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爱唱歌,但更爱他……

来源:中国空军网作者:翦程编辑:欧冠豪责任编辑:牛锐利
2018-06-14 08:42


回想恋爱的这一年,他出去执行任务花了半年时间,我们每天除了电话、短信联系问候,并没有太多见面和相处的机会。没有花前月下的陪伴,没有浪漫的烛光晚餐,更没有那些所谓的礼物、名牌,甚至略去了我人生中所渴望的最普通最简单的“恋爱模样”。

婚后,丈夫和家人们都建议我申请成为特招入伍的空勤家属,这样就不用受两地分居之苦。为了支持丈夫的工作和我们未来的家庭建设,我放弃了自己喜爱而且很有发展前景的工作和梦想的城市,离开北京,跟随丈夫去了边远艰苦的驻地。

在国家政策条件允许下,我通过了政审考核并符合政策所定的各项特招条件,2012年6月正式特招入伍成为一名空勤家属。2013年至2014年,我完成了为期一年的空降兵学院特招入伍改训和基层文化培训,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于是,空勤家属及军人的双重身份刻进了我漫长的军旅生活。

这个双重身份并非我所想像的那么容易,从特招入伍到而今,我开始了“蒲公英的宿命”。从2011年我辞去北京的工作赶赴部队驻地生活、工作,7年时间里,经历了三次大搬家、一次单位转隶、一次单位调动。生活上,我由一个“娇娇女”,变成了一个能料理家务、会照顾孩子、搬家经验丰富、独处能力强的“女汉子”。

刚到部队时,由于工作需要,我由一个优雅爱美的音乐教育、电视媒体工作者,变成了每天面对60平米房子,打扫卫生、洗碗做饭、等待丈夫平安落地的家庭主妇和“望天族”。初入军营步入婚姻生活的我,就这样开始了一段必须改变我所有曾经生活模式和工作信条的“煎熬过度期”。

回想曾经的我在自己向往的城市为自己喜欢的事业、理想的人生去奋斗的生活,再看看眼前在闭塞生活环境下“枯燥”“简单”和“孤独”的生活模式,这份孤独寂寞除了自己,没有人能帮我排解。但是我知道,嫁给飞行员也就选择了这份期盼、无尽的等待。

生活、工作上的一切困难和委屈,最终都成为自我消化和成长的历练史。初涉“空勤家属”这个身份,最重要的就是学会承受和处理家里的一切大小事务,解决老公的后顾之忧。从此我的人生字典里少了“依赖”和“指望”,更多的是“责任”和“义务”,性格字典里由原来的“自由”“个性”“自我”,慢慢地消化演变成“规矩”“原则”“忍让”“妥协”。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