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如何不爱你,雪域雷达兵的“幸福驿站”!

来源:中国空军网作者:胡晓宇 等编辑:欧冠豪责任编辑:牛锐利
2018-11-28 10:35

【亲历】

◆从“终年伴雪山”到“阵地不变,人员轮换”

◆从“歇脚小屋”到“种菜后方”

◆从“雪域疗养院”到“多功能基地”

休整点,雪域雷达兵的“幸福驿站”

——深入西部战区空军雷达某旅4900米以上雷达站感受改革开放以来戍边生活变迁

■胡晓宇 石俊 郭超英

高原苦,高原险,坚守雪山卫空天。休整点由“歇脚小屋”延伸到“后方保障基地”,映照着以兵为本的“雪域之爱”

甘巴拉,海拔5374米;色季拉,海拔5134米;达玛拉,海拔5030米……“拉”,藏语意为“山”。这是西部战区空军雷达某旅所属雷达站驻扎山峰和海拔高度。


某雷达站休整点官兵进行机上训练。

科学家证实,地球上高于海拔4500米的地区,属于人类无法生存的生命禁区。半个多世纪以来,一茬茬雷达兵用血肉之躯和钢铁意志,在这里托举雷达天线旋转,捍卫祖国神圣领空,先后有17名官兵为国捐躯。

“‘终年伴雪山’,曾是高原雷达兵的戍边常态。”记者采访时,这支部队数任主官感慨万千,自1985年后休整点相继建成,官兵才有了走下“雪山孤岛”换班调整的机会。

休整点有多重要?不就比阵地海拔低一两千米吗?


实现远程异地控制的甘巴拉休整点操纵员在山下担负战备值班任务。

浙江杭州兵,某雷达站四级军士长沈平平,坚守两个海拔4900米的雷达站14年,他细细感受过身体的“抗议”:在阵地上,夜深人静时,能听到心脏高负荷下“砰砰”的跳动声。上山一段时间,指甲凹陷,出现横纹竖纹,下山调整后慢慢恢复光滑。

甘巴拉站上士张建,4年前在阵地突发高原肺水肿,紧急送下山抢救,与死神擦肩而过。在休整点调整3年后,他摸索出身体调整规律,去年9月再次登上阵地值班……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从海拔5000米下降到海拔3700米,氧气含量仅提升了2.1个百分点。然而,正是这2.1个百分点,挽救了无数官兵生命,守住了他们的健康底线。


休整点是官兵学习充电的“加油站”。

“以人为本,各级党委始终牵挂着边防将士!”旅长刘世国见证了休整点发展,从木板夹羊毛做保暖墙的木板房,到土坯房、砖房,再到集工作休闲为一体的新一代阳光房,“最初休整和种菜的功能,伴着改革开放不断升级,暖兵心、励斗志。”老边防感慨。

今年8月16日,上士操纵员刘钊成从海拔5134米的阵地返回休整点。呼吸着氧气和花香,他把户外跑步器等十余种健身器材玩了个遍,顿感神清气爽……

阵地上高寒缺氧,不适宜剧烈运动。这些天,他参加了连队组织的篮球赛,每天中午喜欢到大棚里“蒸桑拿”,边给果蔬浇水边享受汗毛孔打开的畅快,“满血复活!”


休整点是官兵学习充电的“加油站”。

每周出现的一个场面他更喜欢,看着茄子、黄瓜等一样样果蔬和纯牛奶、鸡蛋等丰富的生活物资,被车运上阵地。

边境一线某雷达阵地与休整点落差1900余米。记者登上海拔4900米的阵地时,裹着棉大衣还透心凉。随阵地总值班、指导员晏源清攀向最高点,头痛、胸闷、恶心疯狂袭来。乘车60余公里从阵地抵达休整点,不一会儿,所有不适奇迹般消退。这魔鬼般折磨人的高原反应啊!

这个站1987年建设的老休整点,与去年4月刚进驻的新休整点,都座落在县城。记者随站长邵亚松前往感受,对比间为巨变喝彩。


官兵交流学习专业难题。

“我经历了甘巴拉和这个站新老休整点的搬迁。”坚守甘巴拉10年的上士、 战勤分队长戴云松,去年3月作为业务尖子充实过来,对这里了如指掌:老休整点自来水重金属超标,喝了闹肚子,新休整点修了水塔,经检测水质超过矿泉水;老休整点设施老旧、场地狭窄,打篮球稍一使劲球就投出场了,新休整点宽敞现代,140多件新营具“安营扎寨”……“家属房以前只有4套,现在有20套!”戴老兵乐得露出了虎牙。

因环境和条件限制,高原官兵大都与妻子分居两地。休整点刚建起时,各雷达站开辟出三五间家属来队房,大家轮流团聚。边防雷达站营房专项综合治理展开时,原成空党委为拨出“鸳鸯房”建设专款,设计图纸时融入适合家庭生活的温馨细节。后来,一些休整点又逐渐扩建为“鸳鸯楼”。


官兵边整理图书边如饥似渴地学习。

“家具电器炊具齐全,连宽带都接好了,想得真周到!”随戴云松步入2单元304房,他不满两岁的儿子羿泽正趴在客厅茶几上画画,妻子马茜在厨房边烧菜边开心赞叹。

种植蔬果,饲养畜禽,为阵地输送生活物资,搭建保障“生命线”;调养锻练身体,与妻儿悠然漫步,组成军营风景线……记者的心醉在一个个休整点。离开时得知,空军总医院派专家赴各休整点为官兵监测睡眠质量。

“改革开放为边疆带来日新月异的发展,为边关哨所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官兵心中明晰,可有一事没人料到:青藏铁路为雪域高原送来安康,也改变了藏北某雷达站的换班方式。


铸魂育人是值班休整期间的永恒主题。

休整点建成后,各站官兵都是坐汽车换班。岁月移转,路越修越好,车也从“大解放”卡车更换数代,换成勇士运兵车、皮卡车和旅行面包车“组合”,但恶劣天气和路况始终让换班危险四伏。

2009年隆冬,某雷达站站长崔占军押运换班物资上阵地。380余公里长路冰雪覆盖,车行至一个陡坡急弯处,突然失去控制,180度大“挪移”!幸亏司机把稳方向盘就势调整才没有翻车。

“乘火车换班,几个小时稳稳当当就到了。”大学生士兵龚星旭诗意地描述,列车上全程供氧、安稳舒适,“巨龙”在“天路”上飞驰,茫茫雪山从窗外划过,有一种人在旅途的享受……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