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里的第一个年,那是另一种团圆!

来源:中国空军网作者:刘洋 李泰润 常征辉编辑:欧冠豪责任编辑:牛锐利
2019-02-12 10:24


春晚如约而至,新年的钟声依然回荡在耳边。小品《站台》在最后致敬坚守在岗位上的人,一句“你有三分钟,我和我媳妇儿只有一分钟了”感动了多少游子的心,又赚取了多少人的眼泪。新兵小李擦了擦眼角的泪花,说:“最少他有一分钟不是吗?”是啊,有的人连这一分钟都是奢望。

班长说,军人只有两种状态:打仗和准备打仗。这个年,小李对这句话有了深刻的认识。

小李所在的地导部队某营担负着守护祖国领空的重任,就算是在过年期间也一样担负着战备任务。万家灯火,欢声笑颜,有他们在坚守,这个年,是他第一次没有和家人团圆的年。

“我想家,也很想和家人在一起过年,但是现在的我已经不是曾经的我了,肩膀上的军衔给了我责任和担当。”


大年二十七的晚上,不少人不是已经回家与家人团聚了,就是踏上了回家的路,期待着和家人团聚的美好时刻。而这夜幕笼罩的时刻,小李却感受到了班长的严厉。夜训中,小李的一个操作不到位,险些造成人员和装备的损伤,小李的班长老李自然是一顿说教。从此小李知道,无论何时何地,军人都不能有丝毫松懈。

此时,小李的同年兵小罗正在门岗站岗执勤。分配到警卫班的小罗,望着不远处的烟火,心头的思念早已随风而去,想念着妈妈做的饭菜香。小罗也终于明白,军人的年,就是思念的味道。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在部队,过年想吃美味,就得自己上手。年夜饭的饭桌上,小徐享受着自己一下午的劳动成果。虽然在家偶尔也帮妈妈打打下手,但是这次帮厨的经历更让小徐记忆深刻。“炊事班的同志们真的很辛苦,要准备所有人的饭菜,确实是一个大工程。”一个下午,小徐光是洗菜就洗得胳膊发酸。晚上和战友们围炉吃火锅的时候,虽然胳膊是酸的,但是心里甜,饭菜香。

战争之道,一张一弛。部队的生活虽然要紧紧围绕练兵备战这一主业,但是官兵们的课余文化生活可一点儿都不单调。

“红河的谜底是赤水,一帆风顺谜底是旅顺,闺中少女谜底是娃……”在大年初一游园会的灯谜区,新兵小杨已经赢得钵满盆满,要不是每人限制答题次数,小杨还能继续下去。小杨大专毕业之后参军入伍,对于学文科的他来说,灯谜就是小菜一碟。


同样大显身手的还有新兵小韩。套圈区域,每人五次机会,小韩一个人就赢走了四样奖品,而在他旁边的那个空手而回、满脸尴尬的一期士官则是他的新兵班长大张。小韩“得瑟”地说:“班长,要不我把奖品分你一个,这么多东西拿着怪累的。”

训练场上,严肃认真;训练场下,亲如一家。对于新兵们,哦,不,是对于每一个军人来说,家人除了血脉,还有战友,因为大家是可以在战场上相互托付后背的人。一家不圆,万家团圆;不是兄弟,亲如一家。

当然,军人的年怎么能少得了战备。节日的一个晚上,一阵尖锐的警铃划破长空,已经洗漱完毕准备上床休息的小芦二话不说,抓起迷彩服就往阵地上冲,“一等转进”的口令被他落在身后。“xx一等好”……硝烟散去,心跳未平,小芦对于假日的战备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


18岁的年华,如梦似花,新兵们享受着自己的风花雪月,“铁马秋风”“战地黄花”“楼船夜雪”“边关冷月”。年,对于他们是与家的离别,是和国的团圆。


年夜饭。


授衔。


站岗。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