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肠很软,遇见真有困难的人,三言两语便可以倾囊相助,哪怕别人说我傻;我的心肠又很硬,遇到坏人,拼得一身剐也要让他绳之以法。”对于别人称呼他的“好人”二字,原广州军区空军航空兵某团特级飞行员范正双有自己的理解——

好人范正双的“侠骨柔情”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张鹤编辑:欧冠豪责任编辑:牛锐利
2018-07-09 09:00


2018年的春节,范正双和妻子过得很热闹,孩子张青和陈冠先分别邀请他俩去吃年夜饭,过团圆年,之后他们驱车去看望了孩子范涛和余云云,还有在空军吉林某部当了指导员回家探亲的孩子王新和他的父母,之后又到孩子王高的农村老家去体验民俗风情……

是的,你没看错,他们都是范正双的孩子,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在这些孩子们看来,当范正双向处于人生困境的他们给予资助或鼓励引导的那一天起,范正双在他们心中就是一个“护犊”心切的父亲。

然而,在很多受过范正双帮助的人眼中,“父亲”的角色并不足以描述他的“好人”形象:他热心助人,自家的小汽车几乎成了所住小区的免费“公车”,大家有急事需要用车就会给他打电话;他关爱老人,在冬天寒潮来袭前联系朋友筹集资金为农村养老院的老人送去御寒棉衣;他“不可思议”,将自己继承来的房子远低于市场价格卖给经济不宽裕又急需住房的陌生战友;他嫉恶如仇,帮助被地痞打伤的驻地工厂员工讨回公道……

2009年10月,原广州军区空军航空兵某团副师职特级飞行员范正双退休后,“做好事”更成为他的生活习惯,一直在热心助人的路上奔忙着。妻子刘腊梅既爱范正双热心仗义,又心疼他奔波操劳,“我家老范这个人,很难辨别出他身上的优缺点,优点是为人好,缺点也是为人好。”听到老伴的戏言,范正双坦然一笑:“我老范一生没啥能耐,不就是有这么个‘爱好’吗?知道别人有困难却不帮,我心里会不安。”

舐犊情深

“看到那些有困难的孩子,恻隐之心就会油然而生”

1998年,时任飞行员的范正双被选调参与湖南省招飞工作,一个来自湘西的学生吸引了他的注意。那个学生是个孤儿,家境贫寒,但学习成绩很好,还担任学生会主席。一想到3个月后还要复查,其他孩子都有家人照顾,可他……范正双生了怜惜之心,他找到带队老师了解情况,得知孩子有轻度营养不良时,连忙去银行取出2000元钱交给老师,嘱托他回去后多买些营养品给孩子吃:“他是我们空军飞行员的好苗子,用这些钱给孩子补补身体!”

那个年代,2000元并不是一个小数目,这件事很快在招飞中心传开,很多考生专门跑到范正双负责面试的房间里,看看他长什么样,并提出很多与飞行有关的问题,范正双都一一耐心解答,并积极为有困惑的考生出主意、想办法,“看见他们露出笑容,听到他们真诚地说‘谢谢’,我就很开心很满足。”

由于之后范正双多次参加招飞工作,认识了很多家境不好但品学兼优的孩子,自此他就走上了一条热心助学路。因为早些年范正双的妻子体弱多病,夫妻俩一直没要孩子,他们就将受他们帮助的学生视为自己的孩子。范正双认为,有的孩子资助钱物就能渡过难关,而有的孩子需要的却是倾注感情的教育和引导,去鼓起他们克服困难的勇气。

家住湖北省钟祥市的张青,曾连续3次参加招飞未通过,后来入伍到陆军某部。因为初入军营感到理想与现实差距太大,新训第二个月他就待不下去,偷偷告诉家人想溜回家。劝解无果的父母一时急坏了,就去找招飞时仅有一面之缘的范正双求助。范正双一听也着了急,要是张青当逃兵被退回原籍,一辈子可就抬不起头了。时间紧迫,又临近年关,买不到坐票的范正双在火车上站了16个小时赶到张青的单位。当张青见到范正双时,整个人都惊呆了,没想到仅在参加招飞时见过面的范正双能为了自己如此奔波。当范正双声音沙哑地讲完自己从一名陆军战士成长为一名特级飞行员的经历后,张青泪流满面:“您把我当亲生孩子一样看待,我决不会再干傻事。”随后,范正双又接连写了10多封信开导张青。从那以后,张青像是变了个人,认真投入到学习训练中,后来顺利选取士官。

20年间,范正双先后拿出数十万元,热心帮助几十名贫困学生完成学业。2013年,受过范正双帮助的孩子们从全国10多个城市赶来武汉,集体为他过六十大寿。但更让范正双高兴的是,这些孩子在自己受助渡过难关后,都在用感恩之心力所能及地回馈社会,有的忙于支教,有的当志愿者,有的定期给公益组织捐款,“这些金子般的心是钱买不到的,非常珍贵!”

一身正气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这个老军人一定帮你”

水壶、手电、药盒,这是范正双背包里一直装着的三样物品。妻子刘腊梅说:“当水壶装满水、手电电量满格、药盒里塞满各色药丸时,我就知道老范又要出远门了。”

从停飞到后来退休后,范正双的空闲时间一下子多了起来,加上他为人热心,找他帮忙的人越来越多,他乐于助人的美名也传得越来越远,做好事的“范围”越来越广。

一年夏天,范正双听说附近一家私营服装厂的3名员工因一桩纠纷被几个地痞打伤,服装厂老板前去讨说法时还遭到无理扣押和随意辱骂,迟迟没有结案。范正双给服装厂老板发去短信: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这个老军人一定帮你!

