整建制转隶,驻地迁往西北大漠。陈建军背上行囊,与战友们踏上西行的征程。这一路向西,越走越荒凉。新驻地位于沙漠边缘,常年风沙肆虐,夏季酷热,冬季严寒。当时,新驻地住房紧张,他与十几名战友挤在一个房间,睡高低铺,毫无怨言,一心铆在工作上。

这一年,陈建军和战友顺利保障新机首飞,完成多项重大任务,实现新装备当年接装、当年执行任务、当年担负战备值班的战斗力跃升。

当年年底,服役已满12年的陈建军,面临进退走留。当时,他爱人在河南居住,父母又远在老家宁夏,一家人分处三地。家人希望陈建军退伍返乡,以方便照顾家庭。中队长找他谈心,希望他作为骨干留下来。“部队需要我,我留!”陈建军没有多想,就作出了留队的决定。

2015年,是陈建军硕果累累的一年。这年9月,他凭借过硬的技术和严谨的作风,被任命为机组地勤负责人。这一年,因为及时处理战机空中险情、发现战机重大安全隐患,他两次荣立三等功。

今年初,陈建军所在部队转隶西部战区空军,这是他军旅人生中的第三次转隶了。换上新臂章的那一天,他格外激动,誓言要以更加饱满的精神状态投身改革强军实践。

一年来,陈建军先后参与联演联训、体系对抗演习等一系列重大任务。他的工作标准更高了:飞行前,主动召集各专业人员研究保障特点,合理调配机组地勤官兵;抓住各种时机进行基本维护和检查,他负责的飞机成为团里维修保养的“样板机”……

“随着改革深入推进,我们的舞台将更宽广。”陈建军与战友相约,一起奋发努力,在平凡岗位上书写荣光,不辜负这个伟大的改革时代。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