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军28年经历三次转隶,这位老机务为啥越干劲越足

来源:中国空军网作者:王安、刘洋编辑:欧冠豪责任编辑:牛锐利
2017-04-17 15:32

如果不是领章上的上校军衔,空军石家庄飞行学院某旅修理厂质检师万夫化看上去与一名老机务战士没有丝毫区别。他有着腼腆的笑容、铜黄色的皮肤,一双长满老茧的双手沉稳有力,蓝军裤上黑色的油斑隐约可见。

从军28年,万夫化经历三次改编整编,多次随部队转移驻地,长期与家人两地分居。28年来,他一步一步地从特设员成长为特设主任,随着经他手中检修过战鹰数量的累加,一道道皱纹也悄然爬上了他的额头。无论身在何方,他的心里最放心不下的始终是部队,始终是飞机。“部队去哪我去哪,飞机去哪我去哪”,是万夫化用整个青春践行的铮铮誓言。


年轻时的万夫化。

01

第一次转隶:从士兵到军官,追逐梦想

对于从小在农村长大的万夫化而言,只有镇上电影院荧屏里的影视演员,才能穿上军装,过着青春火热的生活。对于那时的年轻人来说,成为军人是遥在梦中的想象。为了这个朦胧的梦想,也为了摆脱赤贫,当兵便是出路,不管未来如何,选择好了道路,便要勇往直前。1990年,全家人郑重决定,让万夫化参军入伍。他胸戴大红花,离开了安徽亳州的农村老家,来到地处晋南某地的空军某航校某团,成为一名光荣的机务兵。崭新的蓝军装,雪白的馒头,规律的生活,严格的训练,还有在阳光中静静伫立的战鹰,这一切都让万夫化感到新奇有趣,也让万夫化激动不已:我将要在这里追求自己的梦想了!

体型瘦削的万夫化很珍惜当兵的机会,生怕部队不要他。为了吃透某型初教机的维修理论基础,休息闲暇之时,别人抽烟打牌,他则捧着机务工作手册不放,手中使用的一只只铅笔不知不觉地由长变短。就这样,万夫化从一名学兵做起,迅速成长,很快成为机组里的业务能手,入伍第三年就成为了代理分队长,并荣立三等功一次。


机务兵万夫化(中)。

1992年,即将服役期满的万夫化迎来了军旅生涯中的第一次考验:他迎来了部队改编整编,所在的某航校与另一航校合并。当时,大家面临走与留的抉择考量,万夫化却压根没把这个问题放在心上。由于业绩突出,取得了单位的选送考学名额,正卯足了劲走“第三条路”:考军校。同批的老兵笑话他:“兵大头还想当干部?”“组织相信我,给了我选送考学的机会,他们都不相信我能考上,我就偏要上。”面对改编整编,年轻的万夫化咬牙坚持走自己的路。白天要进场检修,晚上宿舍准时熄灯不便读书,他就和分队长请好假,在自习室挑灯夜战,经常不自觉地伏桌睡着,直至天明。

“我是个农家子弟,是部队成就了我的今天。”考学成功的万夫化远赴东北,来到某航院学习。在这里,他暂别了熟悉的某初教机,从零开始,刻苦学习某二代机型,成绩始终在同批学员中名列前茅。

“小时候讨厌上学,不知道读书的好处。是部队给了我继续接受教育的机会,当年准备考学和后来求学的日子,是我内心里最踏实的日子。”那时年轻的他,十分感谢改编整编带来的机遇。为了能够多穿几年军装,为了能早日成为业务能手,归队为老部队做贡献,他心无杂念,一门心思干工作。心稳了,未来也就稳了。


军校毕业,初为军官的万夫化。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