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码攻心的“利剑”和守心的“盾牌”

来源:中国空军网作者:白先林编辑:刘军毅 李卫民责任编辑:牛锐利
2017-01-11 15:14

《喧哗与搏杀——战场和媒介社会的“舆论信息战”》

精彩章节摘录

震惊世界的“9·11”事件突发之际,我恰巧在收看香港一家卫视的资讯。一架客机坠毁在亲人正在访学的城市旁……“媒体直播”的这场战争,紧紧地揪住了我的心!后来得知,在这一刻,有人魂不守舍、惊慌失措,有人在万里之外用手机通知世贸大楼里的亲友撤离,有人感受着现实版“战争大片”的快感,也有一些人和我一样心中涌出种种问号:信息化条件下的战争,真是人们平时想象的那样吗?强大的军事实力,是捍卫国家利益的唯一砝码吗?超乎常理的“战争”、传统与新媒体舆论信息的冲击,给了人们哪些新的启示?……第二天,我写了《重新审视军事斗争的“撒手锏”》一文,几家报刊随即表示刊用,由于“控制”了相关报道,最终由一家央媒编进了《内参》。从此,我结合工作更加关注“舆论信息战”。

“舆论信息战”从属于信息战。最早提出“信息战”一词的沈伟光先生指出:信息战的真正意义是攻击人的思想和精神。这种先觉的观点正在被证实,“信息战”开始是物质的,但发展的结果一定是“思想信息战”、“精神信息战”……

提到“战”,人们自然会联想到军人和战场,但当代社会广义的“舆论信息战”,已经拆掉了“战争”的藩篱。主要用舆论信息打动人、攻击人,而不是首选战争来惩罚和杀伤,已是包括军队在内的整个社会的共识,也成为客观的现实。舆论信息的攻防出现在了各个领域,涉及了所有的人。

世界各国及军队对“舆论信息战”的定义不同,有的归于“思想战”、“信息心理战”、“公共事务行动”,有的还称“新闻战”、“宣传战”、“传媒战”、“公关战”、“认知战”、“影响战”、“信息思想战”……不管是狭义还是广义的舆论信息战,都是思想文化的对弈,都是没有硝烟的搏杀,体现着国家的综合实力。

美军20世纪就将心理作战视为区别于陆海空作战的“第四种作战样式”,2010年将心理战更名为“信息支援作战”,之后又首次提出“人领域”概念,并明确到2025年,大部分战争可能不是攻占领土,而是在物理、信息和认知“三域”展开。全维立体战场的开发,也由此大大加快。

“取胜攻心为上”,“战于无形、无形制胜”……今天世界博弈中的这些共识和理念,早在2000多年前就出现在中国。那时的圣贤和武士,都讲求偃武修文、能谋善战、纵横捭阖,以致刀光剑影中羽檄纷飞,“攻心术”、“语言术”精彩不断,成为中华文明史和军事史的骄傲。但不得不承认,“起跑优势”已成过去时,当今的舆论影响力明显“西强我弱”,西方在熟练把玩舆论信息中,不断重组并放大着自己的“利益版图”。

600多年前的查理七世,曾以打赢“百年战争”和藏书丰厚享誉欧洲,但其藏书不过900多册;400多年前的德意志国王,曾辟出4个房间盛放“人类知识”……他们都不会料到,今天一份日报的信息就超过了他们一生的资讯量,人们通过网络可以学习几乎所有的知识,并且有了现实中的“月光宝盒”——云平台。人类创造了知识和工具,知识和工具又改变着人类。战争也随之变成了知识占有、物化和运用的较量,并从一维平面到了“第五维空间”,有了今天的陆、海、空、天和网电“五大战场”。

战争形态就这样迅速变化着。冷战时期决定性的武器还是“核武”,到1991年海湾战争就变成了“信息”,以后每次战争冲突都体现在了网络维度。伊拉克战争中的伊军,在舆论信息的打击面前,士气毁损率已高达40%~60%。以“信息”为基本弹药,虚实交互、虚为主导的博弈及战绩,已经明确告诉世界:军事革命开始了新的质变,制胜机理的嬗变悄然进行,实力与结构在加速调整,博弈战略重心加快向意识形态位移……

