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教练机到战斗机,他们如何飞越这两字之别的“鸿沟”?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曹传彪、李关、王健编辑:李卫民责任编辑:牛锐利
2017-08-18 09:55

2015年7月,上级赋予空军西安飞行学院某旅“战斗机进院校”任务,在全军飞行院校中首批整建制改装某型战斗机。

这是一道前所未有的全新挑战。该旅不是没有经历过换装,但与以往历次教练机升级换代不同,如今从教练机到战斗机,两字之别的背后是组训模式和观念上的巨大差异。

在我军武器装备不断更新换代的今天,在军舰“下饺子”、战斗机运输机进入“20时代”的换装大潮中,这样的挑战其实摆在每一支换装部队的面前。

两年来,西安飞行学院某旅以换装为牵引,一直在探索“二次起飞”。

这是一次什么样的飞翔?

天山脚下,戈壁滩上的这座军营里,关于跨越的蓝天故事正在发生。

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报道——


该旅双机编队起飞执行战备巡逻任务。 李 强摄

换装之后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曹传彪 通讯员 李 关 王 健

一夜之间,老教员变成了新学生

“怎么搞的啊,怎么一下子就从老师变成学生了呢?”不仅家人和战友不解,董合银有时自己也禁不住这样扪心自问。

董合银是一名正团职飞行教员,飞了17年的教练机,一直是飞行教练员,带出了30多名学员。如今改装某型战斗机,他得从零开始、从头再来。

“重新起步当学员,我可抹不开这面子!”董合银身边的一些战友放弃了,有的申请去了外单位继续飞教练机……

董合银理解他们:习惯了“四平八稳”的教练飞行,要一下子转入战斗飞行,这个弯转得的确比较大。不过,“没飞过战斗机,不算真正的飞行员。”他给自己打气。

面对比自己还小好几岁的李北春,董合银又重新当起了小学生。

“董师傅,您多指教,咱俩共同学习进步……”董合银刚开始心里还有些别扭,但“小老师”的态度很快让他放下了心理包袱。

董合银暗下决心,一定要争取早日“放单飞”。白天训练,他认真学习体会,晚上躺在床上,他像放电影一样反复回放训练内容。

一天凌晨2点多,他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兴奋地问同住一个房间的李北春:“练卸载动作时,不管是推杆还是拉杆,都是为了减小飞机仰角,避免失速,对不对?”李北春睡眼惺忪:“对!对!老董,你快走火入魔了!”

凭着这股子劲头,董合银的改装训练进步很快。

夜航训练时,由于该型战斗机着陆速度快,如何在夜间着陆过程中判断高度和下沉量是一大难点。为此,李北春要求董合银在模拟训练中,超出教学法规定的次数多飞,及时发现和解决问题……很快,在规定的带飞架次内,董合银夜间飞行顺利实现“放单”。

一年多的时间里,包括董合银在内,该旅共有数十名教练机飞行员完成战斗机改装,综合成绩除2人良好之外都是优秀。

获得该型战斗机教员的资格认证后,董合银又重新走上了教学岗位。但他觉得,“这份战斗机教练员资格证更加沉甸甸,更令我自豪与骄傲!”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