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事见真章

来源:中国空军网作者:朱梦圆编辑:欧冠豪责任编辑:牛锐利
2018-06-27 10:40

曾在作家马伯庸的古董系小说里看过这样一段话:“一个家族的传承,就像是一件上好的古董。它历经许多人的呵护与打磨,在漫长时光里悄无声息地积淀。慢慢的,这传承也如同古玩一样,会裹着一层幽邃圆熟的包浆,沉静温润,散发着古老的气息。古董有形,传承无质,它看不见,摸不到,却渗到家族每一个后代的骨血中,成为家族成员之间的精神纽带,甚至成为他们的性格乃至命运的一部分。”

都说慈母严父,父亲对我的严格要求,让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他的作风,特别是我开始练习写作以后,他就把严谨细致的好作风一点一滴地灌注给我,在润物细无声中把好作风变成好家风。

记得高一的暑假去敦煌旅游,回来后写了一篇小散文准备投给《中国青年报》,在投递前,爸爸发现我把鸣沙山的“鸣”字写成了“呜”,就很严肃的批评了我,一个错别字,经过媒体的传播就可能出现蝴蝶效应,特别是对于敦煌这样的世界知名风景胜地,可能会造成恶劣影响。我很不耐烦,觉得老爸小题大做。满脸的不服气。眼看闺女不服气,爸爸语重心长地给我讲了他自己的“错别字故事”。

那一年,他刚到机关当宣传干事,在撰写艰苦奋斗教育宣讲材料时,把“三过家门而不入”不小心写成了“三过家门而不人”,在呈阅时受到领导的严厉批示:“如此作风怎能适应机关工作”,差点就把老爸退回原单位。从此,他每次写文章或材料时都反复校对,并养成了凡事多问多看多想的习惯。

爸爸的故事使我意识到,越往高级机关,对精确文字的要求就越高。而确保万无一错的基本功却是需要自小培养。此后,我不但把错别字当成敌人对待,还把消灭错别字作为好作风来培养。硬是让我从不把错别字当回事的“马大哈”修练成了一个“撤回小能手”。

我上了大学,爸爸对我的要求也就更严了,以前的宏观指导也变为了微观的把控。为了做到随到随改,智能手机成了最好的工具,手机屏幕字小,爸爸就摘掉了近视眼镜,把手机凑到眼前在微信的聊天小框框里一个字一个字的瞅,“得、地、的”这样的字眼都不会放过。

爸爸的严谨细致作风不仅使我的文字差错率越来越低,也使自己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

大三的时候我决定去新疆的喀什地区支教,教维吾尔族孩子们学习汉语,每次上课前我都细致的准备教案,课后认真订正他们的作业。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孩子们经常会出现很多错别字,一来是他们对字词的意思不够理解,常常“张冠李戴”,二来就是不认真,粗心大意,敷衍应付。为此,我把他们的错词错字逐句逐字找出来,归纳总结原因,在课堂上反复进行讲解,再造几个简单易懂的例句或编一个幽默诙谐的故事帮助加深理解,或与其它容易混淆的字词做对比,让孩子们一起来找不同。还给每个人买了一个“纠错本”,让把每次作业被圈出来的错别字记下来订正并造句。对他们每一次的作业我都打出不同的等级,写上相应的批注,没有错别字、书写认真的孩子会得到“你真棒”的奖励。待到我支教结束时,孩子们不但错别字少了,甚至做事也更加有模有样了。期末联考时看着班里的孩子从之前的全班不及格到过半的及格率,也算对得起临行前老爸给我的嘱托“姑娘啊,去了以后爸妈一个是希望你保持准军人的作风,再一个是要平安健康,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就是要严谨细致,尤其是教书育人更要如此。”

2017年,我穿上了空军蓝,从橄榄绿到空军蓝,从懵懂少年跌跌撞撞成长为一名军校研究生。爸爸妈妈特地拉着我拍了一组全家福挂在墙上,“衣伐争寸,鞋伐争缝,做事要严谨,女孩子更不能丢三落四,粗枝大叶。做人必须循规蹈矩,要知进退。”这种严谨细致的家风传承,历经父亲大半辈子的呵护与打磨,在漫长时光中悄无声息地充实积淀,逐渐老去的父亲没有给我创造黄金白银、别墅豪车等万贯家财,但却为我的军旅之路镌刻上“小事见真章”的人生信念,让我受益终生。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