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妈妈,今年我一定争取回家吃年夜饭

来源:中国空军网作者:肖瑛编辑:刘军毅 李卫民责任编辑:牛锐利
2017-01-23 11:28

又是一年春来。母亲不再染发了,她说,全白了,也挺好看的。而父亲在屡屡失望后,终于不再要求我开车去接他和他的战利品,他的标准降低为回家吃饭:“晚上回来哈,钓了一条大鱼,活的!”

这一年,我在单位176天,外出执行任务106天,休假旅行20天,周末在自己的小家33天,在父母家30天。这30天里,我们回来吃饭、看电视、玩手机,等待朋友邀约,回复到最无用的废物状态。父亲在厨房里咚咚的剁鱼,母亲有时候讲些家长里短,有时候讲她追的肥皂剧,冗长拖沓,我每隔10分钟嗯嗯的点一次头,然后窝在沙发上朦胧睡去。有几次我在家赶稿,母亲的絮叨带得我思维错乱,后来一掏笔记本,她就蹑手蹑脚的走开,自己坐到窗边去看报纸。有时候我打电话回家:“我在机关办事,中午回家吃饭哈!”然后又打电话:“有事,回不来了!”母亲说:“好嘛,要吃再打电话哈!”她挂电话慢腾腾的,于是我总能听到那一句:“哦嚯,菜又买多了!”她是对父亲说的,父亲扔下手里的菜:“一天到晚不晓得忙些啥子!”

日子一天一天过着,就不觉得流逝,好像今天和昨天没有分别、好像春天和秋天没有分别、好像今年和去年也没有什么分别。直到最近保险业务员打电话给我,才惊觉他们已是70多岁的老人,人生已经走到边缘。而他们依然认为我是个需要照顾的孩子,而我下意识的认为,他们会一直在身边守护我,直到我也老去。

春天的时候,我要给他们报旅行团,父亲说夏天自己去新疆幺姑家玩;到了夏天,他们说太热了,秋天去;到了秋天,母亲的白内障拖不下去了,为了医保,她拒绝去我联系的著名医院,执意回乐山去做手术。我外出执行任务的地方就是我的老家,他们住在离我10多公里的老屋里,父亲说:“回来干啥,你好好做你的事,有事我会给你打电话!”

母亲在做手术的前一天晚上摔伤了膝盖,着急钓鱼的父亲买了一周的菜堆在家里,然后去了郊县水库。我理所当然的相信了母亲的谎言,直到周末要回家吃饭,她说:“好啊,回来嘛!”隔了一会儿又打电话回来:“要吃简单点哦,我脚杆痛买不了菜,你爸爸也不在家。”母亲已经独居一周了,并且术后感染,得了急性结膜炎。我没有办法摆脱不孝女儿这种负罪感,只好气急败坏的打电话去指责父亲,他在那边张皇的说,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父亲的性格像个孩子,我也是。

我成家后破天荒的在父母身边住了一周,买菜做饭洗衣服拖地,好好的表现了一回。我对父母说,过年我们找个地方,我开车带你们去玩。但是我多半又要食言了,我还没有告诉他们,这个春节又要下基层。

父母12年春节搬来成都与我们同住,第一次拿三等功回家,当过兵的父亲笑得合不拢嘴,大声鼓励我好好干。再拿三等功回家,他把那个小盒子随意扔在一边,问我:“晚上在家吃饭不?”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