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茫戈壁滩,这些艰苦创业的人们有着让人称颂的故事

来源:《中国空军》杂志2017年第11期作者:赵广砚编辑:欧冠豪责任编辑:牛锐利
2018-01-11 21:53

从乡村学子到首席专家

自古燕赵出豪杰,同样是河北人的左继章,出生在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的1937年。左继章从小亲眼看着战火波及家园,看到很多同胞颠沛流离、衣不蔽体。随着年龄的增长,左继章暗暗许下一个愿望,他想早日成为一名军人,为祖国戍守边防,为人民征战沙场。

左继章刻苦学习,终于在1953年,顺利考上了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攻读计算机专业。1959年,左继章毕业踏上西行的列车来到靶场。

初来乍到的左继章,还没来得及熟悉周边环境,就遇上工作的第一件难题。某型计算机正在进行调试,却发现软件怎么都通不过,设备无法运转。这个不大不小的拦路虎,激发着左继章科技攻关的兴趣。他觉得,这正是把自己这6年所学的知识用于实践的好机会。他一头扎进实验室,连轴转了1个月,问题还真给解决了。

左继章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技术攻关上,他在枯燥乏味的线路和繁若星海的代码中找到了自己奋斗的目标和方向。从武器试验定型到靶场改造扩建,到处都能看到他的身影。他不仅是科研一线的具体操作者还是职业领军者,一次次带领团队排除干扰、攻坚克难。最后,他成长为空军某基地装备部长、总工程师,还是空军工程大学电讯工程学院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成为计算机通信领域专家。

没有靶场的现代化,就没有装备的现代化。20多年前,该基地领导从反差中看到了历史的责任,感到了缩短差距的紧迫感。在上级的支持下,基地党委带领广大科技人员,打响了技术改造的攻坚战。

上级请来专家进行技术设计论证。论证结果,开出的价格高达数亿元,而且建设周期需要5至7年。时任技术部长的左继章坐不住了。他觉得,且不说巨额投资难以保证,时间也耽误不起。这位哈军工毕业的高材生,决心利用自己的技术力量,对靶场进行改造。他在仔细分析了靶场技术现状后,向领导提出了“拼盘”的建设思路,即用新思维、新技术,对新老装备进行拼装、组合和嫁接,让老装备重新焕发青春,使新技术发挥最大效能。就这样,在靶场的设备改造中,他们只购买了20%的新设备,就把靶场原有的设备功能全部挖掘出来了。 

当时,基地有几部上世纪五十年代的老型号雷达,使用起来问题较多,别的靶场早已淘汰,官兵们也想乘技改之机换了它。左继章带领科技人员,运用计算机技术对老式雷达进行了一番改造,只花了2万元就使老雷达具备了先进的数字处理技术,性能和数百万元的新型雷达不相上下。经过他们改造的雷达、光学、测量等老设备全都焕发了青春。

他们的“拼盘”建设思路还体现在花钱少、起点高、整体建设追求先进上。在改造指挥通信系统时,当时光纤通信刚刚兴起,风险比较大,有人主张用电缆。左继章从靶场长远发展着想,力主用光纤。在党委的支持下,基地建成了当时全国最长的光纤通信网,并利用这一新技术,将上世纪五十年代到九十年代新旧不一的上千台设备与计算机联网,实现了试验数据计算机处理和全程图像显示,使试验空域扩大了好几倍,试验水平一步跨跃到世界先进行列。

而今,左继章家里的陈设简单,客厅里除了两把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沙发、电视、冰箱和茶几等用品,几乎没有其他现代化的东西。生活上简朴如初,但他对科技工作十分热心,每个月的退休金除了生活所需,其他的全部投给自己领衔攻关的某个科研项目。笔者采访时,曾劝他这么大年纪,不要那么劳累了。他说,我干了一辈子科技工作,趁现在还不糊涂,我想再干点事情。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