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恋|戈壁滩上的“胡杨”:择一城终老,携一人白首

来源:中国空军网作者:杨先梅编辑:欧冠豪责任编辑:牛锐利
2017-07-11 10:12

几天前,无意间在网上看到一篇关于军嫂的报道,在我心底里激起些许涟漪,想起不久前他问我:“转眼六年过去了,是不是该做些什么留点回忆?”然后鼓励我写篇小文追忆下往昔点滴,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让我写?我这水平能写出什么?也就几句“粗茶淡饭”。没想到,他没有打击我,反而各种“诱导”:“随便写,只要把我们这些年生活写写就好,只是想有个东西记载一下我们平凡而又不平凡的爱情,一份只有军人和军嫂才能品味的爱情”。

好吧,我承认,我心动了,脑袋里,瞬间回忆起这六年的点点滴滴,像放电影一样——想起大学时,第一次见面,他跟我说,怎么是个小女生的打扮?一脸的鄙夷。想起他分配时,我对于分配的地方甚是不满,他却微笑着说,“可能是因为我的名字吧——胡彬木,一个都是木的名字,所以,分配到大西北这个缺少树木的地方,才能发挥作用,才能用自己守卫边疆。”想起我们都工作后,我回到了我们共同的家乡,我当时想,既然我不能时刻陪伴在他左右,那就让我守护我们的家乡,像守护他一样。想起结婚的时候,婚礼上,他说:“在一起五年了,一直有愧疚,作为军人,多数时候没有长情的陪伴,不能在需要的时候给你肩膀,不能在喜悦的时候陪你分享,只能让你一个人扛起这个家,喜怒哀乐独自品尝,但是,只要你愿意,我发誓我会一辈子对你好。”这是一个军人对妻子的承诺与爱。六年了,我们的爱情,我们的生活好像才刚刚开始。

一切开始于2011年,在山东淄博读书的他和山东青岛读书的我,因为冥冥之中的缘分开始了283公里的异地恋,一切都在我闹、他笑的吵吵闹闹中持续着。后来,毕业面临分配,他分到了遥远的甘肃,我们的爱情从283公里变成了2286公里。遥远的异地恋加上军恋,对我们而言,是个不小的挑战。记得当时我还因此跟他闹了一番,一直责怪他为什么要分到这么远,到现在,我还记得他无奈的眼神,他说,分到哪,不是他能决定的,但是,作为军人,无论分到哪,本职工作都是保家卫国。当时的我,虽然不懂的这句话对他意味着什么,但是看到他坚定的眼神,我还是选择了继续跟他走。

踏入军营,他的工作多了,训练多了,有时刚打通电话,就急急忙忙的挂了,好不容易盼到的视频,也被三两句打发了,一年一次的假期总是匆匆流走……他对我说了太多次对不起,我也无数次哭着说,不想当军嫂了,可是,每次都在他无可奈何的叹气声中投降。是的,我爱这个男人,这个因为远走他乡而不能陪我过年的男人,这个因为守土护疆而不能参加我毕业典礼的男人,这个因为工作任务而不断失信于我的男人,我爱他这个人也爱他的一身蓝军装!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