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姐》:一个民族的心灵雕像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章文曌编辑:欧冠豪责任编辑:牛锐利
2018-04-19 08:24

望水想川江,梦里登红岩

空政文工团一直有歌剧创作的传统,在《江姐》之前,就推出了《钢筋铁骨》《王秀鸾》《打击侵略者》《董存瑞》等一系列歌剧。由阎肃编剧、羊鸣与姜春阳作曲的小歌剧《刘四姐》也取得了不错的反响。然而,在1959年第二届全军文艺会演时,空政文工团的作品在剧目质量和社会反响方面相比部队兄弟单位仍有一定差距,这令当时的空政文工团特别是创作组成员背负着相当大的压力。歌剧《江姐》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酝酿创作的。它寄托着创作者迎难而上、实现超越的信念,也寄托着空政文工团成就大作品、推出时代经典的深深期待。

在歌剧《江姐》推出之前,当时全国已经有几十个版本的《红岩》剧目在上演。即使如此,阎肃依然对歌剧《江姐》的创作充满信心。阎肃在山城有近二十年的生活经历。这使得他对四川的乡土风情、反动统治下的大众疾苦和地下党员英勇斗争的情况十分熟悉。当这种得天独厚的艺术视角投射到革命先辈淬火砺金的奋斗历程中,作者便能透过1949年前后那翻天覆地的历史节点,深刻地反映革命斗争的精神与本质。

这一年,阎肃带着《红岩》小说,在结婚后第一次探亲休假连去带回20天的时间里,写了18天的剧本。可谓是:“望水想川江,梦里登红岩”。

1962年10月剧本初稿完成后,羊鸣、姜春阳、金砂三位作曲家便全身心地扑向音乐创作中。

这一稿一个音符也不要,重新生活,重新写

“如醉如痴如狂”,这是当年几位年轻文艺工作者的创作状态。歌曲《我爱祖国的蓝天》首唱秦万檀曾经描述过这样一个细节:当时,姜春阳躲在蚊帐里,打着手电筒作曲,手中一边写,口中一边哼,两手还不时打着拍子,就像指挥一个大乐团似的,晃得床板嘎吱嘎吱响。同屋的人劝他歇一会儿,他依然边打拍子边唱,如同走火入魔了一样。作曲羊鸣回忆当时的情景感叹:“其间的过程如同炼狱一样艰难,每个细胞都得处于兴奋状态,体力消耗非常大。我那时不能动感情,一动感情就哭,压力大得都快神经错乱了。”

凝聚心血的初稿完成后,空政文工团组织了第一稿的作品审查会。参加审查的同志普遍反映《江姐》在文学上站住了,有人物、有情节、有层次、有高潮。而对于谱曲,大家仍不是很满意,觉得旋律不好听。会议结束时,时任空政文工团政委陆友做了结论:“剧本还要修改,这一稿音乐全部作废。一个音符也不要,重新生活,重新写。”政委陆友是鲁艺音乐系二期学员,其他几位领导黄河、牛畅、刘敬贤也都是独当一面的作曲家,他们深知《江姐》的音乐应该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谁也不知道,当年几位年轻人在走出会议室的片刻在想什么,但当时那份落寞直到多年过去,仍然让他们记忆犹新。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