19世纪葛底斯堡战役,“电报”、“摄影”和加特林机枪同时现身战场。战后林肯在此演讲,虽然只有200多字,却经媒介传播后影响了整个世界。当今的军事研究人员感叹:1863 年这里20 万人战斗,现在150 人就可以控制这个地区了,到2025年只需要10个人。每个时代的战争都有其特征及制胜机理,尽管信息时代还未形成完整的新型战争理论,但有一些已成共识:战争能量的主体形态,已由体能、热能、机械能、核能,进化到了电磁能;机械化战争形态下物质力的比拼,迅速向信息的隐性征服蜕变;“物质流”、“能量流”已经被“信息流”主导;谁赢得了制信息权、话语权,谁就能赢得战争;基于网络信息的新型军事组织,成为新军事革命的核心……

如今世界各国的安全边疆及利益格局变动不居、无边无形,已经从自然空间拓展到了网络空间、认知空间。对抗中穿梭往来的,除了战机和导弹,还有每秒30万千米速度的比特和字节,正向着人类的巅峰战场也是最后的阵地——“人脑”和“心灵”冲击。网络舆论战已成为新一代战争的高级模式,与陆海空天实体空间的攻击本质无别。看似不大的战术性行动,因为有了网络会产生难以预料的影响,甚至达成战略性目标的实现……在海量的舆论信息面前,谁也说不清哪一条是攻心的“撒手锏”、公共事件的“放大器”、危机或战争的“导火索”。曾经火药和金属无法实现的目的,越来越多地在夺气攻心、兵不血刃中实现。这种认知空间的搏杀,往往成为颠覆意识形态的突破口,而且比自然空间战争的后果更加恐怖,更加惊心动魄。就如苏联,没有败于希特勒的铁甲和血腥,却在思想文化之战中成为“历史废墟”……

舆论信息可以制造神话,但舆论信息战并非神话。在人类愈加重视精神文化生活的今天,来自舆论信息的威胁显然大于武力的对决,国家安全的理念以及攻防观,也都随之变化。有人因此提出一个新的理念:“生物域”或将成为继“物理域”之后的全新的国防高边疆,“人脑”正在成为全新的作战空间。

“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育民不以封疆为界,固国不以山溪为险”……2000多年前中国圣哲的浪漫预言,如今才真正变成活生生的现实。今天国家间的博弈,以舆论信息战为表,以经济利益争夺为里,而以军事实力则为备。“舆论信息战”就像足球赛场上的替补前锋,从场下悄然跃出,直插对方的命门要穴,成为改变赛场态势的主角之一,同时改变着博弈的理念、架构和格局。

血火硝烟不在,并非和平的彩云当空。珍珠港事件前、苏联解体前、东欧剧变时,以及一些国家陷入“颜色革命”时,都曾有晴空丽彩,但背后却有着怎样的云翳?这个变革的时代,也是“大忽悠”的时代,只要愿意,谁都可以随时感受无穷无尽的信息,也都可以通过网络发出自己的声音。国家间、机构间、人与人之间,舆论信息的PK处处可见、人人所系,成了社会生活的重要组成,也构成这个社会运动的重要本质。

今天的社会,不管是政府机构还是企业组织,不管是位高权重者、公众人物还是平头百姓,在汹涌澎湃、波诡云谲的舆论信息面前,都无处可遁、无法拒绝,更无法始终做出完全正确的抉择;都难免被错误理念观点误导,受面貌各异的谣言蛊惑;都可能遭遇竞争对手的话语挤压,甚至受到网络“暴力”的伤害……在无可奈何的“信息过载”中,人们被不知不觉调整着认知、判断和情感行为,接受着意识形态的影响和形塑。

媒介社会里,舆情兴也勃然、亡也忽焉。对此谁都不敢轻视、怠慢和逃避,不能不小心“利剑”攻心,不得不持好“盾牌”守心。看清了这个现实,善良的人们会惊诧:在媒介和信息技术发达的时代,竟有着这么多明里暗里的厮杀,有着如此多的“文明的血腥”?可我们的确就在这种条件下生存!

“战争起源于人之思想,故务须于人之思想中筑起保卫和平之屏障。”镌刻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前的这句话,久久地给人回味……

哀史龟鉴,居安思危;展望未来,先悟者明。现实逼迫着人们探索着“攻心”制胜之道,同时也寻找着“守心”的避害之径。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