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你时,你却在那茫茫沙漠里

来源:中国空军网作者:张晗编辑:刘军毅 李卫民责任编辑:牛锐利
2016-12-27 09:57

沙漠本是个极荒凉之处,可一旦下起雪来,又在瞬间换了个天地。

多年前,那个飘着雪花的周末午后,我决定带儿子去外面撒撒野。我带儿子从只有两户人家的家属院来到外环,说是外环不过是沿着核心区修的一圈公路。出了大门便是白茫茫一眼望不到边际的戈壁。远处的大青山黑白相间,远看过去像一头头弓着脊背的猛兽要冲向更远的大漠。

刚学会走路的儿子,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兴奋的手舞足蹈,不小心摔倒在地大声哭起来,那可爱的样子逗着我只想笑。

儿子哭得认真又嘹亮,直到一只瘦弱的小狗从不远处摇摇摆摆走近他,哭声停了。小狗尖尖的耳朵直挺挺立着,细小的尾巴摇来摇去,就是叫声显得柔弱。伸出小手去摸小狗的头,小狗也伸出舌头舔他的手,几秒钟前还在哭嚎的小家伙发出咯咯的笑声。本想让儿子学会坚强几米外观看的我闪电般跑道儿子跟前,驱赶走了这个危险的不速之客。天生有洁癖的我怎么能容忍狗亲吻我儿子,谁知道它有没有打疫苗,谁知道它会不会咬我儿子,这荒郊野外的,哪儿来的狗啊?

戈壁上的一切都被白雪掩埋,一堆堆干枯的骆驼刺上落满了雪花,就像一树树洁白怒放的梨花,朵朵妖娆、层层叠叠、错落有致。一片片雪花自由飞舞,尽情地在空中旋转过后轻轻落下,覆盖在每一颗沙砾上,落满雪花的圆石头老远看上去,就像一蓬蓬盛放的大蘑菇。在雪地里走走停停,比起往日枯黄风沙这是另一番景象。万物因了这雪花,熙熙攘攘,热闹非凡。这白色精灵给这冷寂的大漠增添了朦胧的空灵之意,也似乎过滤掉心底的灰尘,心跟着素雅空灵起来。

美是美,天是冷得彻骨,哈口气睫毛立刻结了霜,走得缓些手脚就冻得的笨拙。儿子似乎一点儿也不觉得冷,不时用小手接着空中飘洒的雪花,开心的欢呼着,每每接着都会打一个激动的冷战。眼看着落入掌心的雪花瞬间消失了,也许儿子感觉雪花是在跟他变魔术、躲猫猫,努力寻找着消失的小雪花。雪花是什么味道呢?于是他张大嘴巴让雪花落入口中,被冰凉的雪花激得咯咯大笑。不能再玩儿了,否则这荒野要多一大一小两个雪人了。回来路上遇见骆驼一家,驼铃悠扬,大大方方和我们对视。成群黝黑的乌鸦哀怨的交谈,一会儿落在路旁光秃秃的白杨树杈上,一会儿在空中盘旋而上,七零八落在这洁白的世界里,犹如一幅的水墨画。这乌鸦可能算这里唯一的飞行物了。回来的路上,隐隐约约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跟着我们,风大雪密也许是视觉误差没太在意。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