不顾家人阻拦,范正双只身去地痞家想劝他们投案自首。当看见身着军装的范正双站在家门口时,几个地痞愣了一下,又立刻面露狰狞,威胁范正双别多管闲事,否则要他好看。范正双淡定地拖过一把椅子坐在门口,“好,我就坐在这里等着好看!”立刻把他们的嚣张气焰压了下去。后来,范正双多次去派出所询问案情,最终这几个地痞被绳之以法。

经过这件事,范正双认识到,想帮助他人光凭一身胆气还不够。于是他开始认真学习法律知识,经常向民警请教常见纠纷的处理方法。他开玩笑地说:“年轻时遇到坏人可以凭军人的气场取胜,年纪大了,更多地是要以理服人!”

两年前,一个创业大学生辗转找到范正双,哭诉自己被经销商恶意拖欠账款的经历。范正双一边安慰他,一边帮他搜集整理证据,最终帮大学生追回了欠款。

“我的心肠很软,遇见真有困难的人,三言两语便可以倾囊相助,哪怕别人说我傻;我的心肠又很硬,遇到坏人,拼得一身剐也要让他绳之以法。”越来越多的人找到范正双寻求帮助,不仅是因为他的热心肠,还因为他刚直不阿一身正气令人敬重,让人信服。那位服装厂老板和几名员工后来特意带着礼物去感谢范正双,可他说什么也不收。为了表达敬重之意,这位老板就写了一首诗送给范正双:“一生戎马立战功,两袖清风似雪松。傲骨藏身聚正气,热心助人情更浓。”

扶弱助困

“帮助别人拖不得,一拖就可能让困难变大,必须立刻付诸行动”

几十年来,范正双不知道自己做了多少件好事,很多好事甚至在常人眼中不可思议、冒着“傻气”。他曾在妻子刚刚下岗、家中积蓄不多的情况下,帮老家村子里一名刚考上大学的贫困生交了学费,还曾以仅有市场价近五分之一的价钱将自己继承来的房子卖给经济不宽裕又急需住房的陌生战友,成了亲戚眼中的“败家子”。

其实,范正双在帮助这些遭遇困境的人时,并不是没有考虑过自己的情况,也曾经纠结踌躇过,但他最终还是多想了些别人的难处。经济拮据时还替贫困生交学费,因为“这笔钱可以改变一个孩子甚至一个家庭的命运,远比我自己用了有意义”;把房子低价卖给转业到地方的战友,因为“人家经济有困难又急需房子安身,积蓄不多的我当时买经济适用房也需要钱款。”

范正双从没觉得自己做的好事不“正常”,因为从小他就是看着父亲这样做的。范正双的父亲范忠志是一名全国劳动模范,曾当选过全国人大代表。除了勤于钻研在技术上不断改革创新,范正双的父亲平日里也热心助人,做过很多扬善惩恶的事,帮一些百姓鸣不平,为改善当地环境奔走呼吁……范正双印象最深的,是他父亲去世时,成千上万的市民前来送行,场面十分感人,“父亲作为一名铁路工人,能这么受人尊敬,深深感动和启迪了我,这应该就是人们常说的‘人在做,天在看’。我只是受了父亲的影响做了我应该做的事。”

军营,则磨砺了范正双无私无畏、直面困难的品质。他1972年底入伍来到陆军某部,因表现优异第一年就荣立了三等功。1974年他考入空军航空预备学校,后来渐渐成长为一名特级飞行员,“都说飞行是勇者的事业,我所在的大队更是一个英雄辈出的集体,锻造了我们的忠诚勇敢和无所畏惧,我也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范正双一直飞到了48岁的最高飞行年限,飞行生涯荣立1次二等功、5次三等功。

但走进范正双的家,你很难相信这是一名特级飞行员的家。他家中的摆设很简单,甚至略显寒酸,家电家具都是十几年前的样式。“世上的事不能只用金钱去衡量价值。比起父辈,如今的生活已经很幸福了,所以遇见真有困难的人,我们都会竭力帮助。”

范正双嘴里的“我们”,是指他和妻子刘腊梅。虽然经常“埋怨”丈夫为帮助他人而在外奔波,但妻子心中满是对丈夫的心疼。老伴老伴,老来是伴,在他们眼里,彼此支持最珍贵,资助孩子最珍贵,帮助别人获得快乐也最珍贵,哪怕为此过得清贫一点。有一次老两口要给一个贫困大学生送床被子,为了多节约几个钱给她带一些水果,老两口大冬天里没舍得打车,而是转了好几趟公交车,又走了几里路才到了大学。可一看到孩子见到他们时露出的灿烂笑容,他们就一点都没觉得累了。

有朋友劝范正双,帮助别人做好事可以,但等自己有了余钱再帮也不迟。可范正双不这么想,“不行,帮助别人拖不得,一拖就可能让困难变大,必须立刻付诸行动。”

看来,扶弱助困做好事,范正双一定会坚持做下去。

(题图照片由范正双提供,合成:赵丽娜)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